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33章 引荐人
    蹲在窗台下的张禹,暗吸一口凉气,等到这些,饿得够呛,没等到抓轮椅人的人回来,却等到了戚桐伟父子和这么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他暗叫侥幸,好在自己在这里等着,这个消息,也是事关重大。一旦让戚桐伟联系妥当,事情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张禹给晋翱翔打了个电话,将戚桐伟所说的事情跟晋翱翔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晋翱翔听了之后,也是大吃一惊,他跟表示,这就跟杨怀年研究一下对策。

    直接就想出办法,哪有那么容易。挂了电话,张禹给司机打了电话,让司机过来接应,坐车赶回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回到道观的时候,张清风等弟子们都回来了,都跟以前一样,该干啥干啥。

    温琼她们上午到的,被安排在前面的客房居住。

    张禹到道观的时候,都是晚饭饭口时间,温琼母女都睡了一觉,只有小芸还没睡醒。见面之后,张禹不难看到,这母女俩的脸上都带着担忧之色,见他无恙,才松了一口气。张禹给没醒的小芸把了脉,跟着开了药方,让弟子们准备药材,然后照方煎药。这点小事,当然不用他亲自出马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存有不少药材,有些香客的小病,在道观都可以医治。

    张禹先跟温琼母女吃了饭,潘云在桌上寻问情况,打听有没有出现什么状况,张禹如实回答。倒是温琼,一句话也没说。

    吃罢晚饭,小芸还没醒过来,张禹表示去药房看看药煎的如何。温琼一听他这么说,马上说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去瞧瞧。”潘云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见女儿也要去,温琼随即指了指床上的小芸,说道:“你留在这里看着点,她现在不是睡觉,应该算是半昏迷,身边不能没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、好吧......”潘云悻悻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从来到道观,母亲就对小芸格外的关心,这样潘云觉得很不得劲。

    母亲现在要跟张禹一块去药房,还不让她去,难免让她再次狐疑。

    她早上问过张禹,张禹说没什么,可凭着她办案的直觉来看,好像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温琼还是跟张禹一起出了客房,前往药房。走了一会,温琼故意扭头看了看。

    见她如此,张禹笑着说道:“阿姨,小云没跟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......”温琼松了口气,张禹既然这么说,显然也是明白自己的心思。温琼突然吞吞吐吐,说道:“那个人......你知道他的情况如何吗?”

    那个人是谁,张禹自然知道,他微微摇头,说道:“并不知道,他一直没回来,但从总总迹象标明,他肯定是被抓走了。抓他的人,应该是想逼问他什么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小芸的义父......到底是谁......但......我想你这么聪明,应该也能看出一些吧......”温琼又是吞吞吐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当年......不能说谁对不起谁,但是他变成残废......怎么说也有我的责任......而且他还是......”说到这里,温琼顿了顿,没有继续说,而是话锋一转,改口说道:“我从那受伤的丫头嘴里也听明白了,他一直都在害你,哪怕这次去花家,他也是要害你......我只希望......你能看在潘云的情分上......不计前嫌......”

    “阿姨,事情我已经知道,一切也都是戚家搞的鬼。其实......他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,否则的话,咱们被困在花园里的时候,他一旦出手,后果难料......这件事,过去就过去了......另外,我也会想办法寻找他,给您和小云一个交代......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温琼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还用这么客气吗?”张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”温琼凝重的脸上露出笑容,她故意说道:“跟你这小猴崽子,有啥可客气的......对了,受伤的那个小芸......她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先前小芸说过,她是一个孤儿。

    温琼此刻这么问,显然是想确定一下,小芸到底是孤儿,还是有另外的情节。

    张禹同样明白温琼的意思,说道:“我可以确定,她真的是一个孤儿。”

    温琼点了点头,又道:“她看起来跟我有几分神似,总是让我觉得是那样的熟悉,还会让我想起好多陈年往事。等她伤好了之后,我打算送她去念书,毕业之后,找一份工作,结婚生子,过太太平平的日子......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这对她当然很好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。”温琼颇为欣慰地说道。

    到了药房,弟子正在煎药,也不是说很快就能好,估计还得等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温琼就在这里等着,而张禹则是前往后院。

    戚桐伟的事情,张禹还要跟潘老爷子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来到后院,只看到潘胜一个人在院子里练功,问了一嘴,得知潘重海正在房间。

    走到老爷子房间门前,敲了下门,就听潘重海说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张禹进房,老爷子正坐在炕上看书呢,见是张禹潘重海将书放下,笑呵呵地说道:“小禹,赶紧过来坐,我现在正有问题想找人咨询呢。”

    张禹上炕坐下,潘重海是把书放在炕桌上,只一瞧,竟然是一本周易。他笑着说道:“你怎么还看上这书了。”

    “在道观里呆着,就得入乡随俗。对了,你说这离卦,是不是都是凶啊?”潘老爷子一本正经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离为火,卦为离上离下,也不见得都是凶。匹配中,六二为吉,六五为吉。您老爷子,给谁算卦呢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也没算卦,就是研究研究。你小子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今天是不是有啥事?”潘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这么个事,戚桐伟他......”张禹当下,将戚桐伟准备跟猴哥理财联合的事情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了张禹的讲述,潘重海不由得笑了起来,说道:“原来常乐行的手里还有这么一笔,真是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见潘重海笑了,张禹好奇地问道:“老爷子,您认识这个常乐行。”

    “认识,当然认识了!”潘重海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可正好,您能不能给我当个引荐人,我明天就去找他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引荐人,不用我来当。”潘重海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一个记事本,在上面写了个电话号码和一个名字,接着又道:“你明天就去苏市,找个人,他会给你引荐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老爷子将纸条撕了下来,递给张禹。张禹接过来一瞧,不由得愣住了,“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