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32章 意外来客
    张禹在轮椅人的别墅中,一直等到快要中午,也没等到一个人影。他饿的是前心贴后背,刚准备打电话给司机,让司机开车来接,突然听到外面响起汽车的声音。

    很快,车子稳稳地停下,以张禹的耳力,完全能够听出,车子是停在这栋别墅院外。

    张禹心头一喜,估计是人来了,他竖起耳朵,仔细倾听。

    “咔咔”两声,车门打开,跟着就听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,“这院门怎么还是开的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这个声音,张禹不禁有点失望,因为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,不正是戚武耀的么。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开敞着门呢,你去按按门铃。”这次说话的是戚桐伟。

    虽说张禹和戚桐伟没有什么焦急,但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那天,戚桐伟说了很多话,给张禹留下印象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跟着是门铃声响起,“叮咚......叮咚......”

    别墅里就张禹一个人,自然没人回应。

    外面的戚武耀说道:“家里没人......爸,你说这先生哪去了,昨晚不是说去解决张禹么,到现在也联系不上,不会是张禹把他给解决了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......”戚桐伟唏嘘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这人去哪了......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里有问题,你想想,如果说先生真死了,那家里的门也不能开着吧。走,咱们进去瞧瞧。”戚桐伟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进去瞧瞧。”戚武耀答应。

    张禹听的清楚,二人的脚步声来到院内,别墅门前。

    “咦?这门怎么又是开着的?该不会是进小偷了吧。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扯淡,小偷敢这么明目张胆么,这是抢,哪是偷!”戚桐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”戚武耀跟着朝里面喊道:“有人吗?有人吗?先生!先生!小芸、小芸......”

    他喊了半天,里面也没个动静。

    “爸,这人看来真的是不在。我看这意思,八成真的是出事了。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真是这样吧......如果先生死了......那岂不是说,张禹安然无恙,若是这样......事情恐怕就麻烦了......”戚桐伟有点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么的,张禹这小子,命怎么这么大!那现在......咱们该怎么办呢......”戚武耀说到这里,突然高兴地说道:“爸,张禹那小子能够融券跟咱们对着干,咱们不如融资来拉升股价。只要股价一拉起来,张禹融券得来的股票,马上就会平仓,不平的话,一下子就得全亏进去!”

    听他的口气,仿佛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可是戚桐伟马上说道:“融资......风险太大......一旦股票下跌,咱们死的更惨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,确实有点危险,但是您想,张禹就算是能够融券,可券商手里又能有多少,不过就是那点罢了。他昨天给抛了,估计手里也没了。多空交战,一是靠筹码,二是靠资金,张禹手里没有筹码,但咱们还有资金调动。谁胜谁负,这不是太明显了。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,但是......那些股票咱们根本没有控盘,筹码全都在外面。一旦拉升,那得有多少获利盘出来,到时候还不得压死咱们!特别还是融资去接盘,那死的更快!”戚桐伟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融券是保证金交易,这和融资是一回事。融券是做空,融资则是做多。说白了就是,用十万块钱可以买到价值一百万的股票。如果股票上涨,自然是一下子赚十倍,可如果下跌,只要跌到10%,那十万块钱就没了。还想继续撑着,那就得平仓。

    戚桐伟有没有恐怕,这种融资炒作做多的事情,风险太大了,极有可能崩盘的。

    “风险肯定是有......但现在逼到这个份上了......咱们家的资产都拿去抵押了,手里就这么多钱,张禹还有花家帮忙,万一期指大跌,就什么都没了......实在不行,只能找我爷爷了......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你爷爷为时尚早,咱们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跟你爷爷开这个口......”戚桐伟的话刚说到这里,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铃声,戚桐伟掏出手机,旋即接听,“喂,查的怎么样......哦?原来在他的手里......好好,你这次的事情办的很好......”

    又说了几句,都是表扬的话,等戚桐伟挂断电话,戚武耀就马上问道:“爸,什么好事啊?”

    “国证30中一共三十支股票,咱们手里有八支,花家有六支,另外还剩下十六支呢。这些筹码,肯定都有庄家操控,如果能够找到这些股票的庄家,联合之下,想要拉升股价,还不是易如反掌!”戚桐伟颇为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楼上的张禹正趴在窗台下面听着呢,一听到这话,他的心头不由得一颤。

    这个道理,张禹自然也懂,可是另外十六支股票的庄家,哪有那么容易查。

    有的时候,真正的庄家坐庄,都不会光明正大的持股,而是偷偷摸摸。开设很多户头,建立很多不起眼的老鼠仓,其实张禹这边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样操盘的隐蔽性大,还十分灵活。也正因为如此,想要找到庄家,就特别费劲。像戚家和花家,那都属于大规模持股,所以查起来能够相对容易一些。

    眼下听戚桐伟的口气,显然是找到其他股票的庄家了。

    张禹仔细倾听,就听戚武耀问道:“您的意思是说,已经找到这些股票背后的庄家了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么容易,目前只找到一个,据可靠消息,猴哥理财应该持有一到两支国证30的股票。我和他们的老板常乐行吃过两次饭,算是有点交情。我相信,只要我亲自出马,提出合作,常乐行一定会欣然答应。到那个时候,股指必然大涨,我看张禹还拿什么来阻击咱们!”戚桐伟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太好不过了!爸,我看咱们也不用去管那老家伙是死是活了,赶紧去猴哥理财,找人合作。”戚武耀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人也不在家,管他怎么回事呢,咱们走。”戚桐伟说道。

    他说完这话,张禹就听到折回去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未几,二人上了车,车子发动,扬长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