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31章 羊皮
    南邙山。

    这里是一片荒山野岭,早年就是坟茔地。红衣女人开车来到这里的时候,天都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将车停到山脚,她和西装男人下车,跟着提起轮椅人朝山上走去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的身材很不错,前凸后翘,虽然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弱不经风的女人,但任谁也不会相信,就这样一个女人能够一只手提起来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轮椅人说明路径,一路来到半山腰这里。所过之处,都是坟冢,有的早已不像样子,而有的看起来,也是有人照料。

    眼前是一座中等的坟墓,看起来没有多么显眼,但也可能肯定,这绝对是有钱人家建的。

    坟冢是用大理石砌成,上面的墓碑刻着四个字师父之墓,除此之外,连个名字都没有。

    用轮椅人的话,他并不知道师父的名字。估计那两位入室弟子也不知道名姓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里......”轮椅人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将他丢到地上,打量了坟墓两眼,便看向西装男人,“你看着他点,我把坟挖开,看看里面什么情况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西装男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走到坟前,没有马上动手,而是先转了一圈,进行观察。

    打量了一会,这才来到坟后,亮出那一对鸡爪子,开始挖坟。

    扑在那里的大理石,被她直接砸碎,一对鸡爪子轻而易举的就能将泥土给翻上来。

    看她的动作,十分的熟练,好像经常干偷坟掘墓的事情。这两只鸡爪子要比洛阳铲还管用。

    没一会功夫,红衣女人就挖出向下的马道,跟着一口气挖出封坟的石门。所谓石门,就是用青石板砌的,红衣女人用鸡爪子只是一勾,就将青石板给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,在卸下青石板的时候,她有一个下意识的躲避动作,想来是担心里面有什么机关。好在,一切正常,石板后便是棺材。

    “下来帮忙!”红衣女人喊道。

    她虽然足够生猛,可她一个人把棺材给搬上来,还是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西装男人看了眼地上的轮椅人,轮椅人的胳膊都废了,料想也不可能再耍出任何花样。他下去帮忙,两个人合力将棺材给搬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口楠木棺材,看起来十分不错。这个年头,还能用楠木打棺材的,简直是十分稀有。

    棺材放到地上,二人没有马上开棺,红衣女人先是用手在棺材板上和棺材四周轻轻敲击,耳朵贴在上面仔细倾听,也不知是听些什么。

    敲了一会,红衣女人说道:“没听出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示意西装男人推到一边,然后用鸡爪子去撬棺材板。

    这东西不仅仅是挖坟管用,撬棺材也是相当的好用。棺材板上钉着的钉子,被她几下子就给撬开。

    随后,她抬起一脚,踹在棺材板上,板子登时被掀飞出去,她则是向后跳出好几米远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见没有任何异常,红衣女人朝西装男人一招手,二人一同走到棺材旁。

    不等往里面看,就闻到一股**的臭味。

    这座坟看起来年头也不长,用轮椅人的话说,师父也没死多久。

    往棺材里一瞧,尸体和身上的寿衣已经腐烂,但没有完全烂光,还有些许腐肉。在骸骨的头顶,长着白色的头发,这倒并不让人意外,人死之后,头发是会自动生长的。

    二人主要打量的是骸骨的形态,看得出来,死者生前身材不高,特别的瘦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西装男人说道:“和老大的身材倒是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红衣女人点了点头,跟着说道:“这里好像也没什么东西,那地图不会是在另外两个徒弟的手里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就不知道了......但是,老大一世枭雄,就这么死了......实在叫人多少不敢相信......”西装男人不禁有些唏嘘。

    “古今英雄豪杰无数,谁不是难逃一死,秦皇汉武尚且如此,更不消说老大了。不过......”红衣女人话锋一转,接着说道:“你说的也对......我看还是再仔细检查一下,确定到底是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用鸡爪子勾开骸骨上还没有烂光的腐肉和寿衣,让尸骸彻底露出白骨。

    在骸骨的右胸下方肋骨的位置,有两节肋骨上面带有明显的裂痕。由此不难看出,死者生前的右侧肋骨断裂,后来给接上了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五哥的白龙掌就是打在他的肋下吧。”红衣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印象中......应该是这个位置......”西装男人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再继续看看。”红衣女人又用鸡爪子慢慢向下勾开寿衣和腐肉,一直勾到骸骨的双腿位置。

    从膝盖处能够看出,死者生前双腿已经废掉。左侧的小腿,露出白骨,而右侧的小腿,皮肉竟然在上面,一点**的痕迹也没有不说,还稍微有点鼓起。

    “你看他的小腿,这是怎么回事?”红衣女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好像有点问题,别的地方都烂了,这里也应该烂了才对。我怎么觉得......”西装男人一边仔细看,又一边说道:“按理说,他的小腿这么股,这里肯定有问题,你给勾开看看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这么想的。”红衣女人用鸡爪子慢慢去勾骸骨小腿上的皮肉。

    皮肉很紧,就跟生在上面一样。确切的说,要比生在上面还紧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加了把劲,跟着就听“嗤拉”一声,那皮肉终于被扯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来,正好是翻开的,骸骨的右小腿只剩下白骨,那翻开的皮肉下,则是贴着一块不同寻常的皮,看起来像是羊皮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,二人忍不住都兴奋地叫了起来,“地图!”

    紧跟着,西装男人就要伸手去抓,红衣女人用左手的鸡爪子一横,当初了他的手,然后冷冷地说道:“你着什么急!”

    “你先看!”西装男人悻悻地说道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用右手的鸡爪子轻巧地将羊皮给勾了上来。抓到手里之后,便藏好鸡爪,迫不及待的展开羊皮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这羊皮之上,画的正是一幅地图。

    地图上画着一条山脉,山脉上标有很多红点。在地图的最右侧,还有一首诗,诗曰:盘影遮空黑,愁生入望赊。高来难客路,深去断人家。翠死寒溪水,香残别洞花。今宵何处宿,山口日将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