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29章 十二星相
    “我和义父,还有师兄......当时是在花园外面......”小芸一想起当时的情况,就不禁黯然神伤,落下眼泪,她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义父不知道是在想什么,在你们进到阵里之后,一直也不出声,师兄还问义父,情况怎么样......不想,就在这节骨眼上,我们听到了狗叫声......然后,我很紧张,义父就问是哪里的朋友,跟着就看到大师兄领着两个坏人出现了......坏人问义父,六星剑图是从哪里学的,义父不说,还问对方是干什么......对了,我想起来,然后那个人就说,教给你六星剑图的人,难道没跟你说过十二星相吗?义父说十二星相是什么东西,他不知道......那两个人显然很生气,接着就动手了......”

    她一五一十,将当时发生的一切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十二星相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这个称号,他并没听说过,只知道十二星相就是十二生肖,子鼠丑牛,寅虎卯兔,辰龙巳蛇,午马未羊,申猴酉鸡,戌狗亥猪。

    想到十二生肖,张禹跟着想到小芸说的狗叫,以及提到的红衣女人所用的兵器,还有自己捡到的鸡毛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这两个人是酉鸡和戌狗......”张禹嘀咕一句,也不敢确定,毕竟自己从来没听说过这样的人物。当然,他没听说过的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可从小芸的描述上来分析,这两个人着实厉害,估计就算是单打独斗,轮椅人也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小芸后来昏迷,什么事都不知道了。但园子里看到了一些蛛丝马迹,从这里,张禹不难联想到,轮椅人极有可能翻进了院墙,而那两个家伙也追了进去。

    现场有二人遗留下的破损法器,从这一点上,张禹更加能够认定一个事实。轮椅人凭自身的本事,肯定是打不过这两个人的,只能借助于阵法。

    自己之所以没遭遇到阵法的攻击,全是因为轮椅人是用阵法攻击那两个人去了。

    阵法能够毁掉这两个人的法器,可见着实厉害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禹又想起一件事。那就是自己和温琼她们进到阵中之后,一直没有受到攻击。按理说,这个阵法就是给他布置的,目的肯定是要他的命。

    轮椅人迟迟没有催动杀局,开始张禹还以为对方是要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此刻看来,绝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轮椅人没有催动杀局,极有可能是因为有所顾忌。而他顾忌的人,肯定不是张禹,而是张禹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他应该是不想伤害温阿姨和潘云......”张禹在心中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以轮椅人的本事,既然能够毁了潘家,自然也能算出来,潘云是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张禹随即想到,在中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上,自己曾经见到轮椅人时的场景。当时觉得这个人有点怪,也没当回事,现在想想,轮椅人好像一直都是在躲避温琼,生怕被温琼看到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......”张禹在心中说道:“这个人看来就是温阿姨以前的男朋友来英明,也就是潘云的父亲......既然是这样......他又为什么不敢见到温阿姨和潘云呢......难道说,他的心中还有什么顾忌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想不通这一点,但是事情的脉络,已经捋顺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另外,他也隐隐猜出,那两个人真正要找的人,恐怕还不是轮椅人,而是那个教给轮椅人六星剑图的人。

    至于说那个人到底是什么路数,张禹就不知道了。很显然,轮椅人的本事,应该是那个人传授的,那个人的实力,自然也不需多说。肯定是极为厉害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小芸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我叫小芸。”小芸答道。

    “小芸......”一听到这个名字,温琼的身子就是一颤,自己女儿的名字,就叫“小云”。温琼忍不住问道:“你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义父就叫我小芸,我是义父从孤儿院领养的,我的父母都去世了。我身份证上的名字叫曹兰。”小芸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义父叫什么名字?”温琼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......他没告诉我,他叫什么名字......”小芸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你义父是在哪家孤儿院领养你的?”温琼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在......镇南区的孤儿院......到底是哪家,我当时还小,记不清了......”小芸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温琼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潘云见母亲接连发问,心中多少也有点疑惑,不知道老妈为什么这么积极。

    温琼则是看向张禹,说道:“小禹,你看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来人在这里搜查过,想必他们的目标不单单是小芸的义父,同时还在找什么东西。我想在这里看看,这里还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。小芸的义父想来是被人抓走,搞不好等会也会到来,我看不如这样,你们三个先走,让我一个人留在这里等等看。”

    “抓走小芸义父的人,估计很厉害吧......”温琼有些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大概能够猜出,张禹这么做的真实动机,那就是为了她和潘云。

    因为来英明的事情,女儿是不知道的,而她却告诉过张禹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聪明,加上这么多蛛丝马迹,隐约也能猜出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我也不是吃素的。你们快走吧,去无当道观等我。”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温琼点头。

    跟着,她上前两步,将床上躺着的小芸扶了起来,并柔声问道:“你现在怎么样?还疼不疼了?”

    “不疼了,谢谢阿姨。”小芸楚楚可怜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坐起来,小芸就发现自己的裤带是解开的,牛仔裤被向下褪开一些,险些露出关键布幕。

    她连忙羞臊地用手给挡住,张禹识相地一转身,朝外面走去,嘴里说道:“再收拾两件衣服,我那里都是道袍。”

    出了房间,张禹先去隔壁的房间将里面收拾好的皮箱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潘云发现母亲突然对小芸十分的关心,难免更是狐疑。但她没有去问,也跟着出了房间,见张禹在拎皮箱,也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二人拿着皮箱下来,走出别墅,将皮箱放到车子的后备箱里。

    这时,潘云才低声说道:“张禹,你有没有发现,我妈有点奇怪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