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27章 照片
    “你说要带我去治伤......真的假的......我和义父是要害你的......”小芸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虽说她的是非观不是特别的强,却也知道,自己和轮椅人是在害张禹。至于说,张禹有没有做过什么坏事,她当然也不知道,只知道自己是好人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和你义父的过节,跟你也没什么关键。不过我实话,我和你义父应该也没什么过节,都是戚家的人让他这么做的吧。”张禹洒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小芸如实点头,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其实我义父是好人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不以为然,一个能养北方五鬼,使用大搬运术的人,不见得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他径直朝楼上走去,温琼和潘云扶着小芸上去,楼上的房门都是敞开的。

    一到楼上,小芸就诧异地说道:“不对啊,走的时候,门都是关着的。”

    适才在楼下,没看到过有翻找的痕迹,看来来人是直接上楼了。

    “来人应该是挨个房间都看过了,也不知是不是找东西。”张禹说着,在走廊上扫了一眼,说道:“先去你的房间。”

    小芸的房间就在上楼梯右手的位置。房门的是打开的,进门是卫生间,里面是床和衣柜、梳妆台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主色调都是红色,像小芸这个年纪的女孩,不应该喜欢这个颜色才对。

    潘云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,说道:“你怎么还喜欢这种颜色。”

    “小时候我的房间就是这种颜色,一直想换,义父却不让。所以,也就这样了......”小芸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义父还挺怪的。”潘云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温琼站在床边,四下的打量,仿佛在想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张禹简单的在房间内看了一下,发现梳妆台的抽屉都是拉开的,随口说道:“你走的时候,那里的抽屉没关吗?”

    他指向梳妆台。

    小芸看了一下,扁着小嘴说道:“一般我都是关着的......难道,有人翻过......不过也没什么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走了过去看了一眼,梳妆台内确实有翻动的迹象,其实都是些化妆品,还有点书本什么的,搞的很乱。

    通过这个迹象,张禹说道:“来人看来不仅仅是找你义父,恐怕还是在找什么东西。你们留在这里,我四下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对方前来搜查,显然是有很重要的东西要找。张禹也是好奇,出了房间之后,便朝旁边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像是一个陈列室,放着不少东西,也别是在一张桌子上,还放着几个皮箱。

    皮箱是打开的,旁边还散落着一堆手机壳。张禹一眼就认出来了,这不都是爱睡手机的手机壳么。当初被人用大搬运术给偷走,果然都在这。

    房间内的东西,多少也值点钱,但在张禹的眼中却不算什么,尚不及这几箱手机壳。张禹将手机壳都给装进箱子,这是自己的东西,走的时候得带回去。说句实在话,爱睡手机的科技不值钱,值钱的就是这些手机壳,一个好几千呢,这丢了多少。

    整理好手机壳,张禹出了房间,又朝走廊的另一侧走去。把头是一个大房间,进门之后能看到沙发柜子什么的。柜子都是打开的,显然也被翻过。一个大屏风将房间隔断,张禹踱过屏风,看到一张大床,床的两侧有床头灯,下面是床头柜。

    床头柜被翻开,东西散落一地,张禹走了过去,低头观看,正好看到一个相框。相框内有一张照片,看起来有点老旧,相片上有两个人,确切的说,是两个年轻人,一男一女,看起来十分亲密。

    张禹弯腰将相框给捡了起来,仔细打量起相片上的人。那个男人,张禹看不出来是谁,可那个女人,他越看越觉得熟悉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......怎么这么像......”

    没错,相片上的女人,好似温琼,只是年纪不符,气质上没有现在温琼身上的那股威仪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蓦地里,张禹突然听到一声痛呼之声。

    他连忙拿着相框朝外面跑去,嘴里喊道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禹,她昏倒了......”

    温琼的声音在小芸的房间内响起。张禹的速度快,几步就来到小芸的房间,只见小芸现在躺在地上,脸色惨白,双眼紧闭。

    张禹抢到小芸的身边,将相框放到一边,抬手抓住小芸的手腕。

    他跟着就能确定,小芸现在是内伤发作,人疼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小芸的内伤不轻,张禹原本打算回到无当道观之后再给她抓药治疗。此刻一看,有点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将小芸抱到床上,伸手解开小芸的裤带,将裤腰慢慢下拉,露出丹田的位置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位置,对于女人来说,是比较敏感的所在。可为了救人,也顾不得那么多。张禹跟着取出银针,在小芸的丹田周围施针。

    温琼和潘云都知道他是在给小芸疗伤,只是在一边等待。

    在张禹施针的时候,潘云的眼睛到处乱看,很快就看到地上放着的相框。她有点好奇,张禹怎么还拿着一个相框过来,这里面还有照片呢。

    潘云弯腰将照片捡了起来,看向上面的人。温琼见女儿这边,也凑过去观看。

    只一瞧,温琼的身子就不由得一颤,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妈,照片上的人怎么像你......”潘云看了两眼,突然发现,照片上的女主角很像自己的老妈。她转头看向母亲,恰好温琼的身子在打颤。

    见母亲这般,潘云登时一愣,急切地问道:“妈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张禹刚给小芸施过针,一听这话,立刻转过头来,看向温琼。

    刚刚他就觉得照片上的女人像是温琼,现在潘云也觉得像。

    这一回头,他就看到温琼有点不对劲。温琼除了打哆嗦之外,脸上也挂满了惊愕之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温琼是什么人,在官场上的打滚,见过大风大浪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一张照片就能让她神色大变,这照片绝对是不一般。难道说,这照片上人真的是温琼?若是这样,那这个男人又会是谁?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这时候,温琼的表情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终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,即便一时间有点慌乱,可很快就能拿出一颗平常心。

    “妈,这照片上的人,是你吗?”潘云又问了一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