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26章 年轻时候的样子
    “声音是在外面!”

    不仅仅是花育非听到了水声,其实在场的其他人也都听到了声音。

    花蓥月指向大门口,然后朝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众人快步跟上,还真别说,那“哗啦哗啦”的水声确实是在门外。

    院门是敞开的,也是因为在等张禹过来。门外是石桥,不等到桥上,就能看到桥下的人工河内,流水“哗哗”作响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人工河已经干涸,只剩下河下的淤泥。花家已经清理河道,可是水流一直有限,今天通了有点睡,到了第二天,水就不通了,说起来着实邪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人工河内水势高涨,变得跟以往一样。

    “有水了!”“河里有水了!”......

    花家的人都激动起来,虽说只是一条人工河,不过是水干了,但是花家的人都知道,这件事并不一般。现在问题终于解决了,怎不叫人高兴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张禹的徒弟们先后到来,张禹和温琼的车也从外面驶过来。当然,温琼是不可能露面的,她的车都没过桥,只有张禹的车开过桥来,跟花家的人碰头。

    河里有水,水流又是这么大,风水的问题解决了。

    花家的人连连感谢,张禹客气一番。按照花家人的意思,今晚就要留张禹和无当道观的弟子们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张禹还有事情,表示自己就不留在这里了,徒弟们的身上的道袍都湿了,今晚可以留在花家。

    告辞之后,张禹上车,司机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有备用的西装,在车内脱下道袍,换上西装。他的车和温琼的车一前一后,开出去一会,张禹让司机停车。

    车一停下,后面温琼的车也跟着停下。张禹下车,来到温琼的车上,今天过来,温琼也没带司机,救她和女儿。眼下温琼负责开车,潘云坐在后面,小芸坐在潘云的旁边。

    张禹坐到副驾驶,不难看出,小芸现在精神萎顿,只是强撑着让自己不要睡着。

    “你把手给我。”张禹朝小芸说道。

    小芸听话的伸出手去,张禹抓住她的脉门,脉搏微弱,倒是没有生命危险。张禹点了点头,又道:“现在送你回家,你家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家......”小芸迟疑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追问,只是等待,过了片刻,小芸才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我家在镇南区的郊区......大概是......”

    她将住址说明,张禹又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睡一觉,等到你家了就招呼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小芸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温琼继续开车,按照小芸说的地址前往镇南区。小芸真的很困,没过一会,人就闭着眼睛睡着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她,脸色苍白,看起来楚楚可怜。可是,却又有着一股高贵、端庄的气质。

    潘云也是无聊,瞥眼打量着小芸。看了一会,潘云不由得说道:“妈,我怎么越看她,越觉得像你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正在开车的温琼一听这话,登时就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说一个女孩像自己,那算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听潘云这么说,又不禁转过头去,看向小芸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真如潘云所言,多少有股子温琼的气质。不但是张禹,温琼也通过后视镜,朝后面的小芸看去。端量了一会,温琼也好奇起来,这个女孩,真颇有几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。

    因为路径不熟,在后半夜四点钟的时候才找到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郊区别墅,独门独院,院子里景色不错。到了门口,张禹将已经睡过去的小芸招呼醒,得知这里并没有他人。

    小芸的手里有磁卡,张禹下车在门上刷了一下,房门随即自动拉开。

    他率先走了进去,只一进院,就觉得有点不对。这里有阵法的残留,可见之前存在一个小小的阵法,不过已经被人给破掉了。

    温琼、潘云和小芸先后下车。见张禹进到院子走了两步就不走了,潘云有点好奇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里以前有个阵法,看起来像是防小偷的,不过现在,已经被人给破了。”张禹嘴里说着,转头看向小芸。

    小芸听了这话,明显一怔,紧张地说道:“你怎么知道以前有个阵法......”

    可她随即反应过来,张禹何等实力,不在义父之下。能够看出来,一点也不奇怪。但张禹说阵法被破,这让她有些错愕,“阵法怎么会被破了......我义父也说,那个阵法是专门防小偷的,如果没有人领着进来,自己根本走不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的话,难不成是有人来过。你们昨天是什么时候走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昨天一直都在……花家湾……”小芸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张禹仔细倾听,没有听到周边有什么动静。他率先朝里面走去,嘴里低声说道:“我先进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继续向前,一直来到前面的别墅门前。

    房门是虚掩着的,张禹一把就将门给推开,他能听得出来,里面没有动静。走进别墅,张禹把灯给打开,里面一切正常,但看得出来,应该有人来过。

    张禹招呼,温琼三女过来,见到家门被破开,小芸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会是什么人把我家的门给打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会不会是晚上找你义父的那两个人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至于这么厉害吧……”小芸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当然厉害了。

    别墅内现在没人,虽说有人来过,家里却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。由此不难看过,对方来到这里的目的,绝对不是为了偷盗,而是为了找人。

    小芸走路的速度很慢,脸色苍白,每走一步,脑门子上都要见汗。看得出来,她现在很痛苦,却一直没有吭声,总是在硬撑着。

    张禹见她楚楚可怜的样子,也有些不忍,说道:“你家里也没个人,把你留下,也不是个事。这样吧,你带两件衣服,就跟我去无当道观养伤吧。”

    这次来小芸家,张禹的目的也是要看看,轮椅人是不是回来了。看这个样子,应该不像。估摸着轮椅人十有**真的是被对方给抓去了,对方的实力很强,张禹自己也没有把握能赢。

    轮椅人本身就是在坑害他张禹,张禹就算是再有心胸,也不可能去搭救轮椅人。终究风险不小,自己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