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25章 水声
    “我张禹向来一言九鼎,说过放你走就一定会放你走。等她俩醒来之后,确定无恙,我绝对不会拦着你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。”帕丽斯伴着的脸终于闪现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自从在饭店见面,一直到这里,帕丽斯都没露过笑脸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回去之后,希望你跟你师父说一声,不要再搞事情。以后最好也不要跟戚家有什么瓜葛,更加不要再跟我耍什么花样。否则的话,别怪我真的手下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的实力我见识过了。回去之后,我会将你的话转达给我老师的。但是,有一件事我也要提醒你,那就是凭你的实力,根本不够资格跟我老师叫板!”帕丽斯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提醒。”张禹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温琼和潘云终于有了反应。二人的眼皮有点松动,跟着潘云先睁开眼睛,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云,你怎么了?”张禹见到潘云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,立刻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这个身体就是潘云的,潘云伸手按在头上,嘴里说道:“头好疼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是正常反应,很快就会好。”帕丽斯冷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张禹看着潘云,又行说道:“小云,你终于换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潘云一听这话,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的身体,又看向一旁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换回来了......”潘云一阵激动,这种感觉,跟再世为人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要知道,平日里一直看着“自己”在眼前晃悠,这得是一种什么感觉。怎么看,都觉得不得劲。

    说话间,温琼也睁开眼睛,跟潘云一样,嘴里也发出痛苦的声音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抢到温琼的身边,关切地说道:“阿姨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头疼......”温琼揉了揉脑袋,看着张禹说道:“我现在换回来了么。”

    “妈,换回来了,你快看。”不用张禹回答,潘云就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潘云立刻看向女儿,看到女儿的身体,一切也就了然。女人回去了,自己同样也应该回到属于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正如帕丽斯所说,不大工夫,二人的脑袋就不疼了。

    这也算是正常,二人的魂魄刚刚交换,特别是天魂、地魂都是在头上,交换之后,多少有点不适应,这才会造成头疼。适应之后,也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没事了,我走了。”帕丽斯看了张禹一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不送。”望着帕丽斯离去的背影,张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眼瞧着帕丽斯就这么走了,张禹又看了看兴奋的温琼、潘云,说道:“阿姨、小云,我现在还有事情要做,等下这里会下雨,别淋着你们。不如先回车坐。”

    等下自己要施法救活假龙,届时需要求雨,自己挨浇没啥大不了的,别把温琼和潘云浇了。

    温琼和潘云都有点不愿走,可张禹这般说,二人便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送二人出去,瞥眼间看到坐在轮椅人上的小云,考虑到这个丫头伤势严重,也不能挨浇,张禹说道:“你也去车上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跟着来到轮椅后,推动轮椅,一起走出花园。

    温琼的车是在大街上,张禹的司机也在那里,三女上了车,张禹重新返回花园。

    他带来的东西不少,其中就有求雨的法器,将令旗都摆好,张禹又专门给张清风打了个电话,寻问情况。

    按理说早就该动手,因为轮椅人的事情耽误了,他也担心徒弟们着急。

    徒弟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等着,确定一切就绪,张禹这才动手。

    他先将一张镇宅符贴在龙头之上,紧接着掏出引雷符朝空中丢去。

    花家正门的门房中,花剑锋、花剑中、花育林、花育非、花蓥月坐在里面。

    五个人不说是大眼瞪小眼,其实也差不多。先前张禹和花剑锋说了,今晚十点钟要来解决风水的问题,解决之后,在正门见面。

    眼下都奔十一点了,也没等到张禹过来碰头。

    目前花家,花剑平就是个打酱油,一般什么事情,也不需要他。主要是花剑锋和花剑中出面。

    花剑中说道:“大哥,不是说十点钟么,这都十一点了,怎么还没个动静。”

    花剑锋说道:“张老弟说,今晚会下雨,下雨之后,风水问题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下雨......”花育林愣了一下,说道:“今晚也不像是下雨的样儿,我看天上星星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还走到窗边,朝外面看去,外面繁星闪闪,横看竖看也不像会下雨的样子。

    花蓥月倒是对张禹十分信任,她马上说道:“张禹说能下雨,那就肯定能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是不信他,但好端端的,怎么会说下就下,天气预报都说是晴天。这要是能下雨,他得比天气预报还准,成活......”

    花育林本想说“成活神仙了”,可话还没等说话,边听空中响起一声惊雷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...”

    电闪雷鸣!

    平静的星空之中,划过一道清晰的闪电。

    龙头花园中的张禹,此刻又取出八张镇宅符,分别朝八个石龟射去。

    镇宅符稳稳地贴在石**顶,张禹跟着抄起地上的桃木剑,脚踏罡步,转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嘴里振振有词,不停地念着,猛然间手中桃木剑向空中一指,串在桃木剑上的求雨符直接射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随着求雨符化作一团火焰,夜空中开始有雨水落下。

    今天的张禹可不是当初在白眉峰上求雨的张禹了,对于雨势的控制,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不过,今晚的大雨着实不小,“哗啦哗啦”的,好似瓢泼一般浇在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张禹浑然不觉,放在桃木剑,拿出三清铃,他又是脚踏罡步,不停地摇晃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,在各个花园中的弟子们也都是如此。每一个石龟周边,都有四名弟子在摇动三清铃。

    随着三清铃的摇动,花园内的死气渐渐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雨水来得急,去的也急,也就是十分钟,雨势便停歇。即便如此,张禹已经被淋成了落汤鸡,门下的弟子们也都如此。

    “我靠!还真是说下说下......”

    在门房内的花育林眼瞧着雷声过后,大雨“哗哗”直下,人都有点懵逼。

    花蓥月撅着小嘴说道:“高人就是高人,能跟你一样么。”

    “高!实在是高!”花育林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等到雨停,他直接窜出门房,其他的人,也都跟着出去。

    地上都是水,可在站在门房外,却还能听到“哗啦哗啦”的水声。

    “哪里的水声?”花育非有点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眼下雨都停了,这水声从何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