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24章 换回来
    “这两件法器是被什么毁掉的?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,他跟着嗅到一股血腥味。

    血腥味就在斜侧方,他快步跑过去,在一棵树下,有一些青草,草明显被压扁不说,就连树干上,还溅有鲜血。

    张禹仔细观察,鲜血伤没有凝固,应该是刚刚不久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在这棵树旁不远,就是花园的围墙。

    “先前的惨叫声,想必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,受伤的人会是谁呢?”张禹自言自语,又看了眼手里拎着的鸡毛和破折扇。

    “两件法器......这丫头说,对方是两个人......这么说的话,这两件法器应该是那两个人所用......看来这两个人不简单,绝不可能是来帮我的,如此的话,想必是那轮椅人的仇家......这个轮椅人好厉害,竟然还能毁掉这两件法器......他是怎么做到的......阵法,会不会是靠这里的阵法......”张禹不敢确定,只是猜测。

    他又四下搜索片刻,再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走回四女面前,张禹说道:“咱们出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一同走出园子,小芸几乎是被温琼和潘云架出去的,她根本走不动。

    出了园子,张禹马上看到轮椅,但是轮椅人不在,只是轮椅人躺着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小芸一看到这个,立时紧张地说道:“义父哪去了......义父哪去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。”张禹走到轮椅前,低头一瞧,躺在地上的正是那个青年人。

    探视鼻息,已然没气了。青年人的心口被穿透,这要是还能活着,真是出来鬼了。

    轮椅人没了踪影,另外两个人也没了踪影。张禹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那两个人和你义父都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,这两件东西应该是那两个留下的,但在留下法器的地方,没看到血,也没有尸体,想来这两个人有可能没死。你义父身有残疾,肯定是走不远的,眼下不见踪影,原因恐怕只有一个,就是被那两个人给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......我义父很厉害的......”小芸的眼泪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她心中也是没底,毕竟那两个人的厉害,她是见识过了。师兄都死在人家的手里,义父的功法,也都被人家给破了,真就被抓走,好像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他是很厉害,但来找他的人,恐怕更加厉害。”张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又嗅到一股血腥味,这次的味道不在这边。扭头朝另一侧观瞧,隐约看到一具尸体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具尸体。”张禹说着,快步走了过去,嘴里接着说道:“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?你不是说,对方只来了两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师兄,他是和那两个人一起来的。”小芸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师兄......”说话的功夫,张禹来到另一具尸体前,尸体倒在血泊之中,只一眼,张禹就觉得这个人眼熟,随后便想了起来,不正是在白眉山斗法时碰到的杨祈昭么。

    “是他......”张禹愣了一下,再去检查杨祈昭的尸体,其实也不用查,杨祈昭的伤口十分严重,简直是大出血,人已经死透了。

    站起身子,四个女人也都跟着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看向小芸,说道:“他是你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小芸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......”张禹一时间陷入沉思,回忆起当初跟杨祈昭较量时的场景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求雨的时候,杨祈昭所用的阵法,给张禹的印象相当深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禹又想到轮椅人,杨祈昭是轮椅人的徒弟,这轮椅人的实力,着实不弱,自己跟轮椅人也没什么过节,怎么就突然摆阵要对付自己?

    “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。”张禹话锋一转,说道:“曾经有人用大搬运术到我公司和家里偷东西,这个人......就是你义父吧......”

    用大搬运的人是谁,张禹一直没有见过,但肯定和戚家有关。上次在戚家,张禹正好也见到了轮椅人,所以张禹隐约意识到,这个轮椅人好像就是会大搬运术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小芸不善于撒谎,加上重伤在身,此刻一听到张禹的这个问题,脸上随即流露出惊慌之色。她低下头,根本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一看到她的样子,张禹就能确定,自己的猜测没错,看来用大搬运术的人就是轮椅人。轮椅人是戚家那边的人,这次自己对付戚家,还连同了花家,戚桐伟恐怕是知道了一些内幕,所以让轮椅人今晚到此暗算。

    搞明白了具体是怎么回事,张禹微微点头,心中也就有数。

    张禹掏出来两张火符,一张打到青年人的身上,一张打到杨祈昭的身上。烈火焚烧起来,二人的尸体很快化作灰烬。

    眼瞧着二人的尸体被烧,小芸不住地哭泣。张禹的脸上,没有任何表情,毕竟敌我分明。

    之所以烧掉二人的尸体,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张禹过去,推来轮椅,让小芸先坐到轮椅人休息。然后,几个人重新回到花园之中。

    今晚过来,还有正事没办呢,想要找轮椅人,谈何容易,搞不好现在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进到花园之后,一直来到后面的长廊,张禹让帕丽斯先行动手,把温琼母女给换过来。

    帕丽斯点头答应,她让温琼母女席地而坐,闭上眼睛,不要再说话。帕丽斯就坐在二人的对面,双手捧着《圣课》,嘴里开始振振有词,不停地念叨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她念的什么,过了片刻,她将《圣课》放到腿上,伸出双手,对着温琼和潘云。两只手慢慢向内移动,最终交差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本来是坐在地上的二人,一下子向后跌倒过去。

    见二人摔倒,张禹大急,连忙抢到潘云的身边,去抓潘云的手腕,双眼却是死死地盯着帕丽斯。

    帕丽斯的双手放下,淡淡地说道:“不用紧张,已经解决了。等她俩醒来的时候,一切就会变的和以前一样。”

    张禹料想帕丽斯也不敢搞鬼,却也是小心戒备。他能感觉到潘云的迈步,一切正常。再用心眼去查看潘云的魂魄,三魂七魄都在体内。

    眼下昏迷,或许是因为刚刚魂魄互换,导致魂魄还没有马上适应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们西方的法术,看起来也是蛮玄妙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帕丽斯站了起来,正色地说道:“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,是不是可以让我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