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22章 惨叫
    张禹带着帕丽斯、温琼、潘云三女一直按照归真四象盘上的指针方位,观察着天上的星斗寻找阵眼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他突然发现,原本在暗中盯着他们的那双眼睛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让张禹有些意外,但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也不明白。他咬破手指,在左手掌心写了个“雷”字,这是掌心雷,如果遇到什么危险,也多一个屏障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,他又感觉到那双眼睛再次窥视,只是这窥视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张禹更加好奇,同样是更加的警惕,全神戒备,以防对方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可他并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,在人家的阵中,张禹听不到远处的声响,只能听到周边的动静。在他的周边,安静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这时,归真四象盘上的指针不动了,指向左前方,在那里,只有一棵大树。

    “那里是阵眼吗?”

    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,轻轻一招手,示意三女跟着他,一起朝那棵树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树下,张禹仔细打量,很快发现,在树干上镶嵌着一块八卦镜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张禹心头大喜,不用说,这块八卦镜就是阵眼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向后退了两步,温琼三女跟着后退。紧跟着,他抬起左掌,一道掌心雷直接朝八卦镜上劈去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电闪雷鸣,八卦镜一下子就被他给劈的稀巴烂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这块八卦镜,连带着这棵树,也被轰成两断。

    “刷......”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感觉到,原本周围弥漫着杀气,已然消失不见。这里的一切,恢复正常,只有那死寂的气息,再无其他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回事?”张禹心中狐疑,对方明明布置的杀阵,打算取他性命,不至于这么容易就破了吧。

    要是这样的话,对方这是玩什么玄虚。难道就是打算靠这么一个阵法困阵自己,那也太不把他张禹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靠近入口的位置,西装男人将红衣女人扑到身下,等待着最后一轮天罡三十六剑的射到。

    西装男人是豁上了,横竖都是一死,不如保住女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然而,二人忽然听到一个惊雷之声。这个声音,令二人都是一怔,这一愣神,就是三四秒钟。

    随后二人发现,好像没什么事,天罡三十六剑,好像没穿过来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二人发现,这里的杀气竟然没了。

    西装男人下意识地抬起头来,周边的景物,大概差不多,只是能够看到进来时的院墙了。另外,先前浮现出来的剑芒,却是再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也抬起头来,因为身上压着西装男人,脑袋无法抬得太高。她开口问道:“怎么回事?是不是阵法没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!阵法没了。”西装男人难掩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了,你还压在我什么干什么,揩油啊!”红衣女人没好气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丧不丧良心!”西装男人嘴里叫着,却是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也跟着从地上跳起来,二人四下张望,旋即看到在斜侧方的一棵树下有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在那儿!”西装男人指了过去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已经看到,直接就冲了过去,西装男人也撒腿过去,只跑了两步,喉咙便是一甜,一口鲜血从嘴里淌出来。

    刚刚挨的那两道剑芒,着实让他受伤不轻。他伸手捂住胸口,硬撑着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当口,红衣女人已经抢到树下。轮椅人就坐在那里,根本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轮椅人,红衣女人的眼睛就红了,自己的一件法器毁了不说,差点还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红衣女人骂了一句,手上的一对鸡爪猛地朝轮椅人刺去。

    轮椅人现在哪里还有招架之功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双肩当场被红衣女人的抓碎,疼得他差点没昏过去,发出惨叫声,也是无比的凄厉。

    西装男人来到红衣女人的身边,一听到轮椅人的惨叫,他也是特别的解恨。但他还算冷静,说道:“这里肯定有人,应该是这个人破了他的阵法,要不然的话,天罡三十六剑不会突然消失。咱们赶紧走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也算是友非敌了。”红衣女人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在很多人的眼里,敌人的敌人,自然是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是友非敌?”西装男人却是急切地说道:“那人被这个残废困在这里,自然要找他算账,能够破了他的阵法,想来实力不弱。一旦见面,就算不当场杀了残废,也得报仇吧,怎么可能把人再交给咱们。我现在有伤在身,无力再战,咱们还是少惹麻烦,赶紧带他走!”

    经他这一提醒,红衣女人才反应过来,可不是么,被困在阵法里的人,就算是轮椅人的敌人,可在轮椅人的归属方面,搞不好也是要动手的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困在这里的人是谁,但能够将阵法给破了,肯定不是白给的。万一动手,西装男人受伤不轻,这怎么打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咱们走!”

    她马上摘下套在手上的鸡爪子,接着一把提起轮椅人的后衣领。又看了眼西装男人,随后也给拽住。她身形一动,好似大鹏展翅,手中拎着两个人,就如同提着两只鸡,轻而易举的越过了墙头。

    西装男人说的一点没错,先前张禹听不到这边的动静,可在阵法破了之后,轮椅人的那声惨叫,莫说是张禹了,连帕丽斯和温琼、潘云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的叫声?”潘云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咱们过去瞧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如果说,张禹自己过去,那用不了多长时间,很快就到。

    奈何温琼母女在侧,还有一个帕丽斯,张禹哪敢一个人过去。四个人一起走,速度自然要慢。

    那个惨叫声,也就是响了一次,接下来再无声音。张禹按照先前声响的位置走去,走了一会,突然看到,前面的草丛里躺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张禹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草丛里的人并不出声,温琼、帕丽斯、潘云也都看了过去,黑夜之中,只能看到轮廓,都看不出是男是女。

    “你们慢点走,我过去看看。”张禹拎着金钱剑,缓步上前,他仔细倾听,发现前面的人好像没有什么气息。

    很快,张禹就看得清楚,借着月色,草丛中躺着的人是一个女的。女人年纪不大,穿着一套白色的牛仔服,长长的秀发,看起来还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他很快想了起来,是当日在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上见过的,少女给一个残疾人推轮椅。那个残疾人,还在半山别墅脚下见过一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