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21章 天罡三十六剑
    红衣女人一转眼的功夫,轮椅人就已经跳过墙头,等她回过头的时候,都看不到影子了。

    她恨恨地一跺脚,转头又看向正捂着耳朵的西装男人,没好气地骂了一句,“真是废物!还不快追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身子一动,直接跳进园子里。

    西装男人的耳朵被杨祈昭给硬生生的咬了下去,这是何等疼痛,心气自然也不能好了。

    听了红衣女人的话,恨得都想杀人,他看了眼躺在血泊中的杨祈昭,但还是一纵身跳过了墙头。

    毕竟人都已经,总不能跟一个死人过不过,眼下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先抓轮椅人抓了再说。

    这一跳过去,眼前便是树木草坪,夜色下,风景也蛮不错的。

    可随即他就发现不对,刚刚阻隔的院墙,竟然没了,放眼看去,也是花园。

    他跟着又看到,红衣女人就在前面不远,两步抢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看到那个瘸子了吗?”西装男人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对劲,咱们好像进到了一个阵法之中。”红衣女人没有回答男人的话,反倒是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发现了,那家伙是个残废,肯定逃不远......可是人哪去了......”西装男人走到红衣女人身边,四下张望。

    “这个阵法,应该是他布置的,单靠肉眼,肯定是找不到他。”红衣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好的办法?”西装男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不是说了么,他是个残废,肯定逃不远。如果我猜的不错,他应该就在左近,不过是用了什么障眼法,让咱们看不到罢了。就在这里,慢慢的找!”红衣女人沉着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西装男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个人当下,就在周边,慢慢的搜索。他俩走的很慢,甚至都不脱离左近。

    正如红衣女人所说,轮椅人就在旁边的一棵树后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阵法,一般来说,很难看到他。

    轮椅人适才跳入园子里,也是无计可施,除了往这里面躲,也没地方躲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的实力太强了,特别是自己身有残疾,根本没法跟对方近战。

    但是,在轮椅人跳进来之后,就有了主意。他快速藏到树后,希望这两个人往里面走,因为里面有张禹,一旦碰上,两下很有可能动手。这样的话,自己就可以坐收渔利。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红衣女人太狡猾了,掐准了他身有残废,肯定逃不远,所以也不往深处走,就在周边找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很快就能找到他。

    轮椅人琢磨了一下,闭上眼睛,用心眼查看这里的情况。转瞬间,他就发现,一个少女躺在不远处,人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张禹等四人,距离那棵镶嵌有八卦镜的树,已经是越来越近,估计用不了片刻,就能找到这棵树。

    这一下,轮椅人有点慌了。如果让张禹把阵法破了,他马上就无法遁形,人家一眼就能看到他。

    略一琢磨,轮椅人顾不得那么多了,双手掐住剑诀,嘴里振振有词,旋即大喝一声,“天罡三十六剑!”

    伴随着他的大喝之声,一连串的白色剑芒,凭空悬浮在黑夜之中。

    “嗯?”红衣女人和西装男人登时感觉到周边寒气森森,充满了杀气。

    二人只一瞧,跟着就看到悬浮在周边的剑芒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西装男人忍不住惊道:“是老大的天罡三十六剑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身子有点哆嗦,显然是对这招颇为忌惮。

    “你慌什么!”红衣女人沉声说道:“你不是说老大不足为惧么!这招应该是那个残废用的,威力肯定不及老大。你我联手,肯定能挡得住!”

    “没错!这又不是老大的天罡三十六剑,有什么可怕的!”西装男人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听他的口气,也是在给自己壮胆。当然,给自己壮胆的也不是他,红衣女人所谓的肯定能挡得住,同样也是在壮胆。

    二人嘴里说着,身子慢慢靠近,呈背靠背之势。

    “刷刷刷......”“刷刷刷......”......可就在这一刻,三十六道剑芒,几乎是在同一时刻,一股脑地朝他们两个人射去。

    “喝!”

    西装男人大喝一声,手中的折扇展开,开始不停地扇动。

    而红衣女人则是双手猛地将外套拉开,紧接着,在她的背后好似孔雀开屏一样,生出一片鸡毛。

    鸡毛随后一起挡到红衣女人的身前,上百根鸡毛形成一个圆形的鸡毛轮,并开始不停地旋转。面对射来的剑芒,鸡毛轮好似盾牌,将剑芒挡住。

    不过这剑芒着实厉害,虽说没有一下子就把鸡毛轮给破开,却也令鸡毛乱飞。

    偌大的鸡毛轮很快就变得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剑芒看起来是三十六道,可是一连串三十六道射出之后,跟着又凭空生出来三十六道,再一次朝二人射去。

    **八卦阵,天罡三十六剑!

    这绝对是轮椅人的看家本领,用他的话说,绝对可以李斩张禹。

    六六三十六,加上**,阵法一旦催动,可以先后祭出六轮天罡三十六剑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和西装男人也着实了得,二人背靠背而战,抵御着射来的剑芒。

    一轮!两轮!三轮!四轮!

    当第五轮的时候,却听“咔嚓”一声,西装男人手里折扇的扇面终于被剑芒给撕碎了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西装男人的身上连中两道剑芒,一口鲜血,从嘴里喷射出来。他的身子摇摇欲坠,显然根本挡不住最后一轮天罡三十六剑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面前的鸡毛轮,在挡住第五轮的天罡三十六剑之后,也只剩下几根鸡毛,面对又浮现出来的剑芒,根本无从抵挡。

    “师姐!你趴下,我用身子挡住你!”西装男人看出不成了,直接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红衣女人似乎没有想到,西装男人会这么说。

    “咱们鸡犬不宁,斗了这么久的嘴了,等我死了,就不用斗了。”西装男人嘴里说着,猛地一转身,就将红衣女人压到身下。

    最后的一轮剑芒,绝对是要射死人的。西装男人心中明白,与其两个人一块死,不如保住一个,起码还能给自己报仇。

    剑芒闪烁,蓦地里,一股脑朝西装男人的身上射去。

    西装男人闭上眼睛,嘴里说道:“杀了那个残废,替我报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