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19章 踌躇
    张禹只一转身,就见来时的花园门户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他倒没有如何吃惊,因为刚刚感觉到阵法的气息,这里面绝对有问题。

    让他不解的是,这个阵法会是谁布置的,知道自己今晚到此解决风水的,只有花家的人,花家不应该对他下手。

    再者说,花家好像也没有这方面的高手。他心下狐疑,保持着冷静,毕竟在这种情况下,首先要做的就是冷静。

    帕丽斯对于张禹刚刚说的话,也觉得有道理。就凭张禹的实力,想要对付她的话,根本不需要用那些手段。

    见张禹回头看,她也扭过身子,看到后面突然没了路,只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花园,她则是心头一颤,有点紧张地说道:“这、这......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......”

    温琼和潘云都转过身子,一看到后面没路,都是一惊。

    顶着母亲身体的潘云,急切地问道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温琼倒是显得很冷静,看向张禹,在她看来,只要有这个男人在,那就绝对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?”张禹嘴里说着,四下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此刻穿的道袍,从怀里掏出归真四象盘,虽说已经研究好如何破阵,可为了以防万一,还是将归真四象盘带来。

    这罗盘不仅仅是用来布置四象阵的,同样也可以当作一般的罗盘来用。

    看了一下罗盘,张禹又道:“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就目前的情况看,这里应该是一个困阵。既然是困阵,那肯定得有生门,就算没有,也得有阵眼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月亮明亮,星空万里。张禹一边对照罗盘,一边看着天上的星斗,寻找出路。

    他小心戒备,帕丽斯和温琼、潘云都跟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路寻找,倒也没有遇到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可是走了一会,张禹隐隐发现,这阵法中好像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这里好像很古怪,我怎么觉得,阵法中,不单单是要困住咱们,而且还蕴含杀机。”这时,帕丽斯突然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是大星相师皮萨诺的四弟子,自然也有一定的见识。

    帕丽斯的说法,正好张禹感觉到一样,张禹也发现了阵法中蕴含杀机,这不仅仅是一个困阵,还是一个杀阵。

    其中杀气浓郁,张禹甚至隐隐能够断定,这阵法还没有完全催动。一旦催动,便是杀招尽出,只要自己挡住了杀招,或许阵法自己就化解了。

    不但如此,张禹还能感觉到,有一双眼睛正在窥视着他们。这显然是布阵者的眼睛。

    听帕丽斯这么说,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也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帕丽斯轻哼一声,说道:“不要小瞧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然不会小瞧你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......你能不能先把《圣课》还给我......”帕丽斯这次,有点难为情地说道:“这里挺危险的,没有那个东西,我......我恐怕是不成的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下,说道:“你可别耍什么花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帕丽斯一向是说一不二......你放心好了......”帕丽斯鼓着腮帮子说道。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多少还有点委屈。

    张禹从怀里掏出圣课,随手递给了她。

    因为张禹也知道,眼下局势不利,藏在暗处的人一旦出手,自己就要保护三个人。确切的说,自己主要照顾的还是温琼母女,对于帕丽斯,不会太过尽心。

    但是,帕丽斯终究是有用处的,如果挂了,谁来将温琼母女的魂魄给换回去。

    帕丽斯接过《圣课》,精神明显一阵,有了这个东西,虽说打不过张禹,但一般的高手,还是不放在眼里的。起码她能够肯定,自保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继续跟我走。”张禹低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眼下的局面,张禹也说不清,暗藏的杀机,或许随时都会出现。可自己总不能一直等待,还需要寻找阵眼。

    或许对手目前就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等他找到阵眼的时候,才会出手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在花园外的斜侧方,慢慢走三个人走了过来。其中一个坐在轮椅人,后面两个推着轮椅。

    没错,这正是轮椅人一行三人。

    轮椅人在布置好阵法之后,就藏在花园的斜侧方,要求青年人和小芸都不要发出动静。

    花家的龙头花园是很大的,张禹的本事再大,也不可能听到那么远的正常呼吸声。轮椅人也不往这边窥视,就是静静地等待,以至于张禹并没有发现有人藏在暗处。

    青年人和小芸推着轮椅,轮椅人坐在上面,人却是闭着眼睛。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此刻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睡着,而是在用心眼感受着阵法中的情况。

    轮椅人的脑海中,一片黑暗,在黑暗中,有四个人影却是十分的清楚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正是张禹四个,轮椅人能够一个个辨明相貌。

    “她们俩怎么也在......”轮椅人在心中嘀咕。

    渐渐,他看到在四人的斜侧方,出现了一个八卦图案。

    “张禹好厉害,这就要找到阵眼了......我......”轮椅人的双手,立刻掐住剑诀。

    可是,掐住的剑诀,随即又松开。

    “她们两个也在......即便温琼再令人痛恨,但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心中再次嘀咕,而他的嘴角,也有点抽搐,仿佛心中很是挣扎。

    “师父,也不知里面的情况怎么样?张禹应该进去有一阵子吧。”蓦地里,青年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还没死......”轮椅人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这么厉害吧......竟然现在都没事......那怎么办......”青年人不知道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,多少有点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义父只要出手,就一定能赢。我就不信,还总输给他了!”小芸撅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的话,轮椅人显然没怎么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他现在心中抽搐,这天罡三十六剑,到底射不射?

    若是不射,张禹很快就能找到阵眼的所在,能破了阵眼,那天罡三十六剑也就不用射了。

    可若是射出,这三十六剑的威力,轮椅人心中有数。张禹恐怕是挡不住的,那张禹身边的人,就更加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正这功夫,不远处突然响起一个奇怪的叫声,“汪汪汪......汪汪汪......”

    狗叫!

    没错,是狗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