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18章 融券
    戚桐伟刚刚拉起来的九支股票,在这一刻,有四支突然大跌,从先前的涨10%,一下子变成跌10%。

    除了这四支股票,花家操控的六支股票,也都一下子跌到10%,另有四支其他的股票,也突然大跌,跌幅达到10%。

    风云变幻,令股指也发生极大的动荡,十四支股票跌10%,此消彼长之下,股指大跌,从先前的涨6%,直接变成跌幅1.5%。

    好家伙,一切就跟做过山车似的。

    说实话,一般的股民遇到这种事,心脏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戚武耀看到这一幕,差点没从椅子上栽过去,“这......这......这是怎么回事......”

    阳春雪也懵了,“怎么会......变成这样......”

    戚桐伟的脸色铁青,但他并没有像妻子和儿子那样懵逼,还能保持着冷静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股市收盘,国证30的指数,也定格在跌幅1.5%这里。

    “张禹哪来的这么多筹码!绝对不可能!绝对不可能!”戚桐伟重重的一拍椅子的扶手。

    “是呀,张禹哪来的那么多筹码?”戚武耀也跟着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戚桐伟转头瞪向儿子,咬着牙说道:“他一定早就在布局,等着咱们上钩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......”戚武耀有些结巴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应该是不可能的......可是......为什么呢......难道说,他融券做空......快,给我查查,国证30的股票中,有哪几种能够融资融券......”戚桐伟的反应很快,直接就想到了这个。

    所谓融资融券,是证券市场上的一种交易手段,又被称之为保证金交易。说白了,跟炒期货没什么区别,风险特别的大。

    说一下融券,正常股票交易,只能做多,股票涨了赚钱,股票跌了赔钱。融券是一种做空的手段,比如说看好一支股票要跌,想要赚钱的话,就可以通过券商进行融券,花十万块钱可以买到价值当前市值一百万的股票。当然,这也得看券商的手里有没有余券,有余券的话可以,没有的话也白费。

    将这些股票在市场上抛售出去,如果如期大跌,那就在低位买回股票,将股票还给券商,这个差价,就是投资者赚的。

    风险在于,如果涨了呢?

    这是保证金交易,十万买一百万的,也就是10%的差价。倘若股价涨了10%,那这十万块钱就没了,再跌的话就得平仓,不平仓的话,游戏结束。

    戚桐伟率先想到的就是,张禹那边是不是融券做空,要不然的话,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儿子会购买期指,怎么可能手里有那么多筹码。

    想要调查这个很容易,很快得到结果,国证30之中,有十二支可以融资融券,其中就包括这八支股票。

    “融券做空......张禹啊张禹......看来你真的是跟我们家卯上了......”戚桐伟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,那现在怎么办?”戚武耀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今晚先生就能要了他的命!”戚桐伟捏着拳头说道。

    花氏集团的投资监控室内。

    股票行情的变化,花剑锋自然也都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他看向一旁坐着的张禹,微笑着说道:“老弟,真没想到,你竟然会有这么多的筹码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了。”张禹也是微笑。

    “这一阵,戚桐伟必然会玩命,融券做空,风险很大的,老弟你要考虑好。”花剑锋显然也认为张禹是融券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明天还要依靠花先生。”张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明天戚桐伟一定会吃入我的股票。我做好准备了。”花剑锋说道:“走,去我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今天戚桐伟没吃他的货,而且突然拉升别的股票,一来是避其锋芒,二来也是告诉花剑锋,明天若是再敢砸盘,老子就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只是花剑锋没想到,后来的变化,实在是太过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还要去接个朋友,晚上解决了问题之后,明天早上一起吃早饭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好。”花剑锋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离开,出了花氏集团,花剑锋回家,张禹则是去和帕丽斯约好的地方见面。

    今天突如其来的筹码,当然是融券来的。昨天晚上,杨怀年给他打了电话,后来说的就是这件事。

    在杨怀年看来,戚桐伟是一定要反扑的,而且不会马上跟花家针锋相对。国证30里面三十支股票呢,没有必要一下子就冲着花家掌握的股票发难,可以另辟蹊径。

    所以,杨怀年的意思是,先融券打压戚桐伟一下,让戚桐伟乱了阵脚。

    立刻花氏集团,张禹去了欧尚西餐厅,在这里见到了帕丽斯。

    上次见到帕丽斯的时候,这个女人的身上只是穿着黑袍,看起来很有神秘感,但多少有点修女的意思。

    此番的帕丽斯,脚上穿着黑色的长筒皮靴,露出白皙的大长腿,腰间是一条蓝色的牛仔裤,上面是一件黑色的背心,外面套这件红色的外套,看起来十分休闲。而那身材,更是彰显无遗,要比穿黑袍的时候,惹眼多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吃了晚饭,帕丽斯面沉如水,不假颜色,两个人坐对面,在旁人看来,就跟两个陌生人差不多。可以说,一顿饭下来,都没说上两句话。

    结账的时候,作为一个东方男人,张禹本来打算买单。不想,帕丽斯竟然aa制,在服务员来的时候,算了自己的帐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多说什么,算账走人。

    二人一同前往花家湾,到了地方的时候,时间也就不早,已经是晚上九点。他俩这边才到,张禹便接到了潘云打过来的电话,她们母女很快就到。

    在花家湾外面等了一会,温琼母女便到。张禹给徒弟们打了电话,确定岗位,都已经抵达自己的园子。

    今晚的月亮很圆,星空看起来很美。

    张禹四人一起下车,朝龙头花园走去。

    一到花园外面,张禹就感觉到一股死寂的气息。这股气息并不让人意外,张禹并没有当回事,率先走进花园。

    帕丽斯三人跟着进去,才走了几步,张禹突然觉得有点不对,这里好像有阵法的气息。

    不但是他,帕丽斯似乎也感觉到了,她用生硬的国语说道:“这里是怎么回事?张禹......你不会是想耍什么花样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跟你需要耍什么花样吗?”张禹看了她一眼,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嘴里这么说,金钱剑已经出现在他的掌中。他跟着一转身,朝来时的路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