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16章 **八卦阵
    任务先后分派完毕,都是以雷声为令,一起动手。

    这里面是有讲究的,因为护龙石龟必须要一起救活,否则的话,阵法无效。通常来说,去贴镇宅符的人,不但要有一定的实力,修为还要差不多。

    张清风、李明月他们修为是不够的,借助天时,也就是月圆之夜,倒是差不多能够将护龙石龟一起给救活。

    准备就绪,张禹让弟子们回去休息,明天出发。

    他则是前往后院,快到后院的时候,怀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掏出来一看,这次是杨怀年打过来的,张禹直接接听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,有最新消息。”杨怀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戚桐伟决定亲自主持投资公司的操盘工作,另外,有消息称阳春雪正在盘点名下资产,打算明天抵押之后,全力搏杀。”杨怀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终于到决战的时候了。”张禹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”杨怀年也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可以说,他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过,自己会站在戚氏集团的对立面上,也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有一天会跟戚桐伟正面交锋。

    次日天明,张禹带领弟子们前往花家湾。在路上,他给温琼打了个电话,通知温琼晚上十点之前抵达花家湾。

    他这么早带人过去,主要也是为了让弟子们早早准备,顺便也给徒弟们传授一些经验。

    参观了整个九州傲龙局的布局,张禹是负责龙头这里,另外八个石龟所在的位置,分别交给弟子们坐镇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是徒弟们第一次跟他一起布阵,所以大家伙都十分激动,一个个都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。

    也就在张禹离开龙头花园没多久,花剑平就带着三个人来到这里。这三个人便是轮椅人和青年人、小芸。

    “三位,地方到了,里面请,我在外面等着。”花剑平说道。

    他是按照戚武耀的意思行事,僧格林沁的扳指可不是白拿的。至于说家里摆风水的事情,在他看来,根本不算什么。横竖跟他的利益不发生什么关系,说到底都是老大的事情。自己从中发点小财,估计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眼下花园这里的保安已经撤了,张禹不希望有人在场。这让花剑平行事起来,更加的容易。

    青年人和小芸推着轮椅人进到花园之中。昨天晚上就来过了,轮椅人对这里的情况,已经了然,他让二人推着他沿着围墙慢慢地向里面走。

    在轮椅人的手中,托着一块罗盘,他的目光一直落在罗盘之上,对周边的景物不屑一顾。没走多远,他就叫停,跟着从怀里掏出来一块黑布。

    在这黑布之上,画有六把小剑,他的手只是一扬,“噗”地一声,那块黑布便化作一团黑雾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咱们继续走。”轮椅人说道。

    三人继续沿着墙边走,先走的是右侧这边,轮椅人又接连叫停两次,每次停下来,都会打出来一块相同的黑布。

    黑布都是化作黑雾消失不见,透着诡异。

    从右边走到尽头,又沿着墙壁路过长廊那里,在这边没有做什么逗留,一直来到另一侧的围墙。

    轮椅人同样是选了三个位置,打出黑布,随后,他又向园子中间的位置。

    三人朝中间走,在路过一棵树的时候,轮椅人说道:“停下。”

    青年人和小芸停下脚步,轮椅人打量了一下那棵树,又看了一下罗盘,说道:“推我到树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二人推着轮椅人到树下,轮椅人这次从身上掏出来一块八卦镜。

    这块八卦镜,看起来跟普通的八卦镜没有什么区别,他拿在手里,猛地一用力,将八卦镜朝树上打去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下,八卦镜竟然硬生生地镶嵌进树中。

    轮椅人看了看自己的成果,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**八卦阵......只要张禹进到这里,他就再也无法出去了......”

    小芸没有吭声,倒是青年人说道:“师父,我看那张禹在阵法方面的修为不弱,您在这里布阵,我估摸着,他恐怕没等进来,就会感觉到阵法的气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......”轮椅人得意地一笑,说道:“若是在一般的地方,我还真不敢保证,张禹或许真能感觉到阵法的气息,不能轻易进来。但是这个地方,乃是绝地,透着死气,他在外面,绝对不可能感觉到阵法的气息。只要进来,即便发现异常,也已经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青年人点了点头,他对于阵法之道,还是有点造诣的,不像小芸那样,没啥水平。青年人又道:“师父,我看您布置的阵法,好像不是困阵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懂了,这是我用六面六星剑图,结合八卦化身布局,六六三十六呈天罡之数,只要有人进来,我一旦催动阵法,变化涌出六六三十六把天罡剑,神鬼莫敌。此阵威力太大,容易伤及无辜,之前一直没有合适的地方摆阵,我才没有对张禹用此杀招。此番在此布局,绝对是干掉张禹的最佳之地,天时地利人和俱在,哪怕他的本事再大,也是死路一条......”轮椅人满是得意,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接着说道:“看起来这只是一个杀阵,可在我催动三十六把天罡剑之前,这里还是一个困阵,除非他找到阵眼的所在,否则的话,照样出不去。等到三十六把天罡剑射出之后,阵法才会自动化解,估计那时他已经被乱剑分尸了!”

    “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......师父,以前从来没听您说过......”青年人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修为太浅,根本不足以驾驭,不但是你,就连你师兄也无法驾驭。等到日后,时机成熟,我会传授你的。”轮椅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父。”青年人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小芸在旁边撇了撇嘴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轮椅人又满意地看了看自己的布局,这才说道:“咱们走吧。只等张禹再次进来,就是他丧命之时。”

    他到这里摆阵,张禹并不知道,带着徒弟们参观之后,布置了任务,就让徒弟们先行休息,而他则是和花剑锋去了花氏集团的投资部,观看操盘情况。

    花家已经做出决定,自然不会对张禹隐瞒什么,但是为了避免损失过来,在操盘的时候,只是去抢尾盘,打压最后一波的股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