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13章 还有这种操作
    戚家三口没有直接回龙湖山庄,在半路吃了饭,便前往投资公司。

    到了公司,都没心思去关注公司的副总已经换了人,只管到操盘主控室观看今天股票的行情。

    经过了中午休市,下午已经开盘。

    目前戚家所掌控的八支股票,已经被拉升了10%,其中换手率不少,但显然无法将戚家横盘的买单刺穿。

    由此不难看出,卖盘目前无力再阻击。

    戚桐伟关注的不是这个,而是花家所掌控的六支股票。

    花家的六支股票,目前只是小幅度上涨,走势平稳。

    其他的国证30股票,有跌有涨,但涨幅和跌幅都不大,以至于国证30的指数目前涨了能有4.2%。

    戚武耀的脸上美滋滋,只要指数涨,那就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阳春雪也跟着高兴,唯有戚桐伟面沉如水,看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“桐伟,指数现在涨了4.2%,你怎么一点高兴的意思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高兴的,现在都看不出来花家的态度。”戚桐伟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六支股票,目前也没跌,应该没啥问题吧。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跌,但也没涨啊。”戚桐伟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戚武耀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也就这档口,屏幕上有一支名叫东风雪纳的股票,突然涨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支股票就是花钱控盘的一支股票。

    看到涨了,戚武耀登时大喜,忍不住叫道:“有反应了!涨了!涨了!”

    阳春雪也跟着来了精神,激动地说道:“涨了!涨了!看来武耀和花蓥月的事儿没问题了!”

    戚桐伟也不禁松了口气,死死地攥住拳头,仿佛是在宣示胜利。

    要知道,昨天六支股票集体大跌,其中肯定有些问题。

    眼下将底牌告诉了花家,我们家在炒作指数,要是这六支股票大跌,那就是要跟我们家做对。如果大涨,就是联姻意思。不跌不涨,或许是不想联姻,但起码不至于再正面对着干。

    这一涨,也就宣示着花家同意联姻。

    很快,其他的五只股票也都跟着慢慢上涨,看那意思,绝对是配合戚家做多股指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六支股票的涨幅,渐渐都突破了百分之五。

    这也是正了八经的操盘手段,可不像戚武耀这种蛮干。当然,戚武耀不蛮干也不行,张禹那头盯着他呢。

    终于,快到下午收盘的时间。戚武耀看着已经涨到5.6%的指数,脸上更是笑开花。

    他的高兴,不仅仅是股指在涨,还有更加重要的一点,就是花家的小美人马上就要落入他的掌中。一想到花蓥月白嫩的肌肤,挺翘的身材,戚武耀的小伙伴竟然不自觉的威武雄壮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高兴的时候,指数猛地风云突变。

    原本涨到5.6%的股指,几乎是在一瞬间,直接变成了1.3%。

    高台跳水,这水跳的,简直是让人脑袋发晕。

    正高兴的戚武耀,身子不由得一颤,差点没从椅子上滑下去。“这......这......”

    不仅是他,阳春雪的脑袋也是“嗡”地一下。

    阳春雪赶紧看向丈夫,“桐伟,这......怎么突然变了......”

    这种变幻,哪怕是经历过各种大场面的戚桐伟,一时间也有点受不了。身子为之一晃,胳膊都抖了抖。

    “混蛋......混蛋......花家竟然真的跟咱们做对......”说这话的时候,戚桐伟的声音都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这六支股票是在尾盘下跌,时间几乎统一,整整齐齐的全都跌了10%。

    一反一正,令国证30的股指跌的那叫一个惨。

    戚武耀的眼珠子也红了,心中大骂,尼玛波的,还有这种操作!

    他看向父亲,咬着牙说道:“爸!这花家未免欺人太甚,咱们都已经告诉他,咱们在做多指数,他们竟然还在尾盘砸盘!”

    “没错!欺人太甚!欺人太甚!”阳春雪也是恨恨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爸,咱们一定要给花家点颜色看看!”戚武耀又道。

    “给他们颜色......怎么给......”戚武耀的声音仍然沙哑,看他的样子,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桐伟......你、你这是怎么了?”发现丈夫的精神头不对,阳春雪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手里能够调动的资金,现在只有这么多。武耀这两天拉升股价,已经吃了很多货,账面上没剩多少。接下来咱们还要继续拉升,即便张禹的手中没有多少筹码,也会有一些正常的套牢盘涌出来。咱们在高位吃下这些货,已经是拼尽全力。而花家在背后这一下刀子,怕是不出两天,股指就会跟着大跌。”戚桐伟颇为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那咱们不会就这么输了吧......爸,如果输了,那期指合约......要赔好多钱的......”戚武耀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阳春雪也慌了,连忙说道:“桐伟,要不然这样......赶紧通知老爷子,请老爷子调拨资金......咱们绝不能输......”

    “找老爷子......”戚桐伟有点不甘心地说道:“如果通知老爷子,哪怕这一局赢了,怕是也会显得太无能啊......”

    果然,一听这话,阳春雪立刻耸拉了脑袋,不知该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戚武耀也知道,找老爷子的话,确实不是什么好主意。

    妻子和儿子都没了主意,确实也指望不上他俩。

    戚桐伟琢磨了一会,说道:“春雪,你现在就整理一下咱们名下的资产,明天将这些资产全部拿到银行抵押。能押多少钱,就押多少钱!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阳春雪大惊。

    “不能输!这一局绝对不能输!”戚桐伟严肃地说道:“从明天开始,由我亲自主持投资公司的一切事宜!”

    戚武耀低着头,小声说道:“是,父亲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阳春雪也明白,光靠儿子是白扯的,还是丈夫亲自出马吧。

    房间内变得十分沉寂,戚桐伟枯坐在那里,过了好一会,他从兜里掏出手机,从电话本中,找出一个号码,拨了过去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,“喂,你好,是戚兄么。”

    “剑平老弟,忙什么呢?”戚桐伟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在公司坐着呢。戚兄找我有事?”这位剑平老弟不是别人,正是花家的老四花剑平。

    “有点小事,不知老弟晚上有没有空,咱们出来吃顿便饭。”戚桐伟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呀,戚兄邀请,自然是恭敬不如从命。”花剑平痛快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