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11章 我先去忙了
    花家湾!

    在花老头的大别墅内,三楼有专门的洗浴室,老爷子上了年纪,喜欢泡澡,每隔三天就要泡一次。

    花剑锋陪父亲一起泡澡,躺在大浴池内,让人不仅舒适,而且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“父亲,昨天我已经做了决定,在股市快要收盘的时候,突然抛售股票,令咱们手里的六支股票一下子全都大跌,国证30的股指,也随之跌了3%。”花剑锋看向父亲。

    “总要做出一个决定,张禹帮过咱们家,又救过我的命,这个决定也不错。”花老头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如果可以用最低的代价,解决问题,那就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最低代价,自然是抛出最少的股票,令股价大跌。只要筹码没有什么大的损失,股价跌了也无所谓,想要拉升还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花剑锋说道:“只是眼下咱们突然出手,以戚家的情报,我估计很快就能发现咱们是那六支股票的庄家。”

    “发现就发现吧,有些事情,也是无奈。”花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花家也不愿意和戚家这种大家族为敌,毕竟没什么好处。可到了一定的份上,也是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见父亲这般说,花剑锋也就没有了顾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浴室外响起了敲门声,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“谁呀?进来。”花剑锋说道。

    “咔!”

    房门打开,花育林从外面走入,来到浴池旁边,他礼貌地说道:“爷爷、爸,三叔刚刚过来,说是接到戚桐伟的电话,戚桐伟等下要来探望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来探望你爷爷......”花剑锋嘀咕一声,跟着看向老爷子,“爸,看来戚家的动作很快,已经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花老头点头,说道:“早晚的事情,既然来了,那就看看他怎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花剑锋点头。

    花老头随后坐了起来,“不泡了,下楼喝茶。”

    花剑锋连忙起来搀扶,花育林虽然穿着衣服,也管不得被溅上水,跟着在旁搀扶。

    将老爷子扶出来,擦干身子,花育林帮爷爷穿衣服,花剑锋自己擦身。

    都穿好了,三代人才一起出了浴室,到一楼大客厅。

    茶水都准备好了,花剑中和妻子米莱、儿子、女儿在一楼等着,陪老爷子坐定。喝了一杯茶,老爷子才道:“剑中,戚桐伟在电话里只是说要来探望我,没说别的吗?”

    “没说别的。估摸着,现在快到了。”花剑中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出去接一下,我在这里等他。”花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花剑中让妻子在这边坐着,他肚子出了别墅,到外面接待。

    花家和戚家的实力差不多,所以戚桐伟过来,怎么也得对等接待,不能说派个下人在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当然,这规模已经比不上张禹了,张禹前天过来,花家除了老爷子之外,都出来接待。

    在门口没等一会,戚家的车就到了。戚桐伟、阳春雪、戚武耀都来了,手里还拎着不少礼物。

    虽说一般的礼物,对于他们这样的家庭,都不算什么,但总不能跟张禹似的,空着爪子上门。

    客套了几句,花剑中请戚家三口上了观光车,来到老爷子的大别墅。

    进到大客厅内,少不得又要一番寒暄。

    今天的戚武耀,穿的十分帅气,看上去就是高大尚。说实话,他要是出去泡妞,成功率几乎是百分之百。

    不过一般的女人,只能是他的炮you,根本不可能进入戚家的大门。

    说了些没营养的话之后,戚桐伟看了媳妇一眼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阳春雪立刻会议,看向花老爷子,微笑着说道:“老爷子,你们家蓥月也不小了,现在是不是还没婆家。”

    花家的人一听这话,都愣了一下,花老头微微点头,说道:“蓥月还没出嫁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上次有媒人登门,要给蓥月和我家武耀说合,我们家也觉得这门亲事不错。这不,今日过来,一来是探望您老,二来是下聘的。”阳春雪又是满脸笑容地说道。

    见她这么说,花蓥月的脸色登时就青了,当下就想走,可爷爷和家里的长辈都在,实在不便,只能硬着头皮没动。

    米莱则是心中暗说,“上次,那是哪年的事儿了?当初我们花家主动联姻,你们家不是不答应么,现在怎么还赖上门了。特么的,是不是看我家闺女漂亮了,什么人啊!”

    花剑中没有吭声,只是看向老爷子。这种联姻的大事,得老爷子说的算。

    对于花剑锋和张禹的约定,花剑中他们一家,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花剑锋就知道戚家这次过来有所图,没想到竟然是要联姻。

    这种事,他也不方便开口,也看向老爷子。

    花老头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是这么一回事啊......”

    跟着,他故意看向花蓥月,说道:“这是年轻人的事情,现在不是提倡自由恋爱么......去年的时候,我就跟蓥月说过,她的婚事,她自己说的算,家里就不掺合了。这事,由她自己拿主意。”

    老头何等精明,联姻的事情,他也不是不知道。当初找戚家联姻,戚家婉言拒绝,扫了花家的面子,搞的孙女好像嫁不出去一样。

    他故意说去年跟孙女说过,婚事自己做主。

    这句话可有两个含义,一是在跟戚家的人说,早干什么去了,还上次,这都几年了。二是老爷子也看得出来,孙女不愿意嫁给戚武耀,老爷子不指派,把问题都给推到花蓥月的身上。花蓥月不答应,也怪不得他老人家。

    戚家三口闻言,马上一起看向花蓥月。

    花家的人,也不约而同的看向花蓥月,等待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花蓥月怎么可能同意,直接拒绝,多少有点打人家的脸。花蓥月“腾”地一下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突然想起来,公司还有点事,我先去忙了。”

    旋即,她就看向老爷子,“爷爷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轻轻点头,没有出声。花蓥月又和大伯、父亲、戚桐伟告辞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见她就这么走了,戚武耀直接就懵了。阳春雪也是皱眉,花蓥月这么做,摆明就是拒绝,哪有这样的。

    可也没法去追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花蓥月出门。

    大客厅内,气氛跟着有点尴尬。半天之后,戚桐伟才打了个哈哈,说了几句闲话,缓和了氛围。

    又坐了一会,戚桐伟提出告辞,花剑中和媳妇米莱一同相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