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09章 跳水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花蓥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你们家,还有哪些地方有这种石龟......”张禹伸手指向长廊外的石龟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,我们家还有这种乌龟?”花蓥月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猜的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都能猜出来。”花蓥月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若是这都猜出来,怎么来给你们摆风水。”张禹更是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花蓥月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们家还有好几个地方有这种乌龟,你现在就要看么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我走。”花蓥月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只会一种九州傲龙局,还跟眼前的这一种不一样,但是以张禹经验,他认为花家还有这种乌龟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这石龟是用来保护假龙脉的。所要保护的,可不仅仅是这个龙头,而是整条龙脉。

    既然叫作九州傲龙局,那肯定还要有九州。这九州的分布,并不是死的位置,而是看地形而建。如果是方圆之地,有可能按照九宫布局。可花家湾是条长之地,其中难免又是一种布局了。

    正如张禹所料,花家还有八个小花园,这些小花园里面,虽然布景不同,但在其中,清一色的都会有一个凉亭,凉亭下面摆放一只石龟。

    张禹都用心眼查看一番,一点没错,用心眼看到石龟,额头上都有一道裂纹。

    了解了阵法布局,下一步就是要将阵法重新摆上,让假龙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这个难度是很大的,张禹需要琢磨一下,当晚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龙湖山庄。

    在生态园内,戚桐伟面沉如水,戚武耀耷拉个脑袋,好像是斗败了的公鸡。阳春雪坐在儿子旁边,目光则是放在丈夫的身上。

    证券市场上的困局,都已经知道,特别是现在,戚武耀已经把那四十个亿全都扔了进去。这一大笔钱,换成了好多高位筹码。

    安静了好久,阳春雪终于开口打破这片沉寂,“我看这事都是张禹那王八蛋搞的鬼!他么的,那个先生也真是个废物,到现在也没收拾了他!”

    他的话一出口,戚武耀马上说道:“一点没错,肯定是张禹。杨怀年当初就让张禹给买通了,没想到这个家伙,竟然如此吃里扒外,现在还盯着咱们。咱们一拉升,他们就抛货,简直是可杀不可留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才想起来啊!”戚桐伟恨恨地说道:“杨怀年......张禹......”

    见父亲这般说,戚武耀低下头,不敢再吭声。

    倒是母亲阳春雪说道:“桐伟,现在那四十亿已经扔进去了,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,得赶紧解决问题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知道得赶紧解决问题!但是眼下,张禹攥着筹码,就等着咱们吃货呢!要是都给吃下去,咱们得赔进去多少钱!”戚桐伟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阳春雪马上不知道该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戚武耀低声说道:“爸......张禹是攥着筹码等着咱们吃货不假......可是,他的筹码就那么多,不在他的手里,也得在别人的手里,咱们这么一拉,该获利涌出,不是一样得获利涌出么......我觉得吧,应该以大局为重,咱们既然已经买了期指合约,那就不能半途而废。我就不信了,他们能有多少筹码!总不能那些公司也都把筹码给砸出来吧,要是这样的话,我也不介意一鼓作气,吞了这些上市公司......不就是钱么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戚武耀的声音还提高了几分。

    阳春雪本来没啥办法,听了儿子这么说,也来了精神,说道:“桐伟,儿子说的没错,咱们终究没有吃下所有的筹码,筹码在张禹的手里,还是在别人的手里,不都是这样么。顶多算是张禹这小子捡了便宜,这笔帐日后再跟他清算。咱们现在,重要的是期指合约!”

    “期指合约......这也没错......”戚桐伟点了点头,跟着用拳头在石桌上狠狠地砸了一下,怒声说道:“这次大局为重,就便宜了那个张禹!明天一早,我再拨六十个亿给你,给我继续拉升!我倒要看看,这个张禹的手里还有多少筹码!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!请您放心好了,这次我一定能大赚一笔,把投入的资金都给赚回来!”戚武耀来了精神,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然而,戚桐伟却瞪了他一眼,跟着严肃地说道:“武耀,我旗下的公司没有多少资金了,这六十亿已经算是我能调动的全部后备资金了。如果还没有将股指给拉起来,那我就再也没有钱投入了。到时候若是赔了,你要明白,结果是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......”听了老爹的话,戚武耀也很是紧张,他突然发现,这一局好像输不起。

    不过,有六十亿在手,戚武耀相信,张禹的手里不可能再有那么多筹码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明,戚武耀老早就起来了,他的脸上都带着杀气,兴冲冲地赶往投资公司。

    六十亿的资金,在开盘之前划到工资公司的账面上,有了钱,戚武耀立刻下令,“给我全力扫货,今天一定要把股价拉上去!”

    凭借着强大的资金,想要把股价给拉上去,正常情况下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张禹那边,自然也不会让他轻易得逞,杨怀年主持操盘,节节将手里的股票放出。但是最后,自然是挡不住的,杨怀年也没认为能够挡住。

    他要做的,只是在更高的价位上,将手里的股票换成钱。至于说阻击戚武耀的工作,已经不在他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时间过的很快,下午两点五十分。戚武耀所操控的八支股票,都已经涨了百分之十。因为他的强势,国证30逆盘而涨,涨幅达到4%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戚武耀心中大喜,脸上也露出狞笑,“张禹啊张禹!你倒是跟我斗啊!你还有多少筹码?你还能有多少?有本事的话,都给老子砸出来!我倒要看看,是你的筹码多,还是老子的钱多!”

    他正高兴着呢,突然间,屏幕上国证30的指数猛然跳水,从先前的涨4%,一瞬间变成只涨1%了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......”

    戚武耀吓了一跳,心头大惊,这一刻,他都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,连忙抬手揉眼睛。揉了好一会,再睁开的时候,屏幕上国证30的指数仍然如此,就是涨了1%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这么会这样......”戚武耀都傻了,自己拉升的一天,刚刚还涨4%,为什么会跳水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