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07章 五五开
    见花剑锋愣了一下,张禹故意问道:“花先生不会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吧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为难的,我只是有些好奇罢了。”花剑锋马上说道:“既然老弟想要我们花家帮忙砸国证30的指数,那我们花家哪有不帮忙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花先生了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客气客气。老弟是我们花家的大恩人,这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。”花剑锋嘴上这么说,却也知道,这其中必有文章,等下自己需要好好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正好我现在也没什么事,顺便先仔细看看,花家的风水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对方答应了自己的要求,他也自然要帮人家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让蓥月陪你四下参观。”花剑锋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又闲聊了一会,喝了一杯茶,这才一同出了花剑锋的别墅。

    花剑锋给花蓥月打了电话,让花蓥月过来陪张禹到处走走。

    花蓥月当然高兴,很快就坐观光车到来,请张禹上车,一同离开。

    他俩这边一走,花剑锋马上回到自己的别墅,进到书房,打开里面的电脑,调出关于国证30的行情。

    眼下国证30大跌,而这种跌幅,多少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他看了片刻,掏出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花剑锋直接说道:“立刻给我调查国证30股指目前的情况,以及其中股票的情况。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,给我一个最明确的答复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花剑锋挂了电话,又调出国证30中所包含的股票,一一查看行情。

    花剑锋可是绝对的商业高手,即便他不是系统的操盘手,但对于证券市场上统筹大局,还是相当有一个套的。

    先看自家操作的六支股票,都在下跌,成交量不大。因为目前就是在震仓洗牌,坐庄必须要有耐心,特别是做长庄,更加要有耐心。

    这六支股票,一切正常,花剑锋跟着又看其他的股票,大多数的股票,都很正常,成交量不大,走在下行通道之中,一年半载之内是绝不可能大幅度上涨的。

    但是很快,他又看到了八支另类的股票。

    眼下这八支股票的情况几乎相同,都是跌了10%,成交量巨大,每只股票今天都有着上亿资金的换手率。

    “问题就出在这......”花剑锋点了支烟,开始慢慢的分析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手机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花剑锋将手机放到耳边接听,直接说道:“喂,查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先生,有结果了......”电话里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,“经过我们系统的分析,目前股指的急剧下跌,全是因为xxxx这八支股票造成的。据我们已经掌握的资料,这八支股票应该是戚氏投资公司所操控,结合前几天的走势,不难看出,戚家正在拉升股票,这种拉升,明显不符合常态。但是本月月底,就是期指结算的日子,我认为戚家很有可能是购买了国证30的期指,所以用这种操盘手段拉升股价。昨天和今天,他们都遇到了阻击,这种阻击,不太像是获利盘和套牢盘的涌出,因为动作太过一致,很有可能是有人故意为之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花剑锋点了点头,但是多少还有点疑惑,“用如此操盘手法拉升股指,未免有些太过着急,也太过托大了。戚家的戚桐伟不至于这么没有耐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大先生,目前戚氏投资公司的总经理是戚武耀,我们还掌握了一个消息,以前戚家负责操盘的副总经理杨怀年被炒了鱿鱼。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还有这么一出儿,那按照你的猜测,会是什么人在故意阻击戚家,结果又会是什么样子的?”花剑锋问道。

    “戚家的对手是谁,目前猜测不出来。据我分析,想要彻底阻击戚家,几乎没有可能,戚家一定会调动大笔资金,继续拉升股价,对手又能有多少筹码,肯定会被吃的一干二净。不难确定,跟戚家斗法的这个人,显然对戚家的动向了如指掌,哪怕没有阻击成功,也会大赚一笔。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说话方便吗?”花剑锋突然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明显一愣,随即答道:“方便,我在办公室,就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。如果说咱们公司将掌握的六支股票大量抛出,打压股价的话,你认为能不能阻击成功?”花剑锋认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公司也打压股价......”中年人大吃一惊,急忙说道:“目前咱们掌控的六支股票,价位本来就不高,如果大幅度打压,到了一定价位,一定会被人在极低的价位吸纳,那样的话,公司必然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,你说成功的概率有多大?”花剑锋问道。

    “概率方面,我认为是五五开。在这种局面下,戚家一定会全力以赴。戚家出的是钱,我们出的是筹码,特别是到了低位,对我们十分不利,即便是最终赢了,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。另外......我们也无法去购买期指合约,因为赌的太大,公司即便有钱,但也未免能使上劲。万一有个差池,这个损失就更大了,根本经受不起。咱们可戚家没有什么过节,不至于玩命啊。”中年人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没错,中年人说的一点也没错,这就是玩命。

    张禹条件看似简单,只是打压股价,带动股指下跌。可花家掌握的股票,目前价格不高,直接打压的话,摆明着就是赔钱。说白了,就是4块钱吃进的股票,在3块,甚至2块钱的价位上给抛出去。

    这么打压的话,肯定会有人接盘,戚家一红眼,也会来接盘。筹码和钱终究是两个概念,在这种情况下,花家的钱派不上用场,不是擎等着赔么。

    花剑锋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这样,你先等待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中年人不能再说别的,只能答应。

    花剑锋挂断电话,立刻下楼,前往老爷子的别墅。

    花老爷子经过上次的折腾,本来就年迈的他,即便活了过来,身体也大不如前。毕竟,这不单单是身体上的折腾,同样也要经历丧子之痛,以及心腹之人的背叛。这种心理的打击,对于老年人来说,是很难缓过来的。

    花老头本来是在大客厅内看京戏,看了没一会,人就坐在沙发上,自己睡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