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08章 有点冷
    花剑锋来到大客厅,见父亲靠在沙发上睡觉,电视仍然播放京戏,也不禁伤感。

    父亲的身体,真的是越来越差,精力大不如前。不但不如,老爷子更是消瘦了许多。

    来到父亲的旁边坐下,花剑锋拉过父亲的手,轻轻招呼起来,“父亲、父亲......”

    过了片刻,花老头慢慢睁开眼睛,一看到是儿子,便慈和地说道:“是剑锋啊......我竟然坐着睡着了......叫我有什么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父亲,是这样的......我请张禹帮忙看风水,他提出来一个条件,让我们花家帮忙打压国证30的股指。”花剑锋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虽说老爷子已经发话,由花剑锋主持花家大局,可这么大的事情,花剑锋也不敢一个人做主。

    “哦?”花老头愣了一下,说道:“无缘无故的,他打压什么股指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张禹和戚家有些过节,目前戚家正在做多国证30的股指......”

    当下,花剑锋就把自己刚刚了解到的所有情况,一五一十的跟父亲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花老头听了之后,不禁微微皱眉,“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......这件事,儿子实在不敢做主,所以才急忙找父亲商量......”花剑锋也是为难。

    “一方面,张禹对我有救命之恩,你已经答应了张禹,条件随便开,而这件事,也是咱们能够做到。另一方面,则是要跟戚家摆在对立面上,而且还会损失惨重......”花老头说到这里,也满是踌躇,半晌后才道:“我老了......面对这么大的事情,一时间也难以做出取舍......剑锋,一切都由你全权处置......我想上楼,再睡一会......”

    “父亲,我扶您上去休息。”花剑锋说道。

    在花剑锋了解国证30的行情时,张禹和花蓥月坐着观光车前往花家湾的上游。

    上次张禹和花蓥月是徒步溜达,也没到上游去看,只是了解一下花家的情况。当时为了救花老头,明知道花老头的病不是因为风水,去看也没什么意义。

    眼下来到花家湾的上游,这里建有一个公园。公园是靠着人工河而建,外面设有围墙,围墙上刻着壁画,颇有东方古典园林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里是闲人免进,有保安守着门口,通常只许花家的人进来。

    张禹和花蓥月在公园门口下车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迎面是喷泉、假山,假山上勾勒着四个大字龙府花庭。

    周边花花草草,因为是秋季,有的花卉已然凋零。但树木芬芳,景色依旧美丽。

    可张禹一进到这里,就能感觉到一股萧瑟的味道,如同垂暮老人,没有什么生气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肯定,这里绝对是九州傲龙局的重地,阵法被破,令此地渐渐变成绝地。

    想要改变这里的局面,并不容易,需要将阵法重新摆好。九州傲龙局有九种摆法,这里的摆法显然不是张禹所会的那一种。阳春观的吕真人,尚且不能一个人布局,需要门内高手相助,而无当道观,除了他张禹一个人之外,徒弟们还是拿不出手的。

    他已经答应了花家,肯定是不能说不行的,除非是花家不兑现承诺。

    张禹清楚,想要了解阵法的奥义,就必须先找到阵眼。他和花蓥月在花园中溜达,寻找阵眼的所在。

    好在,花园不是特别大,不大工夫,来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对面是一条长廊,长廊后一条石壁,在石壁上勾勒着一个龙头。

    在长廊的每根柱子旁边,够趴着一只石龟,一共是八只。龙头所在的位置,就是中间那两只石龟的所在。

    “好冷啊......”走在张禹身边的花蓥月突然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穿的并不少,下面是白色的皮靴,腿上是白色的紧身皮裤,这样穿着,可以显示出她那修长的双腿和丰腴的屁股。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蝶花背心,外面还套着一件白色的外套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她的双臂环抱在一起,身子都有点发抖。

    现在没有风,初春季节也不该如此的冷。

    对旁人来说,这里冷的不愿停留。可对张禹来说,并不是这么回事。这里之所以会冷,而是因为失去了生机,让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通过这里的表象,张禹隐约可以确定,这里应该就是九州傲龙局的阵眼所在。

    他没有直接走进长廊查看,先是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护身符递给花蓥月,柔声说道:“花小姐,把这个放到身上,就不觉得冷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看到只是一张符纸,花蓥月不免有点纳闷。

    她还是从张禹的手上接过符纸,在身上揣好。还真别说,先前的那种寒冷的感觉,很快消失不见。这让她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,张禹已经跨步走进长廊,来到那个龙头之前。

    龙头只是有些许凸出,但立体感十足,不得不佩服这位雕刻工匠,能靠着大体上的平面将龙头勾勒的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仔细观察,这龙头看起来双目睁开,内有瞳孔,已然点睛,可看上一会,却会觉得龙的双目无神,好似瞎了一般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是不应该的,估计一般的人,也难以看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心中暗说,应该就是这里。

    他跟着闭上眼睛,用心眼去感受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龙头依旧,却有眼无珠,身上只有死气,显然已经是死了。

    在长廊外趴着八只石龟,刚刚看石龟的时候,似乎一切正常。可是用心眼观察,却能看到石龟的脑袋上有一条缝。

    这一下,张禹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本身也没有龙脉,全靠九州傲龙局平地生出龙脉。

    石壁是贴着上游人工河而建,凸出的龙头,就是一条假龙,寓意着龙首在此,龙身是河。

    八个石龟,是用来保护假龙的,一旦有什么人敢强行破阵,便会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九州傲龙局被破,阵眼就在龙的眼睛上,也就是龙眼。画龙须点睛,龙没了眼睛,也就是死龙了。八个石龟随着假龙的死,同样也都死了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张禹点了点头,转身走出长廊。

    花蓥月见他出来,马上说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刚刚身上冷得要命,有了你给我的符,很快就不冷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小把戏而已,这是护身符,以后戴在身上,对你也有好处。对了,问你一件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