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06章 无独有偶
    宁露从戚武耀的办公室出来,回到自己的助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坐下之后,她马上掏出手机,给一个网名叫“土豆西红柿”的人发了条微信。上面写的是戚武耀公司目前资金不到十亿,目前将全力扫货。估计很快就会再次调动资金。

    发完这条微信之后,她选择删除该聊天,聊天记录也随之不见。

    在张禹秘密操盘工作室的会议室内,张禹和杨怀年、晋翱翔正在看着投影仪上面播放的证券行情。

    国证30大跌,戚武耀所掌握的八支股票也都在大跌,国证30中另外的股票,只有五支上涨,其他的也都下跌。

    “嘀嘀嘀......”杨怀年的手机响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拿起来看了一眼,跟着笑了起来,说道:“好消息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正如咱们所料,戚武耀手里没有多少钱了,就剩下不到十亿。他现在已经下令,用剩余的资金吃货,意图将股价拉起来。宁露还说,戚武耀马上就会让家里继续注资。”杨怀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跟咱们的作战计划一样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晋翱翔也笑了起来,“不到十个亿,估计都撑不上两个小时。今天戚武耀的资金肯定是无法到位,就看他明天能够弄到多少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杨怀年点头说道:“这次咱们的任务,已经差不多完成了。该赚的钱都赚到了,下一步就得研究如何阻击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有办法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谁都明白,以目前他们手里的筹码,根本不可能彻底取得胜利。戚家财雄势大,张禹虽然可以在区部取得一定的胜利,但想要在大规模的商战中赢下戚家,难度太大。

    张禹刚说完这话,兜里的手机恰巧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一瞧,上面显示的是花蓥月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一看到是花小姐打过来的,张禹愣了一下,但随即又是一笑,嘀咕起来,“这还真是巧了,说曹操曹操到。”

    他当即接听,微笑着说道: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张禹啊,我是花蓥月。你现在有空吗?”电话里响起花蓥月动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有空,找我有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爷爷想要请你来我家吃饭,你在什么地方,我去接你。”花蓥月的声音很甜,听得出来,她也是十分高兴。

    “就不用麻烦你来接我了,我这就去花家湾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快到的时候给我打电话,我到门口等你。”花蓥月说道。

    约定好之后,张禹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随即嘱咐杨怀年和晋翱翔在这盯着,什么事电话联系,自己要去办大事情了。

    上次去花家,自己的目的就是希望得到花家的帮助。当时这件事,他只是跟花蓥月提过,并没有跟花家的权重人物说。

    现在到了重要时刻,张禹也打算今天去花家湾拜会一下花家老爷子。结果花老爷子竟然主动请他过去吃饭。

    操盘的事情,杨怀年和晋翱翔要比张禹明白,也不必太多废话。

    张禹出了工作室,坐车直接前往花家湾。

    快到的时候,张禹给花蓥月打了电话,等他到的时候,来接他的人可不止花蓥月一个。花家的花剑锋、花育林、花剑中、花育非、花剑平、花育良全都在门口迎着。

    只一见面,便是一番热闹。花剑锋拉着张禹的手,并肩走在最前面,一起进门。

    来到花老爷子的大别墅,老爷子正在大客厅内等着,张禹一到,又是热闹一番。老爷子连连道谢,更是夸赞张禹年少有为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中午饭口时间,坐了一会,便到宴会厅用饭。

    一张大桌子,能够坐二十多人,出席的也不过是花家的这些位和张禹。桌上的佳肴就更加不用说了,什么好来什么。除了龙肝凤髓没有之外,只要是地上有的,水里游的,天上飞的,桌子上都有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终究不是以前的小人物了,在家吃饭可以随便,出席一些场合的时候,也比较斯文。

    大家伙谈谈说说,说说笑笑,但是花老爷子一直也没说请张禹这次过来到底有什么事,好像就是请张禹吃这么一顿答谢宴。

    反正也多,张禹并不着急在吃饭的时候说出自己的目的。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,难免也要喝上一些,张禹因为修为,酒量越来越好,花家的轮番向敬,张禹都没怎么地。

    吃罢午饭,花剑锋提出来,邀请张禹到他的住处坐坐。当日张禹戳穿花剑刃的阴谋,主要也是得到花剑锋书房中夹着的信。

    再次来到花剑锋居住的别墅,花剑锋难免提到此事,还要感谢张禹的跟踪。二人到楼上的露台品茶,喝了一杯茶,花剑锋才郑重地说道:“张老弟,你的风水玄术,上次在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上,我们已经见识,果然厉害。以张老弟在风水上面的造诣,想必我们花家风水上的问题,老弟应该也是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张禹明白了,这是花剑锋想请他帮忙解决九州傲龙局被破后的反噬。

    张禹点头说道:“九州傲龙局,我倒是略知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能够直接说出名字,可见对这风水局应该了然于胸。目前我花家表面上没什么事,但是住在这里,总是让人有点不踏实。特别是最近花家的生意,也都不太顺。我和父亲商量了一下,想请张老弟帮忙看看风水,至于价钱,说实话,上次老弟救了家父,我花家实在无以为报。决定在花家湾给无当道观建一所别院,另外的酬劳,老弟随便开。”花剑锋很是直接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等的就是这个,他马上笑着说道:“其实大家都是朋友,酬劳什么的,不过是小事一桩,算不得什么。只是眼下,我遇到一个小小的困难,想请花先生帮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自己人,有什么需要我花家的事情,尽管开口,只要是我花家能够做到的,绝对没有二话。”花剑锋十分痛快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你既然这么痛快,那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他当即说道:“据我所知,花家目前操盘国证30的六支股票。我想请花家帮个忙,趁着目前大势不太好,打压一下国证30的股指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花剑锋愣了一下,万没想到,张禹提出这么个条件。

    这件事,花蓥月只是藏在肚子里,并没有跟花家的人说,所以花剑锋并不知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