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02章 犯忌讳了
    畅风湖畔,风景宜人,可因为地处南都郊区,又没有地铁,所以只能充作一个旅游、休闲的场所。

    这里的饭店、宾馆都有,而且各具特色,在湖畔有一家香云农家院就别具特色。

    一个三进的大院子,里面饱含风土乡情,花园苗圃,让游人吃饭时,也会得到一种享受。

    最后一进的院子,是老板的住所,里面有一栋二层小楼,看起来古风古色。

    院中有假山池塘,不难看出,住在这里的人颇有几分雅骨。

    半夜十一点多,有一男一女坐在池塘边的石凳上,这里有石桌,桌上摆放着香茗和水果。

    这一男一女,年纪都不大,如果张禹见到,起码能够认识一个,就是那青年男子杨祈昭。坐在旁边的女人,便是沈香云。

    当初二人本是在镇海市的郊区经营香云农家院,因为范世吉在走投无路的时候,来找过他们一次,这让杨祈昭觉得很不吉利,便搬到了南都,在这里开了家香云农家院。

    别看是大晚上的,杨祈昭却显得是精神奕奕,抬头欣赏着星空月色,嘴里还振振有词,“明月几时有,白酒问青天,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......”

    “噗......”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,沈香云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杨祈昭瞥眼看去。

    “看你有趣呗,心情不错呀,竟然还吟上诗词了......”沈香云也撇向杨祈昭。

    “心情当然好了,不用像是在镇海的时候东躲西cang,香茶美人,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。”杨祈昭得意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沈香云轻哼一声,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院外突然响起了狗叫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......汪汪汪......”

    一听到狗叫声,杨祈昭不由得一怔,纳闷地说道:“哪来的狗叫声?”

    “不像是咱们前院养的,估计是别家的吧。”沈香云嘀咕道。

    “别家的......谁的家......”杨祈昭也嘀咕起来,跟着说道:“不对劲啊,我怎么觉得心里发慌,好像要出什么事......”

    “能出什么事......”沈香云也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经你这么一说,我的心里突然也发慌......”

    “阳春观的人,不可能找到这里来吧......小心为上......”杨祈昭站了起来,说道:“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“上哪?”沈香云跟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反正不在这住了,咱们今晚就走,不行的话,就去东北......”杨祈昭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沈香云大吃一惊,好家伙,这才来南都多长时间,饭店刚开起来,又要走。够不够折腾的。

    她本想数落杨祈昭两句,这也太疑神疑鬼,大惊小怪了。然而不等她开口呢,一个女人阴恻恻的声音就响了起来,“现在想走,只怕已经来不及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杨祈昭和沈香云都是大骇。沈香云吓得赶紧跑到杨祈昭的身边,杨祈昭拉住她的手,随即朗声说道:“不知是哪里来的朋友,到此有何贵干?如果说是缺少路费,尽管开口!”

    “这位朋友很是仗义么,若不是有点事情,我还真想交你这个朋友。”这一次,换成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落定,又是“刷刷”两声,杨祈昭就见,从左右两侧的院墙处,分别跳下来一个黑影和一个红影。

    转瞬间,两条影子便来到他俩的面前。

    一见二人,杨祈昭心下有点犯嘀咕,这两个人他都不认识,但大概也看得出来,不像是阳春观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二位找我有什么事?”杨祈昭警惕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玄武湖那里有一家鸿鹄酒店,酒店的风水是你摆的吧?”男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!”杨祈昭马上说道:“什么风水,我压根不懂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......”红衣女人阴恻恻地笑了起来,“不懂......这位小朋友可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们若不是从鸿鹄酒店那边打听清楚了,又怎么会找到这里。”男人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杨祈昭干笑一声,说道:“我没啥没事,就是瞎糊弄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朋友,这就不对了吧。我劝你还是放老实一些,要不然的话......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......”红衣女人阴恻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很老实。”杨祈昭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顺手将沈香云拉到了自己的身后。

    沈香云明显有些害怕,身子都在打哆嗦。

    “这是要动手的意思......”红衣女人看向男人。

    “自不量力......”男人嘴里说着,跨步向杨祈昭走去。

    杨祈昭并不清楚对方的来意,但他知道,对方肯定是来者不善,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他不等男人近前,右手立刻从兜里掏出一张火符,“噗”地一声,火符直接朝男人射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男人轻笑一声,他的手臂一抬,掌中突然冒出一把扇子。折扇展开,只是一扫,“哗”地一下,射来的火球就被拍散了,就剩下点点火星飘舞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点本事。”男人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混蛋!”杨祈昭一见对方轻轻巧巧就破了自己的火符,他不由得叫骂一声。

    他的左手松开沈香云,在背后一套,紧接着就向前甩去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一张黑色的大手帕,迎面打向男人。在那手帕之上,画着六把小剑,手帕周围还散发着黑雾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,男人和红衣女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男人左手中瞬间多出一张明黄色的符纸,符纸点燃,化作火球朝手帕射去。

    当火球撞到手帕之上,那黑色的手帕跟着点燃,化作飞灰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杨祈昭吓了一跳,忙抓住沈香云的手,就想逃跑。

    对方用的可是明黄色的符纸,自己怎么可能是对手。

    然而,都没等他抬腿了,一道红影就射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红衣女人的一只手,一把掐住了杨祈昭的脖子。这只手看似细长,好似鸡爪子,但却如同钢钩。

    杨祈昭就如同小鸡一般,身子竟然被女人给硬生生的提了起来。因为喉咙被卡住,杨祈昭没有半点还手的力气,已然喘不上气。

    “六星剑图......这是谁教给你的......”红衣女人冷冷地说道:“我劝你最好识相点,否则的话,我就把这里杀个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这话才一说完,不等杨祈昭说话,后面的男人就道:“犯忌讳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