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98章 滴水不漏
    有了张禹的话,众人的心里都踏实不少。毕竟,老板大晚上的都敢亲自过来,还要住在这里,他们还有什么可害怕的。

    若说金贵,以张禹现在的身价,可要比他们金贵多了。

    张禹给众人比了个手势,让他们踏踏实实的玩,然后朝苏军说道:“给我找个房间,我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苏军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两个人曾经打过架,挨揍的自然是苏军,甚至请来了彪哥也是白扯。不过正是因为这件事,反倒是不打不相识,彪哥成了张禹的好朋友,他也改邪归正,到无当集团工作。

    但苏军实在是想不到,张禹的胆子这么大,大家伙是没有办法,为了工作才留在这里。晚上都不敢睡觉,聚集在一起,估计阳气能够重一点,打了麻将,把这一夜给熬过去。

    老板可好,竟然还敢过来睡觉。不过正因为这个,苏军对张禹更加服气。

    他带张禹来到宿舍,是一个很干净的单间。进门之后,苏军有点担心地说道:“老板,您晚上真在这住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真的,我大半夜跑这干啥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这胆子也太大了。”苏军佩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对了,给你安排一项工作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吩咐。”苏军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给我找99个人的童子尿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童子尿......”苏军一愣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这么多,上哪找?去学校......恐怕也不太方便......”

    “去什么学校,去产院。需要多少钱,我这边会给你批条子拿钱,不过这件事,一定要保密,不许泄露出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放心好了,我这人嘴严着呢!”苏军拍着胸脯说道。

    这可是张禹第一次安排他工作,特别还是这种“大事情”,这让苏军都不禁有些受宠若惊,飘飘然起来。

    把他打发走,张禹一个人躺到床上,本来应该心事重重,可一躺下,就让人有些犯困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这里晚上阴气重,会让人感觉到有些疲倦,不自觉地睡着。人多的话,或许还好些,自己一个人的话,阳气确实不够。也就是自己艺高人胆大,不太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工地里的情况,他已经了如指掌。万事俱备,就差东风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修为,身上又有那么多符纸,这里的阴气想要把他吸到地上,显然是不可能的。张禹这一夜睡的还不错,早上起来,跟大家伙一起去食堂吃早饭。

    工地里的人,打了一宿麻将、扑克,显得是无精打采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吃了早饭,张禹让他们回家休息,晚上再过来,另让朱大飞从集团公司带了一拨保安来执勤。

    上午九点钟的时候,他的电话响了起来,是杨怀年打过的来。有最新消息,戚武耀那边有行动了,正在做计划书,瞧那意思,很快就会强行做多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,让张禹十分高兴,靠法术对付戚武耀这样的普通人,没啥意思,他要在商场上让戚武耀输的彻底。

    挂了杨怀年的电话,又有电话打来,是骆晨的。

    电话中,骆晨告诉张禹,有镇海晚报、楼市指南的记者来到公司,想要进行采访。

    一听说对方在这个节骨眼上过来,张禹隐约猜出来意,他微微一笑,直接说道:“就说我在工地,让记者来工地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等了能有一个小时,张禹就见到朱大飞送来的消息,有记者来到工地,说是跟老板约好了,要在这里进行采访。

    张禹自然不会出去接待,只叫朱大飞把人给带过来。

    记者和摄像师一路过来,在工地里不停地拍照。到得工棚,双方打了招呼,相互介绍一番。镇海晚报的记者叫杨梅,楼市指南的记者叫涂琦。

    听了二人的名字,张禹忍不住来了一句,“扬眉吐气,你们俩应该是搭档吧。”

    “张总,我和涂琦是刚刚认识,名字确实有点巧。这次我过来,想要跟张总采访一下,关于无当广场的情况。”杨梅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欢迎。有什么问题,就尽管问吧。”张禹爽朗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现在网上和坊间都在传闻,无当广场这里闹鬼,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?”杨梅问道。

    “闹鬼......”张禹不由得摇头一笑,说道:“这可真是笑话,国家一直提倡科学价值观,鬼神之说,不过是封建迷信,无稽之谈。杨小姐,你不会相信这个世上有鬼吧?”

    他可倒好,最后还反问了记者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相信......”杨梅连忙答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连你都不相信,那还问我。”张禹打了个哈哈。

    涂琦一看杨梅吃瘪,赶紧说道:“张总,听说昨天在上梁的时候,突然出现意外,挂在空中的鞭炮掉了下来,不知道有没有炸伤人?”

    “一切正常,何来意外之说,更加不会炸伤人了。当时镇东区政府的领导都在场,出现事故的话,我就得受批评了。”张禹从容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工地今天这么冷清,都没有工人在施工?”涂琦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无当集团有个规矩,就是第一次上梁之后,要组织旅游。这不,昨天下午放假,工人们去黄金海岸旅游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黄金海岸旅游......这么奢侈......”杨梅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奢侈,工人给公司创造了效益,公司自然要予以表彰。”张禹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,从来没听说有上梁之后出去旅游一说,不会是出现什么变故吧?”涂琦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变故,能有什么变故。上梁之后旅游,是我们无当集团的规矩而已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道旅游什么时候结束,工地又什么时候继续施工呢?会不会对工程进度带来什么影响?”涂琦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算上昨天下午,一共放假四天,再有两天,假期就会结束,工地继续施工。根本不会给工程带来什么影响。”张禹说完,故意摊开双手。

    “张总真的确定,大后天能够继续施工?”这次是杨梅问道。

    “假期就这么几天,结束了当然要回来继续施工。要不然,你们觉得他们会去哪?”张禹又笑了。

    两个记者轮番轰炸,总想着从张禹的嘴里找出什么破绽。可惜,张禹根本没给她们俩机会,回答的滴水不漏不说,还会时不时反问一句,把两个记者给难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