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93章 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啊
    张禹仍然站在工棚的沙盘旁边,一边看着光照出来的剑形阴影,一边琢磨着办法。

    他先后想出两三种破煞的法子,结果都被自己给否定。

    这种大规模的煞气,可不是当初弄个镜子就能给挡回去的。哪怕是暂时破除这里的煞气,只要太阳出来,照射到三栋楼上,形成剑形阴影,煞气还会慢慢的聚集起来。

    任何法子,只能是指标,不能治本。

    众人都在旁边瞧着,除了李明月大概看出来点门道,其他的人,也就是干站着,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这时,彪哥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手机一瞧,是一个包工头的电话号码。彪哥为了不打扰张禹,专门出去接听,“喂,找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喂,彪哥。我陈伟啊,出大师了,我手底下的工人,现在集体辞职,说是不敢再在这里的工地干了。”电话里响起包工头陈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集体辞职,你跟我开什么玩笑?”彪哥一下子就急了。

    陈伟的手里有差不多一百人,这若是集体辞职,对工程的进度影响很大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,这里闹鬼,还说是什么鬼翻身,干活的时候危险不说,晚上更加不能住在这里。小命比钱重要,所以都不敢继续留下来干活了。”陈伟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闹鬼,你是不是傻呀!我告诉你,要是敢这么走了的话,工程款一毛钱也没有!”彪哥没好气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彪哥......您不能这样啊......这是工人要走,跟我也没关系啊......”陈伟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特么给老子来这套!现在正是工期紧张的时候,人都走了的话,得给我们公司造成多大的损失,你心里没点b数吗?老子这就把话明告诉你,要是敢给我撂挑子,欠你的工程款,一分钱你也拿不走!”彪哥又是怒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......那我跟他们商量一下......”陈伟显然是不敢得罪彪哥的,连忙陪着小心说道。

    干房地产这行的,虽说大老板看起来也算是比较斯文,但是下面管事的,不少以前都是混出来的。

    像彪哥这样的,根本不管那些,无当集团不会赖账,可想要这么撂挑子走了,那肯定是一分钱没有。

    彪哥愤愤地挂了电话,刚要进到工棚,不想手机又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“谁啊!”彪哥没好气地嘀咕了一句,再看来电显示,又是一个包工头的电话。

    他跟着接听,说道:“喂,王森么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,彪哥。”电话里响起包工头王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找我什么事?”彪哥直截了当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......那个......”王森尴尬地说道:“我手下的工人,刚刚突然集体辞职,说是不敢在工地干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么的!怎么又辞职啊?”一时间,彪哥的火气更大。

    “不瞒您说,据我所知,现在工地上的人心彻底乱了,说什么的都有,但大体上的论调都是......这里闹鬼......所以,大家伙都不敢留下来干了......”王森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点科学价值观啊!闹鬼,闹尼玛呀!”彪哥直接骂道。

    不过,从这家伙的嘴里能说出科学价值观,也是一件难得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说的......是那些工人说的......”王森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子不管谁说的,爱干就干,不爱干都给我滚!三条腿的蛤蟆找不着,两条腿的活人还没有么!”彪哥现在是彻底恼了。

    本来麻烦就多,结果又来这么一出儿,能不让人火大么。彪哥本来就是火爆脾气,对先前的陈伟,已经算是客气了,王森又来,简直是撞枪口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也成......对了彪哥......那我们那边的工程款,能不能给结了......”王森又是加着小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卧槽!”彪哥立马叫道:“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啊,还好意思管老子要工程款!我告诉你,不是敢给老子撂挑子么!行,工程款一毛钱也没有!滚!”

    说完,彪哥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才挂了王森的电话,电话又是一个接一个,全都是各个包工头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工程,即便无当集团旗下有工程队,那也是干不过来的。毕竟除了这里,马四镇那边还有不少活呢。

    无当广场这里招来的工程队不少,一接通电话,说辞几乎跟陈伟、王森一样,都是手下的工人集体辞职,不敢在工地里干了。

    彪哥也不客气,你们要是敢走人,那工程款就一毛钱也没有,爱咋滴咋滴。

    光是这样的电话,就忙活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等电话不在响,彪哥才回到工棚内,此刻的他,脸的青了。

    虽说他是在外面打电话,但是嗓门着实不小,里面的张禹听的是一清二楚,其他的人也都能听个大概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得出来,彪哥现在的脸色不善,张禹问道:“彪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工地里的工人,集体辞职......他么的,我告诉那些包工头了,要是敢走,就一分钱也不给!”彪哥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集体辞职......”躺在沙发上的萧洁洁一听这话,登时就有点傻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节骨眼上,工人若是一块辞职,那带来的麻烦可是很大的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“这怎么办?”“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?”“彪哥,他们是怎么说的,以什么理由?”“对呀,什么理由?为什么?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纷纷议论起来,目光都聚集在彪哥的身上。

    彪哥丧气地说道:“他们都说,现在工地里闹鬼,不敢留在这里干了!还说的有鼻子有眼,叫什么鬼翻身!”

    “啊?”“鬼翻身?”“真的假的?”“当然是假的了。哪来那么多鬼!”......众人又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苏军在一旁说道:“反正是挺邪门的,说句实在话,我也不怎么敢继续在工地住了......”

    彪哥火正大着呢,一听他又这么说,随即指向苏军,“就你事多,是不是也不想干了!”

    “没没没......”苏军赶紧低下头,又不敢出声了。

    见到这个局面,张禹也忍不住感慨一句,“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啊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