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87章 传授
    在彪哥的指示下,众人分头查看各个工棚的情况。

    李明月倒是没动,江雪本想跟着去看看,见李明月站在原地,好奇地问道:“师兄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这可真邪门了哈,咱们全都从床上掉下来了,这里的工人也都掉下来了,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绝不可能是什么巧合。”李明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不能是巧合,可到底有什么问题,也没看出来啊。”孔屏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回房,把法器拿上,好好检查检查。白天的时候没看出来,我就不信,这种情况下,还看不出问题的所在。”李明月一挥手,便朝他们住的工棚赶去。

    杨得胜三人跟上,四人回到工棚,李明月和杨得胜先穿好道袍,这才拿着法器重新出来。

    李明月亮出罗盘,杨得胜拿着拂尘,江雪拿着桃木剑,孔屏晃悠着三清铃。

    结果又是一切正常,什么毛病也没发现。

    比量了半天,天已经蒙蒙亮了,已经有救护车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江雪放下桃木剑,扁着嘴说道:“师兄,也没有什么问题。要不然,给师父打个电话,让师父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也只能找师父了,真不知道,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。若是能够发现点端倪,那就好了。什么都要师父出来,回到道观,搞不好会被张清风笑话。”李明月有点不甘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师兄,这可是师父的产业,可别再出什么事。要不然的话,咱们担待不起。”杨得胜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我这就打电话。”李明月掏出手机,这就拨打张禹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吕祖阁。

    方丈小院之中,这一夜,张禹和熊剑都没有睡觉。

    几天来,张禹一直住在这里,一来是自己修炼,二来是指导熊剑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道法都是循序渐进,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。可是现在,熊剑的真气修为,竟然一下子突飞猛进,这让张禹都有些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熊剑也是诚实,将梦到有个老道在跳舞的事情告诉了张禹,自己连续三天晚上梦到老道,结果真气平白无故的就大幅度提升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这是一种机缘,求是求不来的。就好像自己的机缘,也是旁人求不来的。

    吕祖阁以前属于全真教,讲究的是先练气,后习术。眼下熊剑没有授正一教的纂,有些道术是用不了的,但张禹也不想熊剑这段时间荒废,便指导他一些常用的道法。也就是,法器的使用。

    此刻在熊剑的手中,握着一柄金钱剑,金钱剑是比较常规的法器,每个道观都有。区别只是在于上面的铜钱。

    熊剑手里的金钱剑,那就比较普通了,威力自然也比不得张禹的金钱剑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张禹嘴里说着,伸手指向前面的一个木头桩子。

    熊剑毫不含糊,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火符,他用的火符,符纸是一张明黄色的。这是张禹给他的,让他用血画符,真没想到,熊剑竟然做到了。

    明黄色的符纸贴到金钱剑上,剑上立刻泛起一道红光。熊剑跟着一松手,金钱剑竟然自动转了几圈,他旋即向前一指,“咻”地一声,金钱剑向前射出,“夺”地一下,扎在木桩子上。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火焰一下子升腾起来,明黄色符纸的威力,可见一斑,转眼的功夫,木头桩子就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......”熊剑马上就傻了眼,他从来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还能有这么强悍的时候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把剑收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熊剑抬手一招,那把金钱剑便回到掌中。

    对于他的表现,张禹十分满意,接着说道:“现在将金钱剑拆开,凭着意念,让它形成一把剑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能行吗?”熊剑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一抬,一连串的铜钱从衣袖里窜了出来,随即形成一把金钱剑,落入他的掌中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熊剑立马就看傻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按照我说的做。”张禹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熊剑只管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让他盘膝坐下,一挥手就将熊剑手里的金钱剑上的红色给断开,铜钱洒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将自己当初领悟的诀窍告诉熊剑,让熊剑按照这个法子做,心灵与铜钱进行沟通联系,让铜钱彻底成为自己的法器。

    这可是张禹的绝招之一,熊剑得到张禹的传授,那是感激不已。

    张禹鼓励了几句,眼瞧着天都蒙蒙亮了,就伸了个懒腰,打算进房打个盹。

    不想这功夫,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掏出手机一瞧,是李明月打过来的。张禹有点纳闷,天刚亮呢,怎么就来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张禹直接接听。

    “喂,师父。出事了。”电话里马上响起李明月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......”李明月当即将工地上发生的一切,原原本本地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说法,张禹也不由得一惊,“还有这样的事儿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可邪门了,师父您看现在该怎么办?”李明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工地查看情况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师父那您快点。早上伤了不少人。”李明月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他将手机揣回兜里,看向盘膝而坐的熊剑,说道:“熊剑,你好好练习,为师有些事情,要下山去办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用不用我帮忙。”熊剑马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现在最要紧的事情,就是勤加练习。你可是吕祖阁的方丈,若是拿不出一些真本事来,是会被人笑话的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师父,您放心好了,我绝不会给您丢脸的!”熊剑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张禹是个大忙人,在无当道观住的那些天,熊剑他们也和张禹的弟子聊天打屁,了解一下无当道观的情况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的修炼,完全就是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,张禹从来不督促弟子的修炼,讲课就讲一遍,大多数的时间都不在道观。弟子几乎都属于散养,全靠自己。

    他这几天能够张禹的指点,已经要超过张禹对本门弟子的关爱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张禹传授本事,都是讲重点,实用性特别的强。

    张禹满意地点了点头,这就出了院子。

    在这边,还有一些张禹门下的弟子,他打了个电话,召集弟子们起来,这就离开吕祖阁,返回镇东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