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84章 “谣言”
    苏军等人吃过早饭,就前往工地,见到人之后,就问人晚上睡的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喂,你昨晚睡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的......没从床上掉下去啊?”

    “我睡觉踏实着呢,怎么可能掉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小牛,你昨晚睡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挺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?没从床上掉下去?”

    “军哥,你开玩笑吧,我睡上铺,这要是掉下去,还不得摔死我。”

    就像这样,苏军等人问了好些个工人,工人们都睡的挺好,没有说早上起来躺在地上的现象。

    苏军和中年人、高莽几个互相瞧瞧,这可真是怪事,他们一睁眼就全在床下,还有那些保安,也在床下,怎么就这些工人睡的好呢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,也说不出个所以然。但若说真是睡毛了,掉地上了,也不太可能。昨天能是巧合,今天还是巧合么,哪有这么巧的。

    这功夫,有个汉子从不远处走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苏军等人,汉子打起招呼,“军哥、莽哥,你们都在这干啥呢?”

    汉子认识苏军他们,苏军也认识汉子,是工地上的一个包工头,姓夏,叫夏川。

    “夏头儿,你昨晚睡的怎么样?”苏军也是习惯了,张嘴就来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早上起来一睁眼,竟然躺在地上。冻死我了。”夏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掉地上了!”一听对方这么说,苏军一下子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夏川见苏军突然呜呜喳喳,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们连续两天睡觉从床上掉下来了,觉得邪门啊。”苏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连续两天,昨天早上,还有今天早上。”夏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觉得有问题啊?”苏军问道。

    “问题......”夏川挠了挠头,“我睡觉不太老实,在床上打把式,小时候睡觉的时候,都能从炕头翻到炕尾,所以也没当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算一下,咱们再找别的包工头问问。”苏军说道。

    说来还真挺邪门的,工地的工人们没有人,见到的那些包工头,只要一问,早上睁眼,全都躺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里的包工头也不少,总共能有好几十,问了十多个,全都是这般。

    这一下,众人都有点傻眼,但是这有人掉下床,还有没掉下去的,这怎么说呢。

    有一个姓胡的包工头,年纪比较大,走南闯北,见得也多,人也挺迷信的。老胡说道:“你们说会不会是这样,咱们睡的都是单间,单间里面,阳气肯定不多,所以才会出现这种事。像那些工人,十个人睡一个房间,阳气肯定盛,所以不会出现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“有道理。”“有道理。”......

    苏军等人纷纷点头,可当意识到这个问题时,都开始紧张起来。如此诡异的事情,从来没遇到过。

    高莽五大三粗的,现在也显得有些紧张,“这怎么办呀?一想到晚上还得在这睡,我、我现在就担心......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回家睡啊......”中年人提议。

    “莽哥,你是管库房的,你要是回家睡,晚上出点什么事,彪哥还不得炸了。”苏军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这种情况,我也不敢自己睡啊......要不然跟彪哥说一声......”高莽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这帮人中,不少人以前都是混子,现在跟着彪哥洗心革面。虽说打架斗殴的事情不放在眼里,可若是遇到这种邪门的事儿,他们也害怕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跟我说一声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,也没注意到后面来人了。一个汉子的声音响了起来,众人连忙转头去瞧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见彪哥站在不远处,边上还有工地上副总什么的,以及几个保镖。

    “彪哥。”“彪哥。”“彪哥。”......

    苏军、高莽等众人连忙跑了过去,脸上满是堆笑。

    大彪哥点了点头,说道:“怎么个情况?要跟我说什么事?”

    众人你瞧瞧我,我看看你,也不知谁在后面推了高莽一把,高莽一个踉跄,向前来了两步。

    大彪哥看着高莽,说道:“就你小子刚刚嗓门大,怎么个事?”

    “彪哥,见鬼了......”高莽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见鬼!”一听这话,大彪哥直接伸手指向高莽,“你这个是喝多了,来跟我开玩笑呢!”

    “不是,邪门着呢......这两天早上,我们这些人,只要一睁眼,人全都躺在地上......我们有点害怕,寻思着,能不能晚上回家睡......”高莽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。”“确实这样。”......其他的人也都跟着小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睡!”大彪哥的眼珠子立刻瞪了起来,没好气地叫道:“我看你们是在这憋到了吧......高莽,你特么的掌管库房,你不在这,晚上有点什么事,谁来处理!还特么的一个个给老子编出这样的理由,你们知不知道后果多严重啊!明天回迁一号楼就上梁了,这可是大事,你们现在这个整这么一出儿,是不是都不想干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哪敢呀......”高莽委屈地说道:“确实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扒瞎。”“真的,彪哥......我们哪敢骗您......”“确实,早上一睁眼就躺在地上,连续两天了。”“确实叫人心里发毛。”......其他的人,也都一起哭丧着脸,生怕彪哥误会。

    “停停停!”彪哥伸手指了这帮人一圈,没好气地说道:“现在工程正是紧要关头,别在这里动摇军心!还有,楼盘已经开始预售,销售火热,你们这一个闹邪,还让不让这房子卖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也是这么回事,全都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见众人不出声,大彪哥说道:“我还得视察一下,先走了。一天到晚的,别给我有影没影的瞎咧咧!”

    说完,彪哥就要走。

    苏军一看要走,他晚上也不敢在这住,也怕彪哥真以为他们合伙撒谎。他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彪哥......真是邪门了......您要是不信,晚上可以留在这看看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......”“确实邪门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“你就说你们这帮子,真是越混越没出息!”彪哥没好气地指了指苏军几个,接着说道:“行,老子今晚就睡着,我倒要看看,能有什么邪门的事儿!要是没事发生,咱们走着瞧,他么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