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81章 巧合
    “两位太师叔,师父......就这些了......”

    熊剑将信和信封,一并先递给张禹。张禹接过来,大概瞧了两眼,确定信封内也没有什么遗漏的东西,就转手交给了高老道。

    高老道也简单的看了一下,然后交给迪老道,看过之后,还给熊剑。不管怎么说,熊剑是这里的有缘人,也是吕祖阁的方丈。

    四个人谁都没有再出声,通过这封信,不难确定吕祖阁压根就不是什么天宝宫派,而是当年覆灭的玉虚宫派。

    为了自保,吕祖阁的祖师爷不禁忍辱负重,假称是天宝宫支脉,意图重整旗鼓,重振玉虚宫,夺回真大道的掌教之位。

    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,玉虚宫的名字,只剩下记载。而天宝宫更是因为当年和玉虚宫的决战,导致元气大伤,从此一蹶不振,最终无奈归于全真教。

    墙壁上刻着的功法,说是玉虚宫的,其实也是真大道的。吕祖阁的祖师爷说的明白,因为功法相同,如果门下弟子太厉害,很容易被看出来,所以经过了部分修改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为什么,吕祖阁门下的弟子实力有限的缘故。如果说能够修炼正宗的《大道心经》,想来修为一定会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当然,在张禹看来,前面那些入门心经上的内容,其实也不错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张禹看向高老道和迪老道,说道:“适才听道长说起真大道的典故,万没想到,吕祖阁的过往,竟然是这般。”

    迪老道低下头,没有出声。自己以为以为,吕祖阁就是真大道的一脉,并且传承了这么多年,这个变故,实在太过让人难以接受。吕祖阁原来是覆灭的玉虚宫派。

    高老道感慨一声,说道:“玉虚宫、玉虚宫......原来我们是玉虚宫......现在、现在......现在我们又该怎么办呢......”

    他显然也没了主意,张禹看向熊剑,说道:“熊剑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弟子......就更不知道了......”熊剑皱着眉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个方丈,可以说都是张禹给他弄来的,遇到这种事情,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。其实,他连怎么当这个方丈都没准呢。

    张禹摇了摇头,不禁在心中暗自说道:“这可真是巧了,自己背负着重振无当宗的使命,叶凤凰肩负着重振紫烟宫的使命,现在又出来一个重振玉虚宫使命的有缘人熊剑。”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张禹指了指石桌上的另外一封信,说道:“先看看那封信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熊剑连忙点头,转过身拿起桌上的另外一封信。

    高老道和迪老道也在愁绪中缓了过来,可不是么,还有一封信,或许在这上面,另有答案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熊剑从信封里掏出来一封信,把信展开,上面也是繁体字。

    大概的识别了一下,熊剑慢慢地念道:“岁月拖沓,转眼已知天命,然大限将至,无果无然。有幸能来此地,亦是有缘,也是不幸。后世有缘人能观我之遗书,想来已知就里。我吕祖阁并非天宝宫一脉,乃玉虚宫残存血脉,藏名改姓,只为他朝能够重振雄风。可惜,一切都已经是过眼云烟,玉虚宫,天宝宫,真大道,已然归入全真教。一切都是命数,并非人力所能改变。吾三十岁有缘到此,承袭《大道真经》,得玉虚绳,自认为可翻江倒海,重振玉虚宫。下山方知天下之大,高手如云,吾不过沧海一粟。太行山上,寻祖归宗,不想却遇岛国强敌,险些丧命。重伤回来,一切俱往矣,吕祖阁还是吕祖阁,一心向道便是。后辈有缘人倘有幸到此,定要切记八个字,秉存道心,天命难违!广诚子......”

    念到这里,信已经到了末尾。

    熊剑转身看向张禹三人,说道:“就是这些了,广诚子好像祖师爷吧。”

    高老道点了点头,说道:“没错,在祖师爷灵位上,有广诚子祖师爷。据记载,广诚子祖师爷生于明朝万历年间,那个时候,真大道已然归入全真教。看来,广诚子祖师爷应该是第一位进到这里的有缘人,不想转眼这么多年,咱们才有幸第二次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秉存道心,天命难违......这是祖师爷让我们一心向道,不要再去理会什么兴衰了......看来祖师爷这是真正悟道了......”迪老道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直在听熊剑念遗书,可当他听到‘太行山上,寻祖归宗,不想却遇岛国强敌,险些丧命’这段话时,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这不由得让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,就是小孩一枝梅当时说的往事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一枝梅就是在太行山,追查什么龙脉,结果丢了性命。也不知,这两拨岛国人,是不是一拨。

    高老道的话,一下子提醒了他,令他忍不住说道:“万历,你说是万历年的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怎么了?”高老道不解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万历......万历......”张禹嘀咕了两句,他真切地记得一枝梅说过,一枝梅也是万历年间的,而且当时明朝大军正在和岛国的丰臣秀吉在棒子岛打仗呢。

    为此,张禹还专门好奇地查了一下,当时的历史,确实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吕祖阁的另外一位祖师爷广诚子正好也是这个时期的人,也在这个时期去了太行山。很显然,广诚子不但没有找到洞天别苑,还遇到了岛国人,差点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熊剑和两个老道一起盯着张禹,不知道张禹一直嘀咕着“万历”,到底是为什么?

    可在张禹的心中,却升腾起一股好奇。

    当初一枝梅在说这件事的时候,张禹也没放在心上,既然想去了断心愿,那就去吧。反正已经拜入本门,张禹的手里有戒天尺,甚至还有玉虚绳这种宝贝,如果说一枝梅还想干点什么坏事,只要被张禹知道,想要抓他也不难。

    洞天别苑!

    张禹暗自嘀咕起来,真大道可是当时的大道派,这洞天别苑中,肯定是要有厉害的宝贝,要不然的话,吕祖阁的祖师爷怎么可能让弟子去呢,而且还搞的这么隐秘。凭着里面留下的东西,即便是不能倒转乾坤,重新光大玉虚宫,起码也能将吕祖阁发扬光大。

    拿定主意,张禹说道:“再找找看,看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东西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