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69章 风光
    杜鲁夫的整张脸都青了,在众人参观的时候,他已经听杰克刘讲述过张禹破阵的过程。

    那颗圆珠,是老师皮萨诺借给他的,目的无非是让杜鲁夫在这次的交流会中多上几分把握,能够大获全胜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次的较量是星相风水,凭杜鲁夫一人之力,想要击败东方众多的高手,显然是不现实的。最好的办法,自然是做一些手脚,否则的话,一旦碰到高手,直接折戟沉沙,不仅达不到目的,甚至还会丢光脸面。

    事实也是这样,杜鲁夫在破张禹的阵法之时,都要大费周章,若是光明正大的跟这么多高手较量,岂不是输定了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提到珠子的价值,杜鲁夫哪能承认,他站了起来,笑着说道:“张道长夸张了,区区一个珠子,又值几个钱。不过是用来充作阵心的小把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小把戏......”张禹哈哈一笑,说道:“若真是如此,杜鲁夫先生现场再布置一次白日里的阵法。只要杜鲁夫先生能够再摆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,我张禹直接认输,这一万块钱的奖金也归你。杜鲁夫先生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杜鲁夫万没想到,张禹来了这么一句,这话登时就给他问住了。

    当这珠子是玻璃球啊,这可是最上等的水晶球,其价值远胜过帕丽斯用来偷窥的水晶球。师父手里也就这么一个,当时出门的时候千叮万嘱。他的牙都好咬碎了,根本不知道回去的时候,该怎么跟师父交代。

    说真的,他都恨不得将张禹生吞活剥了。当然,张禹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,特别是这种场合,硬着头皮也不能走。

    见杜鲁夫哑口无言,台下的这些嘉宾们,各个都是人精,哪能看不出端倪。

    看来张禹说的没错,杜鲁夫现在根本无法再布置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阵法了。

    张禹之所以敢这么说,原因也很简单。杜鲁夫的阵法着实厉害,甚至能够隐藏气息,让人根本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先后多少高手跟他较量,大伙都没看出来,如果张禹不是在山顶上发现其中奥秘,怕是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若说只是杜鲁夫厉害,化腐朽为神奇,随便用普通的东西,就能布置出这样的阵法,打死张禹,张禹都不信。

    原因也简单,杜鲁夫破张禹的阵法时,用了多少时间,谁都知道。耗费了这么长时间,才把阵法破阵,靠的还是强攻,凭他的水平,真能布置出如此强悍的阵法吗?

    张禹断定,杜鲁夫靠的就是那个珠子,那珠子也绝对是一件厉害的法器。

    杜鲁夫瘪了茄子,嘉宾们也知道了真相,张禹就不继续攻击他了,随即大声说道:“今天这笔奖金,我张禹绝对不敢妄动,贫道决定,将这笔钱以天师府、白眉宫、无当道观的名义,给贫困山区的孩子们购买过冬的衣物!”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......这话一出口,在场的所有人是一起鼓掌。

    在掌声中,张禹结束了讲话,朝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,更是赞叹起来,“还是张道长厉害啊。”“那是当然,张道长不仅风水玄术厉害,而且还乐善好施,实在是我辈的楷模。”“而且还长得帅。”“我怎么没看出来。”“眼光不一样呗,你就喜欢小白脸,张禹多么高大,一身英雄气概。”......

    等张禹下台往前走,距离近的,马上过去握手打招呼,“张道长你好,我是千达集团的王念聪,对你的敬佩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好似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......不知道道长什么时候有空,来我们千达集团看看风水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好,有空一定去。”张禹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总你好,我是阅文集团的吴文辉,不知道张总有没有兴趣投资网络小说事业......”

    “吴总不好意思,我暂时没这个兴趣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来我们阅文集团看看风水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有空一定去。”张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道长你好,我是搜宝集团的马小云,今日实在是幸会。不知道道长对互联网经济有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马先生你好,我们公司的业务,暂时没有拓展到这个领域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着急,有空的话,来我们搜宝集团做客,大宝剑什么的,全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一定一定......”张禹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好似这般商界名流,那是一个接一个的找张禹握手,他们的目的都差不多,都是邀请张禹做客。

    张禹一一客气,他哪有那么多时间挨家去。

    戚家本来还有盛大的晚宴,可是现在,谁也没有心情吃饭。一个个都是落汤鸡,吃什么饭啊。

    大家伙又跟东道主意思了一下,便相继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台上的六位公证人,也都在张禹下台之后,鱼贯下去。杜鲁夫还坐在台上,看着下面的热闹,看着张禹的风光,牙都快咬碎了。

    戚桐伟肚子里的火气,丝毫不比杜鲁夫小,他看了杜鲁夫一眼,说道:“杜鲁夫先生,你请自便,我这边还要送客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走下台去。主持人也跟着下台,转眼的功夫,就把杜鲁夫一个人晾在台上。

    杜鲁夫的脸色铁青,心中不住地骂道:“张禹啊张禹......你这个混蛋......早晚有一点,我要让你付出代价......”

    骂着的功夫,杰克刘、帕丽斯、马夏尔从后面上来。

    三人走到杜鲁夫的身边,马夏尔低声说道:“学长,现在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......”杜鲁夫双拳紧握,可还能怎么办,这都已经输到家了。迟疑了一下,杜鲁夫才道:“回国!”

    “回国!”帕丽斯登时一惊。

    自己和张禹已经说好了,月圆之夜要去帮张禹做事,换回《圣课》。

    “不回国还能去哪?留在这里,还有什么意义!”杜鲁夫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学长......”帕丽斯不能现在就走,略一琢磨,有了计较,正色地说道:“这个张禹实在可恶,先是破了我的水晶球,跟着又破坏了老师的大计,我怎能让他这么好过。我打算留在这里,找机会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“你?”杜鲁夫深沉地看向帕丽斯。

    “学长!相信我,给我一次机会!”帕丽斯郑重其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见帕丽斯如此执着,杜鲁夫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杰克刘倒是疑惑地看了眼帕丽斯,今天应该已经跟张禹较量过了,想必是输了。现在怎么还要较量?

    但是这种说,他是不敢说的,毕竟他惹不起帕丽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