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68章 颁奖
    “儿啊......你这是怎么了......要不然,我带你去看看大夫吧......”

    阳春雪还是心疼儿子,上前将戚武耀搂住,在她看来,儿子之所以会突然神神叨叨的,肯定是因为看到了张禹,被张禹给气的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没病啊......确实是这么回事......怎么、怎么......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......”戚武耀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,是这么回事......那个......我看你还是多休息休息,别老瞎想了......”阳春雪慈祥的安慰。

    嘴上这么说,可她已经拿定主意,赶紧找个大夫给儿子看看,是不是得了什么心理疾病。这脑子现在都混乱了。

    再说湖畔草坪那边,众人终于参观完毕,重新返回。

    眼下天都黑了,草坪周边的路灯与彩灯亮起,将这里照耀的好似白日一般。不但气氛好,还颇有点party的意思。

    自助餐已然摆上,不管是谁输谁赢,这么多的贵宾总不能慢待。

    随着人流回来,议论的声音也高涨起来,“这可真怪了哈,白天进到别墅里的时候,进去了就不愿意离开,感觉里面特别舒服。现在风水破了,怎么就不一样了呢。”“可不是么,这装修跟白天的时候也一样,还是那个房子,感觉就是两码事,好像都不是同一个房子了。”“白天那房子,只要一进去,就不想出来。可刚刚进去,我多一分钟都不想停留,觉得特别憋闷,哪都不舒服。”“没错,没错,我也是这种感觉。”“我也是这种感觉。”......

    议论的话题都差不多,无外乎是围绕着河畔的别墅。

    风水的改变,简直是无比离奇,这对于普通人来说,根本是无法理解的。

    渐渐,所有的嘉宾,以及各门各派的人都返回草坪这边。

    这场颁奖仪式,原本是戚桐伟给杜鲁夫准备的,现在可好,张禹赢了,只能用在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主持人邀请张禹上台,然后当众宣布,“这次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获胜者是无当道观的张道长!”

    伴随着声音落定,台下掌声响起,更是有礼花、烟火点燃夜空。

    “砰!”“砰!”“砰!”......

    场面看起来十分的宏大,但相较于戚桐伟事先准备的,已经从简。

    等到烟火散尽,主持人宣布,由戚桐伟先生给张道长颁奖。

    奖金一个亿,戚桐伟心不甘情不愿,让人捧着偌大的支票模型来到台上,自己还要和张禹在支票前合影。

    自己的宝贝儿子,以前可没少让张禹坑钱,这一回,坑的最惨,是在自己的家里,把钱双手奉上。一个亿对于戚家来说,也不是什么大的数字,只是这口气,让人根本咽不下。

    合影完毕,主持人先请东道主戚桐伟讲几位,戚桐伟先前都准备好闭幕词了,因为心里火气大,只是随便说了几句,便提出由张禹来讲话。

    麦克风随即递到张禹的手上,张禹一脸的从容,满是微笑,没有半点得意、傲慢之色。

    他朗声说道:“这次的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,说是我张禹获胜,其实在贫道看来,乃是我东方玄学的胜利。贫道不敢妄自尊大,因为这次的胜利,实属侥幸。若非看出杜鲁夫先生的鬼把戏,只怕我也要输在这里,而之前那些落败的各派前辈,实在也不在贫道之下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的话说到这里,台下立刻响起雷鸣般的掌声,这次的掌声,要比先前响亮多了。

    之前鼓掌的,多是一些嘉宾,各大道派没怎么鼓掌。可是因为张禹谦逊的一番话,各门各派也忍不住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“啪啪啪啪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等到掌声停歇,张禹刚要开口继续说,不想台下突然有人来了一嗓子,“张道长,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!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看了过去,说话之人,是一个身穿笔挺西服的中年人。只是中年人的这一身衣服,早已经湿透了。

    “请讲。”张禹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是做买卖的,同样在家里也摆一些风水,对于风水也有些涉猎。先前张道长说过,河畔这里本身就是一个大型的风水阵法,一切都是在这个阵法之中,特别是杜鲁夫先生布置的四个别墅,其中阵法完全是依托湖中的风水。既然是这样,那这种星相风水,其实也很厉害,特别是用在大型的项目中,比如说一些湖景房、河景房......这要比单独给每栋房子摆设风水,更加便利......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这位仁兄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,他的项目,总是打着风水的旗号,也会找一些大师也给看风水,以至于在其中学了一招半式。

    现在他突然发现,这好像也是个商机,像杜鲁夫这种风水局,明显要比自己请来的大师厉害。日后在开发的楼盘中,若是能够请到杜鲁夫来给他摆阵,效果应该更好。

    虽说杜鲁夫输给了张禹,但实力已经足够,这种事情,不一定说非得找最厉害的,实用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他的话马上提醒了不少人,这些人都忍不住说道:“确实是这样。”“如果说,在楼盘中布置这样的大风水局,似乎效果更好。”“我也这么觉得。”......

    杜鲁夫就坐在台上,听到众人这般说话,脸上不禁露出得意的笑容。即便这一阵最后输给张禹,没有大获全胜,可自己也赢下不少高手,获得了不少口碑。

    这对于日后西方星相风水进入东方国家,也是有相当帮助的。

    张禹在瞥眼间看到了杜鲁夫脸上的得意,他微微一笑,朗声说道:“诸位,我知道你们的意思,这种大型风水局,东方星相风水中一样也有。至于说杜鲁夫布置的这一种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张禹故意看向杜鲁夫,笑着说道:“不知道杜鲁夫先生用的那阵眼,也就是那颗能够发亮的圆珠,价值多少......如果不出我所料,那东西只怕是价值连城,远要超过一个楼盘的价值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?”“不至于吧。”“这么贵!”“这、这......”......众人一听说,这珠子这么值钱,全都怔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