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66章 狂放
    洪元珀眼瞧着本门不少人冲上去给张禹歌功颂德,不仅仅是觉得丢人,更是恨得牙齿都好咬碎了。

    可他自己心中明白,现在是树倒猢狲散,自己这个“住持”,已然被人取代。

    自己带来的人,大多数都是最近一直巴结他的,这些人在洪元珀风光的时候能巴结他,自然也会去巴结别人,没趁机踩洪元珀一脚,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这边的弟子们,一个个是直皱眉,张银玲撅着小嘴,气鼓鼓地说道: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呀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看张真人赢了,他们靠山倒台上,现在赶紧讨好。”彭晓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真无耻!”屠牙子也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不过这帮人说的台词,我怎么觉得有点耳熟。”张银玲说道。

    “电视里的反派都这么说。”张清风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张禹不会成了反派吧。”张银玲说完,吐了吐舌头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可是正派。”李明月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张银玲撅起小嘴,接着摇晃着脑袋说道:“只是那些人也太土了,出来拍马屁,竟然还用这种陈腔滥词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死读书的,也没专业培训过拍马屁,靠的不是电视里看到的么......”彭晓也是摇晃着脑袋。

    张禹听着吕祖阁弟子们的逢迎之词,脑袋都大,赶紧阻止,半天这种声音才停歇。

    大厅内终于安静,张禹说道:“这栋别墅,已经参观过了。咱们现在不妨去另外三个看看,确定一下,那三栋别墅中的风水,是否也破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禹故意看向查理神父,说道:“神父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查理神父的脸都青了,他硬着头皮说道:“随便!”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就出去吧。”张禹说着,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输了!”杜鲁夫倒也光棍,此时此刻,何必再继续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这个别墅内阵法破掉,已经宣布整个阵法都破了。

    先前他在张禹叫破机关之后,也是心存侥幸,希望张禹没有真正破掉阵法。可是眼下一瞧,阵法确实破了,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。

    张禹摊手一笑,说道:“既然杜鲁夫先生承认输了,我想这就可以正式公布结果了吧。对了,先前听戚先生说,谁能成为今天最后的胜者,还是有奖金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禹故意看向戚桐伟。

    他不说这话还好,听了他的话,戚桐伟的脸都气绿了。

    奈何这件事,是先前说好的,如此兴师动众,总不能说,张禹赢了之后,就一切从简,这么算了。

    颁奖仪式,也得进行,否则的话,自己勾结洋鬼子的嫌疑是洗脱不掉了。

    戚桐伟点了点头,也是硬着头皮说道:“没错!这就回去登台颁奖!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杜鲁夫先生,咱们请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杜鲁夫虽然点头答应,却是暗自咬牙,牙都好咬碎了。

    眼瞧着就大获全胜,结果可好,竟然在最后时刻翻船。

    最为倒霉的是,这次把船搞翻的人,又是这个叫张禹的。

    各派的人陆续往外面走,他们出了别墅,外面还有不少嘉宾呢。

    直接就去颁奖,嘉宾们可不干。

    先前为了等破阵,淋了一身雨,都浇成落汤鸡了。说一句阵法破了,连看都不让他们看,谁能答应。

    戚家也没有办法,毕竟到场的来宾中,除了天桥八仙和一些打酱油起哄的之外,都是有钱人。所以,浪费时间也不能说什么,只好等一众嘉宾们参观之后再回去进行颁奖仪式。

    而且,众人要参观的,还不止这一个别墅,其他的三个也要参观,瞧瞧具体情况。戚家无法阻拦,也只好由着,各派的人,闲着也是闲着,就跟着进行参观。

    也就在大伙参观的时候,阳春雪来到了山顶别墅的二号别墅前。

    别墅一切如常,看不出有什么不妥,阳春雪心中纳闷,别人都在星相风水交流会上忙活,儿子跑到这里来干什么?而且,连电话都打不通。

    怀揣着好奇的心情,阳春雪走进院子,来到别墅门前。

    别墅的门没关,她刚要跨步进去,随即便听到里面响起儿子那熟悉的声音,“哈哈哈哈......小云,知道我的厉害了吧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阳春雪不由得一愣,她能听出儿子的声音中充满了得意和狂放。

    更为重要的是,儿子的嘴里喊着“小云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阳春雪没有马上进去,仍是在外面听着。

    很快,她又听到戚武耀的声音响起,“感觉怎么样......呵呵呵呵......没想到,你竟然这么sao......今天我就让你爽到底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个意思......”阳春雪挠了挠头,她可是过来人,不难从声音中听出,这显然是儿子在做那种勾当。

    小云?哪个小云?难道说潘云?

    阳春雪暗自嘀咕,多少有点不敢相信,可听着儿子得意忘形的声音,似乎又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她心中充满好奇,跟着又有点纳闷,儿子在里面干这种事情,怎么连门都不锁。

    阳春雪决定进去看看,看儿子到底是跟谁那个。

    她蹑手蹑脚地跨门而入,穿过玄关之后,便来到客厅。

    声音正是从客厅里发出来的,可定睛一瞧,差点没把阳春雪给气死。

    原来,事情跟自己想象的一点也不一样。

    儿子是啥也没穿,是在做那种勾当不假,可是在儿子的面前,则是抱着一个抱枕。

    很明显,戚武耀对这个抱枕,似乎还蛮有精神头的,不停地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阳春雪气的是直打哆嗦,忍不住怒声叫道:“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然而,戚武耀仿佛没有听到她的声音,仍然在继续,嘴里更是发出那种得意的声音。

    阳春雪见儿子不搭理自己,旁若无睹的样子,她狠狠地一跺脚,冲到戚武耀的身边,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戚武耀丝毫没有准备,被一巴掌扇了个趔趄,跟着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小王八蛋!你干什么呢?”阳春雪怒声骂道。

    坐在地上的戚武耀愣了一下,跟着摸了摸脸,旋即才叫了起来,“妈......”

    “妈把子的,你还认得老娘呢!你在这干什么呢?”阳春雪又是怒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潘云......”戚武耀揉着脸,东张西望起来,旋即发现,这里除了自己和老妈之外,就没有其他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