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62章 惊雷破阵
    湖畔那里,张禹眼睁睁地看着光球下落,自己已经真气催动引雷符去破光球了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有,这法术也不是百分百命中,加上光球又小,难度可见一般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也都在瞧着这一幕,谁也顾不得瓢泼大雨,眼睛是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吕真人、大和尚站在一起,看到这里,大和尚摇了摇头,淡淡地说道:“真是可惜,这应该就是阵眼,看张禹的样子,恐怕是无力给破掉。”

    大和尚的实力,一直看起来一般,但是眼光似乎不错,竟然看出了其中端倪。

    吕真人也是摇头,惋惜地说道:“就差一步,看来还是输了。”

    能看出门道的人,这里肯定不是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几个尼姑站在后面,小尼姑空弈说道:“师姐,看来真是可惜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讲?”空禅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姐你是在故意考我吧,这光球是阵眼的所在,只要给破掉,阵法也就破了。”空弈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空禅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是真没看出来,空弈的话,却是一言点醒她。不过,师妹的说法,确实中听,没有半点炫耀,反而还给足了她面子,这让空禅十分高兴,心中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空禅在心中暗说,怪不得师父这么喜欢这个小师妹,不仅仅是聪明、天赋高,而且还特别的会做人。

    “义父,这光球是做什么的?怎么从水里飞出来了!”小芸他们也看到光球从水里射出来,她没有什么见识,指着光球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阵眼。”轮椅人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阵眼,那赶紧破了它,不就破阵了么......”小芸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没看出来么,张禹已经是强弩之末。他的实力不弱,只是可惜,对手的这个阵法太强。”轮椅人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眼睛瞥向张禹,心中暗道:“你的实力已然不弱,若是你真能还有实力破掉那光球,我怕是绝非你的对手。可是现在看来,鹿死谁手,还未可知。咱们走着瞧,我一定你死!”

    小芸也看向张禹,眼下是关键时刻,听了轮椅人的说法,她也不禁有些紧张,心中多少还有点期待,希望张禹能够把阵给破了。

    毕竟,对手是洋鬼子,即便痛恨张禹伤了义父,但张禹输给义父没有问题,却不能输给洋鬼子啊。要不然的话,岂不是显得义父也不是洋鬼子的对手。

    从空中落下的光球距离水面是越来越近,张禹只能眼瞧着光球落入水中。

    他心中无奈,刚要将金钱剑给收回来,可就在这一刻,空中却是“轰隆隆”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啪嚓!”

    一道惊雷,凭空落下,竟然正正好好地砸在那光球之上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顷刻之间,湖面上的漩涡消失不见,不但如此,落入水中的雨点,掀起了无尽的涟漪。水波流淌,情景自然。

    周边再也没有了阵法的气息,不但如此,雨水转眼停歇。

    红艳艳的夕阳,进而照射到湖面之上,映照出那天水一色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“破了!破了!”

    张禹登时反应过来,他惊喜无比,万没想到,会有一道惊雷凭空射出,击碎了光球,把阵法给破了。

    他激动地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,随手收了金钱剑,转身扫了一眼。

    因为他心中清楚,这是有人在暗中帮忙,不仅仅是这道惊雷,还有先前的大雨,也是有高手在背后操纵。

    这个人会是谁,先前张禹没功夫去想,但只要简单的分析一下,就能猜出来是谁。

    有这本事的,能在短短时间内,先是求雨,后是用引雷符击碎光球,实力估计最起码也得是自己的水平。要不然的话,根本不可能这么快下如此大的雨。

    在场的吕真人,应该有这个实力,但不可能帮助他。另外重阳宫来的郝道长,估计也差不多,可二人根本不认识,人家凭什么帮他。所以,这人会是谁,脱口就能说出名字,肯定是天师府的张真人无疑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感激,现在却不能说破,他直接看向三个公证人,大声叫道:“我已经将杜鲁夫的风水阵法破掉,请宣布结果吧!”

    拉拉那大牧师怔了一下,随即说道:“在这就算破了?杜鲁夫的阵法是在别墅里呢!”

    张禹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我知道是在别墅里,不过别墅中的阵法已经没了,不信的话,大可以验证。但是这场较量是以时间分胜负,我希望现在立刻宣布结果,否则的话,如果杜鲁夫先生也是这一刻破阵,算谁先谁后啊!倘若别墅还有阵法,算我失败即可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中,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“对呀!算谁先谁后!”“赶紧宣布!”“没错!如果验证有误,大可以宣布这边输!”“你们不会是想耍赖吧!”“张道长,你放心好了,我们这边已经给你计时了!”“他们别想耍赖!”......

    一时间,马上就有人嚷嚷起来,起哄的人中,不乏张禹门下的弟子。

    见众人这般说,拉拉那看向吕真人和大和尚。吕真人和大和尚只是微微点头,谁也不出声,反正就是看拉拉那自己的。

    拉拉那也明白,现在就算是拖延也没有用,哪怕是此刻杜鲁夫那边宣布破了张禹的阵法,张禹也是杜鲁夫之前宣布破阵的。毕竟这么多人看着呢。拉拉那看向那个侍应,说道:“宣布已经破阵。”

    侍应给雨浇的好似落汤鸡,其实想要避雨,奈何这里在破阵,他也没法走,只能留着挨浇。不过当时,他的心里已经将张禹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。

    害的老子跟着挨淋,人家都是在别墅里破阵,你跑湖边破个毛线。

    现在拉拉那让他宣布破阵完毕,侍应心中暗说,怎么就破了?

    可他就是干活的,只能拿出对讲机。

    山脚别墅。

    杜鲁夫手里捧着《圣课》不住地念叨。

    袁真人看着他,心中暗自摇头,张禹这次是输了。

    但是她已经拿定主意,决不认输,横竖也在这边再摆一个阵法,跟杜鲁夫一较高低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道教大会的时候,杜鲁夫用隔空取物,让她吃了个亏。这笔帐,总要找机会讨回来。

    先前没有看出端倪,不想自取其辱,现在知道怎么回事,也平添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功夫,楼上突然响起这样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如此声音,先前已经响了十二次,倒也见怪不怪。袁真人完全能够感觉到,别墅内已经再也没有阵法的气息。

    杜鲁夫在地上站了起来,直接得意地说道:“可以宣布破阵成功了!”

    查理神父点了点头,看了看袁真人,袁真人只能点头,查理神父旋即对门内的侍应说道:“宣布破阵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侍应马上掏出对讲机,可不等他开口说话呢,却听对讲机里自动响起声音,“张禹先生已经破阵,请杜鲁夫先生那边暂停,前往湖畔别墅进行确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