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60章 大阵玄机
    “哗啦啦......”“哗啦啦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大雨倾盆,彩台那边的人,也都慌忙找地方避雨。

    戚家的草坪上,有不少遮阳篷,不仅美观,现在也派上了用场。众人纷纷跑到遮阳篷下面避雨,大屏幕倒是防水,只是张禹那边的情况,已经是看不清楚了,能看到的唯有挂在摄像机屏幕上的雨珠。

    “义父,咱们去避避雨吧。”小芸和轮椅人、青年人仍然站在后面,见到下起大雨,小芸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”轮椅人立刻摇头,“不去避雨,去湖边!”

    他先前一直留在这里没动,只是看着大屏幕上的一切。

    不过眼下,他显然按耐不住性子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雨,义父您没事吧。”小芸明显是担心轮椅人淋雨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快去......”轮椅人催促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芸赶紧答应,她和青年人一起推着轮椅朝湖边赶去。

    这里距离湖边倒是不远,只是因为突然下大雨,导致在草坪上轮椅行走不便。加上又遇到不少跑回来避雨的人,耽误了时间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突然下雨了。”小芸头发和衣服,已然被雨水浇透,脸上自然也满是雨水。她实在想不通,这大晴天的,刚刚还夕阳西下,这雨怎么说来就来。

    轮椅人淡定地说道:“这雨自然不是自己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自己来的......那怎么来的?”小芸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有人求雨。”轮椅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求雨......谁有这么大的本事,闲的没事干啊......”小芸撅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是没事干,而且跟破阵有关。”轮椅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破阵......难道是那个张禹求的雨,没看出来啊......”小芸扁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他,如果是他的话,哪怕是在屏幕上,我一眼也能看出来。”轮椅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会是谁?谁会这么闲的没事干。”小芸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次较量,也不是简单的风水交流,而是一场事关东方星相风水名声的比拼。如果张禹他们这些人输了,以后东方星相风水在国内的名声,不仅会荡然无存,甚至还有可能被洋鬼子的西方星相风水所取代。这是各家道派所万万不能接受的。张禹现在已经算上最后一个出手的了,如果他没有什么发现,那也只能是认头输掉。可是你们没有发现么,交流已经开始很久,杜鲁夫到现在还没有破掉张禹的阵****椅人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......”这次说话的是青年人,“那个洋鬼子一般破阵的时间,就是一分钟,一分钟之内,肯定就能搞定。可在屏幕上看他破阵,几次三番也没有找到阵眼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了......”轮椅人也不顾落到头上脸上的雨水,只管平和地说道:“先前大家伙都被那个洋鬼子给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被他给骗了?这话怎么说?”小芸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洋鬼子的实力确实不弱,可若想在谈笑间破掉这么多东方星相风水大师布下的阵法,那是不可能的。他之所以能够接连轻易取胜,其中必有缘由,这个缘由,如果我猜的不错......”轮椅人侃侃而谈,说到这里,他的神色突然一凛,仰头四下张望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小芸和青年人都颇为纳闷,跟着轮椅人一起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但他二人,显然是看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错!一点也没错......”轮椅人的脸上露出笑容,不过这笑容中,却透着一股狠劲。

    “义父,什么没错?”小芸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预想的一样......张禹......张禹......你一定也是在山上发现的破绽吧......”轮椅人说到这里,难免要想到在山上看到的一幕,以及听到的声音。他恨得牙齿都好咬碎了,半天才平复心神,断断续续地说道:“湖畔这里,本身就是一个阵法,而这阵法隐藏的很好,不是为了伤人,也不是为了迷惑人,所以很难让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阵法......不伤人,也不是迷惑人......师父,那这个阵法是做什么用的?”青年人不禁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洋鬼子不是在那四栋别墅中布了风水局么,那四个风水局是一而四四而一的存在,他们的阵眼,是连在一起的,就是那个人工湖,跟湖上的阵法相依存。因为阵眼是在湖里,所以没有人能够破掉他的阵法......而这个阵法,却又在无形中覆盖了这里的所有房子......还记得洋鬼子手里拿着的那个罗盘么,这个东西,想来也是依托这个阵法才有威力。在这里,他的罗盘可以找到任何人阵法中的阵眼,可一旦离开这个,这罗盘就不是那么好用了,以至于洋鬼子在山脚别墅那里,这么久都没有找到张禹的阵眼......”轮椅人侃侃而谈,指点江山。

    他说的一点也没错,之所以敢说的这么肯定,乃是因为他刚刚突然感觉到,有阵法的气息在周边弥漫,覆盖着整片的湖畔别墅区。

    这股气息,先前是没有人,全是因为布阵者隐藏的特别好,加上没有催动,所以根本没有人会发现。

    现在之所以会气息流动,摆明是阵法的威力已经被人给激发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,极有可能就是张禹。

    小芸和青年人推着轮椅,一直赶到湖边。

    湖边也是雨水大作,严重影响视线,让人不能看到太远的景物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他们也可以看出,水面上星光璀璨,而在一个位置上,水面呈圆形旋转,甚至形成了一个旋窝。

    在最靠近湖边的位置,站着的人正是张禹,他的一只手指着湖水中旋窝的位置,身子都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若不是大雨倾盆,一定会有人发现,张禹到底流了多少汗。

    之前和帕丽斯的较量,虽说是有惊无险,但对于张禹来说,多少也是有些影响的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已然是全力以赴,拿出自己所有的真气,催动那乾坤十八变,在跟湖上的阵法决战。

    阵法的威力,着实强悍,张禹已经将乾坤十八变发挥到极致,却已然无法破阵。

    其实莫说是破阵了,就连找到阵眼都困难。

    “啊!”就在这一刻,张禹猛地大喝一声,几乎催动丹田内所有的真气,涌到了金钱剑上。

    真气涌出,张禹的身子不由得一晃,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。

    也就在一刻,一个光球凭空从旋涡中飞了出来,射向高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