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58章 发现
    山脚别墅内,杜鲁夫托着星盘在里面转悠,袁真人、查理神父和查理苏进行监督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以杜鲁夫的实力,应该很快就能破掉张禹的阵法。毕竟杜鲁夫在破张真人、郝道长阵法的时候,也没用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一分钟很快过去,跟着又过了两分钟,三分钟都过去了,杜鲁夫竟然还没有找到阵眼。

    袁真人仔细瞧着,一方面是看杜鲁夫如何破阵,一方面也在看张禹这个阵法的奥秘。

    别看袁真人没看出阵眼在什么地方,但她已然发现这个阵法的端倪,是爱情运和镇宅。不过,这其中是以爱情运为主,镇宅为辅。

    若说这个阵法是否玄妙,确实有够玄妙的,袁真人自认为,让自己来破的话,也需要一番功夫。只是这个阵法真的不见得比郝道长、张真人的高明,杜鲁夫怎么现在还没找到阵眼呢。

    杜鲁夫似乎有点不耐烦呢,从他的脸上看出急躁之色。又过了三分钟,只见杜鲁夫突然在别墅的二楼楼梯口这里坐下,放下星盘,掏出《圣课》,嘴里不住地念叨起来。

    念了一会,就听大客厅那里突然发出“噗”地一声。

    听到响动,杜鲁夫心头大喜,连忙起身朝楼下跑去,三个公证人快步跟上,来到大客厅之中,只见大客厅的吊灯上面,正有符灰慢慢的飘下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杜鲁夫心头一喜,但随即一愣,“嗯?”

    原来,房子内的风水气运并没有消失,对于这个,在场的高手也是能够察觉到的。

    袁真人看了看落下来的符灰,又看了看杜鲁夫,不由得轻轻皱眉,她心中暗说,这杜鲁夫的实力,怎么突然大打折扣,按理说,以他破张道兄阵法时的修为,不应该这个水平啊。

    要知道,袁真人也是这方面的高手,杜鲁夫是如何破阵的,她不可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杜鲁夫明显是在强行功阵,可张禹这个风水阵,那是相当繁琐复杂的,想要将阵法完全强破掉,需要相当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其实,张真人的那个阵法,如果杜鲁夫想到强破的话,当时墙上挂着的那些法器,八卦镜、葫芦、剑什么的,都不是吃素的。全都会向杜鲁夫发起反击,杜鲁夫是直接找到阵眼,所以才轻松破阵。

    按理说,张禹的阵法,杜鲁夫也应该能够轻松找到阵眼。可他就是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见阵法没破,杜鲁夫又盘膝坐定,捧着《圣课》,继续念叨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“噗”地一声,卫生间内响起了声音。杜鲁夫他们赶了过去,只见卫生间的墙上,有符灰落下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阵法仍然没有破掉,其中仍然有阵法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一回,袁真人的脸上又一次露出疑惑之色,心中暗自讨道:“这里面果然有文章......可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呢......”

    通过这次杜鲁夫破阵的速度,跟先前中多次的对比,杜鲁夫的破阵实力,简直是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如此操作,难免叫袁真人费解、起疑。

    琢磨片刻,袁真人突然想到张禹在台上强烈要求,一定要在靠山的别墅摆风水局的场景。为了能在这边摆阵,张禹也是用了不少手段,甚至还用了激将法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其中真有玄机。

    “靠山......靠水......水边的那些房子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......不可能啊,都检查过了......但若说没有问题,怎么可能呢......杜鲁夫破这个阵法,都这么费劲......张道兄的阵法,甚至还可以在杜鲁夫强行破阵的时候,加以反击,他却一下子就找到阵眼了......”

    袁真人在心中嘀咕,杜鲁夫发现阵法没破,随后马上出了卫生间,又盘膝坐到地上,继续捧着《圣课》念叨。

    见他又是这般,袁真人可以确定,这破阵的时间肯定比较长。袁真人在心中说道:“张禹,你确实有办法,似乎真叫你看出了端倪。你能不能破了他的阵,要是不能的话,我可就要出手了......”

    这一刻,袁真人不禁平添了几分信心。

    自己刚刚还没认输呢,大可以出手再跟杜鲁夫一战。她心中明白,只要自己不在湖边的房子摆阵,就不会步张真人、郝道长的后尘。自己同样可以布置出来跟张禹的阵法相当的阵法,甚至可以更加狠辣一些。

    “这洋鬼子,不过是靠着湖畔那些房子中暗藏的玄虚作怪,只要不在那里布阵,凭你的实力,怎么一个人挑了我东方这么多玄门高手!可惜发现的晚了,要不然的话,就算你浑身是铁又能碾几颗钉,累也累死你了!”袁真人在心中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湖畔这边,大部分的人已经离开,去彩台那里看大屏幕。不过,有的人懒得动,索性就留在这里,全当是欣赏湖畔的景色了。

    张禹用心眼仍然没有发现丝毫问题,无奈之下,也顾不得边上有人,直接咬破手指,在眼前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一切如常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如果说,这里布置有什么阵法,张禹肯定能够感觉出来,可他丝毫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他又转过身,朝别墅那边看去,同样也没有什么问题。四栋别墅,就好像是四个单独的阵法存在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心中错愕,不由得暗自摇头说道:“难道说计算错误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......”张禹的眼睛跟着又是一亮,“杜鲁夫现在还没破了我的阵,从开始到现在,过去了起码能有十分钟,以他在这边破阵的速度,一分钟就能解决问题,破我在山脚的阵法,怎么可能用这么久?可是......问题的关键到底在什么地方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有些着急,却怎么也想不出其中的端倪。

    此刻,不少人还在小声议论,“这都十多分钟过去了,他在这干什么呢?”“你看他刚刚好像咬了下手指头。”“咬了么,没看到啊。”“喂,你说多长时间了,十分钟......那边怎么十分钟过去,还没破阵......”“对呀,不像是那个洋鬼子的作风。”“难道洋鬼子真的只会靠水的风水,不会靠山的?”“刚刚不是有人说,其实都一样么。”“这一样的话......为什么现在都没破......”“这我哪知道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伴随着众人的议论,也不只是谁来了一句,“老陈,今天这里怎么有点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老高,什么意思?不对,哪里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过这里三次,你也来过两次吧,这人工湖在夕阳西下的时候,风景最美。特别是湖山的夕照日倒影,简直美极了。可是今天,太阳都落下去听多了,怎么一直没看到夕阳映照在水面上的美景呢。”这人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算大,但张禹正在平心静气的观察,众人的声音,几乎都传入了他的耳朵里。听到这人的声音,张禹的身子登时,旋即就转身朝湖面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