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54章 哗众取宠
    杜鲁夫答应下来,张禹就前往半山别墅那里,因为这几乎算是最后一个阵法了,所以大家伙都跑到那里凑热闹。

    张禹随便在山脚处选了一栋别墅,并没有上去。对于他来说,其实在哪里摆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布阵的时候,自然不许旁人进去,顶多是有一个掐表的人在门口等着,张禹什么时候开口出来,什么时候算摆好结束。

    现在掐表,其实已经没有什么意义,也就是走个形势,毕竟除了张禹之外,也剩下一个差点就投降的袁真人。

    进到别墅内,这栋别墅是按照东方的仿古格调装修的,家具什么的,全都是红木的,档次相当的高。

    转了一圈,张禹在心中就有了阵法的雏形。这种时候,自然是要拿出最强的阵法来摆阵。所谓最强,将本命元气加持其中,肯定是最强的。

    可张禹不敢冒这个险,若是受了重伤,天晓得那个帕丽斯会不会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除了这个,自己最强的阵法,自然当属大四象阵中的乾坤十八变了。

    张禹先将别墅内一些家进行挪动,配合摆阵,跟着又向外面的侍应索要了108朵蝴蝶兰。

    事先有过说明,布阵者不管需要什么东西,戚家都要予以满足,若是说什么金山银山等大件,那是开玩笑,要点花的话,若是都满不足不了,也就别当这个东道主了。

    戚家的人赶紧照办,去给张禹购买蝴蝶兰,速度也是够快的,没用多久,话就到位。

    张禹按照当初布阵的手段,在青龙位摆了25朵,白虎位是22朵,朱雀位是23多,玄武位是20多,余下的十八朵就是乾坤十八变。

    以前的他只能做到乾坤九变,十八变的时候,蝴蝶兰悬浮起来之后,总共出现了十八种排列顺序。

    花瓶一种准备了十三个,等张禹布局完毕,这些花又按照顺序,分别是青龙9枝9枝7枝,白虎9枝6枝7枝,朱雀9枝7枝7枝,玄武9枝4枝7枝,以及那18枝,自动地进到花瓶里。

    这一幕若是被人给看到,估计都得懵逼。

    张禹随后将花瓶在楼上、楼下摆好,阵法也就算是成了。可张禹知道杜鲁夫的厉害,如果就这么结束,杜鲁夫很有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破阵,为了增加难度,张禹干脆又加进入四张镇宅符,充作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反四象阵眼。

    这一来,便是阵中有阵,既是旺爱情的风水局,又能镇宅,令人回家之后感觉到安宁踏实。

    布置好之后,张禹满意地点了点头,这可以算是自己风水局中的最强作品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,杜鲁夫还能在一分钟之内,将这阵法给破了,张禹也服了。

    他在别墅内布阵,别墅外面则是乱糟糟的,众人都在议论,总而言之,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在不懂行的人看来,张禹应该是擅长布置靠山的风水局,而且认为对手杜鲁夫是擅长布置靠水的风水局,是以才提出来要在这里布阵。

    懂行的人,则是众说纷纭,看好张禹能赢的人,并不多。毕竟那么多高手都输了,吕真人都自知不敌投降了,张禹难道真就那么厉害。

    “我看这张禹就是哗众取宠,还靠山别墅,靠水别墅的,不就是糊弄外行么。我看他肯定是输,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!”说这话的人,正是洪元珀。

    有几个衣冠楚楚的老板,距离他那里不远,闻听他这么说,不禁好奇地问道:“这位道长,你的话为何这么说,靠山的风水和靠水的风水,应该不一样吧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一样的,顶多是气场有些差异,风水之道,虽然是要借势,可这得看手段,跟到底在什么地方,那是不发生关系的。”洪元珀振振有词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就算再不济,那也是吕祖阁周真人的师弟,理论知识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那......为什么张道长一定要选择在这里布置风水局......”又有一个老板问道。

    “哗众取宠,我都说了......他肯定是输的,就是瞎嚷嚷罢了......”洪元珀又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门下的弟子,还有熊剑、青梅子见他又大声嚷嚷,长洋鬼子志气灭自己威风,都不禁有气。

    青梅子刚要说两句,熊剑忙拉住他,说道:“师兄,咱们现在别跟他一般见识,等下张真人赢了,自然有他好瞧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青梅子点了点头,对于洪元珀的所作所为,他十分的气恼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大家都是道门一脉,对手又不是正一教,而是洋鬼子,这种说法,简直是给道派抹黑。

    他们议论,六个评委也在议论。

    拉拉那和假洋鬼子、查理神父说的是外语,没人听得懂。

    吕真人则是冲袁真人说道:“道友,你觉得张禹能赢吗?”

    “五五开吧。”袁真人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她又补充了一句,“吕道友,你是希望张禹赢呢,还是希望张禹输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吕真人心中矛盾,但这个时候,也得顾忌脸面,他笑着说道:“大家都是道门中人,又都是国人,我哪能希望洋鬼子赢。”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旁边的大和尚听了这话,不由得轻笑一声,平淡地说道:“有些人可真是口是心非,但不管怎么说,那个姓张的小道士也输定了。五五开,开什么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,不见得吧。”袁真人看向悟能大师。

    “不见得......”悟能不屑地摇了摇头,却是不跟袁真人逞口舌之争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悟空四个联手都败了,更别说是张禹了。

    正这功夫,有人大声喊道:“门开了!门开了......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大家伙一起朝别墅大门看去,只见张禹悠悠然地从别墅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摆好了,诸位请参观吧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按照规则,阵法摆好之后,是需要先行参观的。

    六个公证人和杜鲁夫、杰克刘、帕丽斯先行进去转了一圈。

    看到张禹的阵法,袁真人点了点头,在他看来,张禹的阵法已经妙到极处,自己根本看不出阵眼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不过,一旁的吕真人却道:“张禹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为何这般说?”袁真人看向吕真人。

    “重阳宫的郝道兄,天师府的张道兄,他二人的阵法如何?想来不在张禹的阵法之下吧,不是同样被破了。我承认,张禹的实力,不在你我之下,但以这个阵法,必然是输的。”吕真人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袁真人心中也有数,她本来以为能够布置出来更加厉害的阵法,现在看来,充其量跟郝道长、张真人差不多。除非张禹,也是用本命加持,跟杜鲁夫一绝死战。就算这样,怕也是输的面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