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51章 随便挑选
    张禹突然站出来,台上的袁真人本来都想着投降了,听到他的声音,袁真人心头一喜。

    毕竟投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儿,不要万不得已,实在是说不出口的。当然,明知不敌,再站出来自取其辱,更是丢人。

    眼下有张禹站出来,袁真人知道,张禹虽然年轻,但也不是那种没有脑子,年轻气盛的人。张禹一般做事情,都是很有把握的,或许这一次,也能给人一些惊喜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既然张禹站出来了,自己就不用着急投降了。如果张禹也输了,再看情况而定,或许能够从中吸取点心得也有说不定。实在不行,自己再投降。如果张禹赢了,那就最好不过,大家都是正一教的,而且此战关系重大,哪怕是让和尚赢了,也不让洋鬼子赢了强。

    她看向台下,张禹挺胸抬头,朝台上走上。

    张禹的身上原本也有不少汗,不过早就被吹干了,时下清风徐徐,张禹的八卦仙衣微微作响。

    别看他年纪轻轻,却也颇有几分风骨。

    现场看热闹的,都知道张禹是干什么的,不仅是无当集团董事长,还是无当道观的方丈。

    只是张禹太年轻了,难免叫人犯嘀咕。

    “老王,看到没,张禹上了。”“上了有什么用,我看也是输。”“这倒是没错,张禹这才多大年岁,而且是一边做生意,一边修道。那么多高手都输了,他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练,这才多少年。”“你们说,这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,以前这风水,说是老祖宗传下来的,可这传下来的东西,怎么到了今天,连洋鬼子都比不上。”“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多了,火药还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呢,不也比不上外国的武器先进。”“就是,足球还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呢,高俅这么利害,到了今天,别说跟欧洲的比,连附近的邻居也踢不过啊。”......

    反正都是看热闹的,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张禹门下的弟子们,现在则是十分的激动,师父要出手了。之前那么多人败给杜鲁夫,要是师父能赢了,那无当道观的名头必然会更为响亮。

    这里面最激动的,自然当属熊剑、彭晓、青梅子、青松子、屠牙子这些人。

    这场较量,关系实在重大,事关东方星相风水的名声,不容有失。而对于他们来说,重新回到吕祖阁更是至关重要,只有张禹赢了,他们才能风风光光的回去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场较量,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,要是张禹再输了,估计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正一教各家各派,也已经顾不得张禹当初抢他们学生的事儿了。心中都为张禹捏了把汗,希望张禹能够赢下这一场。对他们来说,香火本来就一般,生意也不多,但也够维持的。输了的话,一旦西方星相术涌入国内,进军国内市场,那他们的买卖更得一落千丈,以后更不用混了。

    大道观还能凑合,小道观就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全真教那边,则是各怀心思,有希望张禹赢的,也有不希望张禹赢的。

    最不希望张禹能赢的,当然是吕祖阁的洪元珀了。

    洪元珀瞧着张禹上台,他就撇着嘴大咧咧地说道:“这可真是自不量力,连重阳宫的郝道长,天师府的张真人都输了,张禹竟然还敢上。这可真是破罐子破摔,生怕不丢人啊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不小,周边不少人都听到了,彩台这里的地方不大,大家伙的距离并不远,特别是各派的位置都靠前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的人登时就听到这家伙的声音,张禹的弟子没等出声,青梅子就不满地说道:“洪师叔,你可真是至道家的荣辱于不顾啊!张真人若是输了,对咱们吕祖阁也没什么好处吧!”

    洪元珀见他当场顶撞,随即怒声叫道:“道家的荣辱还能指望上他,我看道家的脸面都是被他丢的。这种自不量力的事儿,也只有他能干出来!另外还有你,更是自不量力,以后就缩在光明镇那穷乡僻壤吧,吕祖阁已经没有你这一号了!欺师灭祖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这话你也别说的太早,袁真人已经说过,只要张真人赢了,就承认熊师弟是吕祖阁的住持!”青梅子毫不示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怕张禹没那没事!”洪元珀随即叫道。

    两边这就吵起来了,让其他不少道派纷纷皱眉,这也太丢人了,大庭广众之下,道门之间不一致对外,竟然还自己内部闹出动静了。

    这功夫,张禹已经来到台上。帕丽斯见到张禹上台,表情不由得一紧,这副表情,也不上是尴尬,还是难为情,亦或是痛恨。反正看起来十分的复杂。

    张禹面带微笑,直接看了眼帕丽斯,帕丽斯没敢跟张禹的目光接触,赶紧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张禹倒是从容自如,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,他跟着看向杜鲁夫,又看向主持人,说道:“这次由我出场,跟杜鲁夫先生切磋交流。”

    “张道长,欢迎欢迎。上次就听杰克刘说,张道长的星相风水有过人之处,一直都想领教,今日终于有缘交流,这令我倍感荣幸。”杜鲁夫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,承蒙杜鲁夫先生夸奖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道长的风水局摆好了吗?”杜鲁夫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没摆呢,先前拉肚子,后来又被杜鲁夫先生破阵的手段所吸引,一时间都给忘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也无妨,张先生现在就去布阵吧。”杜鲁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布阵?”张禹微笑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用杜鲁夫回答,一边的杰克刘就说道:“张老弟,适才已经安排了序号,你的排号是三十,是一个洋房,都准备好了。我这就带你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湖畔的洋房吧?”张禹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杰克刘心说,你这不是废话么。

    但杰克刘还是点头,“没错,就在旁边不远。”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张禹故意拉长声音,点了点头,随即说道:“那我想问一下,这房子必须得是在你们指定的地方,难道不能随便选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杰克刘愣了一下,不明白张禹什么意思,只好看向杜鲁夫。

    杜鲁夫微微一笑,说道:“张道长是不是担心不够用。那这样吧,反正这里其他人的摆阵都已经摆完,也让我给破了,腾出来的房子很多,张道长可以随便挑选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......”张禹嘴里说着,脑袋左右转悠了一下,似是在寻找自己布阵的房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