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64章 道破
    杜鲁夫心下打鼓,但还是强作镇定,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他看向张禹说道:“我的阵法,可不是那么容易破的。而那边,张道长的阵法,已经被我破掉了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现场的人立刻都嘀咕起来,“那边也破了。”“没听说啊。”“前后脚吧。”“不过这速度也够慢的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等众人的议论声停歇,张禹也笑着说道:“杜鲁夫先生竟然用了长时间才破阵,实在让人有些失望。是不是离开了湖畔这里,就不会破阵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真是这样。”“可不是么,用了这么久。”“看来果然是不擅长靠山的别墅。”“只能在靠水的别墅摆风水破阵。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番议论,这些人的话,听到杜鲁夫的耳朵里,都让杜鲁夫感到扎心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此刻,杜鲁夫情知不能露怯,他泰然自若地说道:“实在是因为张道长的阵法有过人之处,所以我这边才慢了一些。张道长的高明,也着实叫人佩服。”

    “说到令人佩服,杜鲁夫先生才是最让人佩服的。略施手段,就把我东方玄门高手蒙蔽,险些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。高明、高明啊......”张禹脸上微笑,语气却着实不善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“不知道。”“听起来好像不怎么善呼。”“什么蒙蔽,还玩弄于鼓掌之中,这话怎么讲?”......众人又低声议论起来,谁都听得出来,张禹这语气,可不像是正常交流会上该说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张道长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怎么没听懂。”杜鲁夫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按理说,有些话我是不该说的,毕竟在场的前辈高手都已经看出来了。如果挑明,未免有失我东方玄门气度!可是,若是不说出来,又恐会有人被你们那西方旁门左术所蒙蔽,日后有更多的人上当受骗。鉴于此,我张禹还是决定将此事公布于众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张禹故意顿了顿,跟着朗声说道:“杜鲁夫先生先后在湖畔破阵,所用时间极短,基本上是一分钟就能破掉一个阵法。而且招数如出一辙,直接点出对方的阵眼所在,轻松破掉。可是,他在破我这阵法时,却用了如此长的时间,原因是何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呀,原因是什么?”“应该是不擅长靠山的房子吧。”“你懂什么,已经有人说过了,房子内风水布局,和靠山靠水不发生关系。”“那又是因为什么?”“听张道长说。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的话还没等说完,就有不少人议论起来,众人的连上,全都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很多人已经发现,这件事似乎不简单。

    张禹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,示意众人噤声,等声音停歇,他才又道:“原因很简单,那就是杜鲁夫先生的风水阵法,根本没有布置在这四栋别墅中,而是布置在整个湖畔。这令湖畔一带的风水尽在其掌握之中,不管旁人在此布置出什么样的风水局,他都能一蹴而就,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阵眼,将风水局破掉。可旁人想要破掉他的风水,那就难了,他的四个别墅风水布局,阵眼不在别墅里,而是在湖里。在强的高手,先入为主,进到别墅中后,拿什么破他的风水局,加之他破阵的速度快,更是不给人余暇思索。我东方玄门各家,就是这样输掉的,说起来,实在叫人惋惜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张禹露出一脸惋惜的表情,进而又道:“说实话,若非光明正大的较量,杜鲁夫先生想要赢下这场交流会,简直难如登天。据我所见,天师府来的张真人,重阳宫来的郝道长,白眉宫的贾真人,普陀庵的空弈师太,都是风水大家,所摆的风水局不在我张禹之下。杜鲁夫先生破我的风水局都用了这么长时间,更不消说是这些位高手了。”

    除了惋惜,张禹的语气中,还流露出谦逊之色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番话一落定,现场直接炸了锅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么回事!”“我说的么,在湖边破阵的效率这么高,一到了别的地方,马上就不灵了。”“这是作弊啊!”“这么无耻!”“洋鬼子果然有够卑鄙。”......

    到场的嘉宾,沸沸扬扬,各门各派,也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众人除了大骂洋鬼子卑鄙无耻之外,各派也有人出声谈论。

    比如说,此刻的阳春观的阵营中。郝道长是第一个败下阵的,脸色一直都不怎么好看,张禹的一番话,点到了他的名字,终于让他的脸色,恢复了一些。

    老道捋了捋胡子,点了点头,显然对张禹的说法十分满意,十分的赞同。

    陆道人见郝道长脸色好看了,连忙说道:“道兄,我就说这里面有问题,看来果真如此,要不然的话,以道兄的实力,怎么可能不是洋鬼子的对手。只是因为一时大意,着了道儿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、没错,连张禹都能破阵,道兄出手的话,肯定是更加没问题。都是那洋鬼子,太过无耻!”......又有几个老道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陆道人满意地点了点头,但还是说道:“这个张禹,虽然不如我,不过他的眼界,却是高人一等,假以时日,必成大器啊......”

    毕竟张禹称赞了他,他也的回敬一下,顺说都是一个顺水人情,起码算是帮他老人家保住了面子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这样,白眉宫、无当道观那里也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小丫头张银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跳脚说道:“张禹还算是有自知之明,知道我爹比他厉害。不过么,他能有这般修为,也算是不易的。”

    “银铃!”张真人马上瞪向女儿。

    张银玲吐了吐舌头,扁着小嘴说道:“这是张禹自己说的,也不是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张真人虽然嘴上训斥女儿,但是对于张禹的一番话,还是十分满意。他微微点头,心中暗说,胜不骄败不馁,孺子可教也。

    在普陀庵那边,尼姑们也都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这下你出名了。”“是呀、是呀......那个张禹说,你跟她势均力敌。”“本来就是势均力敌,小师叔天赋异禀,你是着了洋鬼子的道儿罢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“他看出来了,我没看出来,自然还是他强,表面上送个人情而已。”空弈小尼姑面容平和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说这话的时候,她的目光却不自觉地锁定张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