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42章 躲躲闪闪
    发现有人,张禹不敢大意,又给潘云整理了一下衣服,柔声说道:“咱们从别的方向走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已然没了主意,张禹就是她的主心骨,不管张禹怎么说,她都答应。

    轻轻点了点头,便在张禹的搀扶下,朝另一侧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这么做,也是有原因的,一来双方并没有朝面,张禹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和“温琼”这样的在一起;二来也是想试探一下,这是巧合还是有意。如果对方敢跟上来,那没有办法,只好开打。

    二人迂回下山,走的是山间小路,张禹仔细倾听,可以说,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,就绝对逃不过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不过,他再也没有听到异常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是,张禹能够肯定,刚刚那个声音,确实是人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一点没错,那确实是一个人的脚步声,只是那脚步声并不完全是脚发出来的,而是拐杖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在他们直面下山的位置,那就是那条比较宽的路旁,有一个长者拄着拐杖,停在原地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轮椅人。

    先前他一直在草坪那里,等待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较量。可发现“温琼”不见了,便好奇的前去寻找。

    他没有让人跟着自己,只是一个人离开。他行动不便,在不用轮椅的情况下,唯有依靠拐杖。轮椅上有一对伸缩性的便携式拐杖,他拄着拐杖,来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走到半山腰的时候,突然听到山顶响起“温琼”的声音,这不禁让他加快了速度,也就是因为速度加快,声音难免要大上一些,这才让张禹听的真切。

    站在这里的轮椅人,他的嘴角都在抽搐,一双眸子,呈现为血红色。

    “温琼!是温琼!是她的声音......她竟然在这里,跟男人做出这种不知羞耻的事情......混蛋......混蛋......”

    轮椅人死死地咬着牙关,牙齿都好被咬碎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是谁?他是谁......我一定要杀了他......”轮椅人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虽然跟张禹较量过,却从来没有跟张禹直接对话过,那个响起的男人声音,他无法听出,具体是谁。

    有一点他能确定,这个男人的年纪不大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他......不能吧......温琼难道会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......”

    轮椅人有心上去看看究竟,看看到底是谁,可迟疑了一下,他还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贱人......”他在心中骂了一句,转过身子,看向山下,“我就不信你们不下山,我倒要看看,你到底是跟谁!”

    轮椅人拄着拐杖,慢慢地朝山下走去。他的速度不快,毕竟是身有残疾,而且张禹之前的那一嗓子,也渐渐让他意识到,山上的那个男人也不是等闲之辈。

    如果说正面交手,自己行动不便,必然吃亏。当然,除此之外,还有另外一个缘由,让他不想上山。

    往下走了几步,轮椅人突然“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湖水是怎么回事......”他也发现了这个问题,就连反应也跟张禹差不多。

    他望着下面的湖水,仿佛若有所思,过了一会,才又继续下山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慢,一边走,一边思考。终于下了山,他又朝草坪那里走去,走了一会,突然听到后面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轮椅人转头看去,只见有两个人从后面不远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两个人,轮椅人的牙齿都好咬碎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自然不是别人,一个是张禹,一个是潘云。

    在他的眼里,这个潘云就是“温琼”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二人,二人同样也看到了他。轮椅人一看到潘云,马上别过脑袋,似乎是不敢跟“温琼”对视。

    他急忙撑着拐杖,朝旁边走去,本来想要快点,速度却怎么可能比得上用双腿走路的。

    潘云体内的火焰,也已经熄灭大半,渐渐有了气力。不仅如此,她的脸色显得是神采飞扬,要比平日里还要精神几分,气色也要好上几分。

    张禹并没见过轮椅人,见这家伙拄着拐杖瞎溜达,横看竖看,张禹也不会意识到,刚刚在半山腰的人会是这个家伙。

    毕竟拄着拐杖行动不便,想要上山,哪有那么容易。不过很快,张禹发现,这家伙好像是在躲着他和潘云。

    “这人是谁呀?没见过啊......”张禹有点纳闷,在心中嘀咕了一句。

    随即想起,先前曾经见过这个人一面,好像是坐在轮椅上,应该也是今天的到场宾客。而这个人,当时似乎也不敢去看“温琼”。

    张禹低声说道:“小云,你认识那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潘云低声回答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,那就算了......”张禹嘴上这么说,又打量了轮椅人的背影几眼。

    不大会功夫,他就和温琼重新回到草坪那里。草坪上没什么人,但不难听到,在前方湖畔那里,传来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又破了!又破了!这也太厉害了!”“差不多又是一分钟左右,速度也太快了!”“好家伙,这洋鬼子简直神了,连续赢了差不多二十局了。”“真的假的,我都看不出来。”“这还用说,要是让你看出来,你也成风水大师了。”“今天是东西方风水交流,现在看来,成了洋鬼子的个人表演了。那些和尚、老道摆出来的阵法,一下子就让人给破了,他摆的四个风水阵,一个都没破。”“没点实力,敢跑这来挑战。还没看出来么,说是交流,其实就是挑战。”“好像是这么回事......”“要是这样,咱们东方的星相风水,岂不是要输个一败涂地。”“管他那些呢,哪边厉害,以后就找哪边布置风水。这东西也不是免费的,当然是谁好用谁的。”“这倒是没错,就相当于国产车和进口车,不能说因为支持国货,就放着更好的进口车不用,非得去买国产车吧。”......

    这些人的对话,随着张禹和潘云的接近,渐渐都听在耳朵里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般议论,张禹意识到,这场的较量,并不乐观,杜鲁夫连胜多少局,而他们这边,一场都没赢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,目的杜鲁夫跟多少高手过过招。

    恰在这一刻,前面的广播声音响起,“接下来将要参观的是普陀庵空弈师太所摆的风水局,随后便是空弈师太和杜鲁夫先生的切磋!”

    对于出家人来说,不管是和尚、尼姑还是道长,称呼没有年轻、年长之分。

    和尚都是叫大师,尼姑都是叫师太,道士都是叫道长。有的时候,因为年纪太小,或许会加上一个“小”字,但大部分都是这么称呼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书友201708,书友201709,心醉夏威夷2,廿北,乌龟公子,淡淡的哭泣,freestanding,百图富,复活的梦,李江图,3d法师,一个人的失忆大大这两天的打赏,以及这两天的270多张月票。

    亲哥亲姐们,目前是双倍月票,手里有月票的,就不要观望了,把月票都砸给老铁吧!

    老铁在此跪谢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