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41章 谁?
    站在山顶的张禹,自然是看不到山下的热闹,他能看到的只是湖上的景色。不仅如此,自己也被这一切所吸引。

    湖上星光闪烁,这可是夜晚才应该有的景色。眼下阳光还算明媚,怎么会是这样?

    日光照射在湖面上,是那样的不起眼,星光流动,简直是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是这样?”张禹在心中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的潘云突然发出一声不太正常的喘息,“嗯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张禹连忙转过头去,跟着就见,潘云的右手正放在脖颈上,她的脸色越来越红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潘云正在偷眼看他,见他转过头来,赶紧将脖颈转到一边,不敢去看张禹,只是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我好热啊......”

    她此刻的身体是温琼的,红扑扑的脸蛋和脖颈,如此诱人的身姿,难免要让人心头颤动。

    好在张禹顿时反应过来,潘云现在的药性发作了。先前自己只是将潘云给扎晕过去,让她睡着,却没有给她化解药性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个药性也不是张禹说化解就能化解的。这也不是毒药,只是催发人的**,只要那样了,一切就能解决。

    可张禹也不能和潘云那个,一来这时间地点不合适,二来这身体是温琼的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琢磨,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不想,潘云的身体却在这一刻,往他的身上贴了一下,“我的身上......好奇怪啊......好像......好像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的脸颊更红,显然是有什么话,太过羞人,让她根本没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张禹哪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他心中更是着急,他只能关切地说道:“别着急,我正想办法呢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潘云嘤咛一声,身子随即不由自主地跌入张禹的怀里,“哎呀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忙揽住她的腰肢,以免让她摔倒。

    潘云现在肯定是四肢酥麻,这种情况,就跟先前的帕丽斯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果然,潘云柔弱无力的说道:“我的身上突然一点力气没有......好难过......张禹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下巴抬起,一双妙目柔情似水,可怜巴巴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温琼生的是一双凤眼,不仅漂亮,而且平日里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。但是潘云终究和母亲不同,缺少着那一股威势,加上眼下高涨的情绪,令这一双眸子显得分外多情。

    光是看这双眼睛,都让人受不了,张禹心中原本已经差不多压制的火焰,又不由得延烧起来。

    面前的这张脸若是潘云自己的,只怕张禹什么事都能看出来,可因为是温琼的,张禹只能咬牙克制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”潘云的双臂,不自觉地将张禹紧紧抱住,嘴里发出来的声音,更是叫人骨头酥麻。

    只怕这声音,潘云自己听到,都得吓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皱眉,情急之下,他突然想到自己先前帮忙帕丽斯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或许也只有这么一个法子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关头,抱住他的潘云,轻启朱唇,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我喜欢你......”

    紧接着,她的小嘴便直接堵住了张禹的嘴巴。

    这是女人情到浓时的反应,加上药物的作用,潘云显然已经很难控制自己,特别是面前的这个男人,还是她喜欢的男人。

    但她忘记了一件事,那就是这个身体不是她的,而是她老娘的。

    事态严重,张禹也顾不得那些,连忙反手抓住潘云的手腕。他平心静气,哪怕嘴巴已经被潘云的嘴巴堵住,还能用心眼去查看潘云的身体,随即一丝真气透入了潘云的身体。

    真气一到精魄,潘云的身子就是猛地一抖,下巴扬起,发出那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旋即,她的身子又是一软,身不由己的向下滑去。

    那美妙的声音,让张禹怔了一下,以至于潘云滑倒在地,张禹都没来得及将她抱住。张禹连忙蹲下身子,将人给扶住,潘云已经是气喘吁吁,张禹关切地问道:“好点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潘云的喘息都困难,嘴里更是羞答答的,身子顺势绵软地贴到张禹的怀里,一双眸子,躲躲闪闪,好像是不敢看张禹,却又是偷着在看。

    “先休息一会,等下再下山。”张禹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潘云,张禹可不能像刚刚对待帕丽斯那般。

    “刚刚......突然......我......好像不是那么的.......难受了......可是......还是热......”潘云的嘴里结结巴巴,说这话的时候,再也不敢去看张禹,而是低着头,声音也是极低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这药的厉害,明显一次解决不了问题,怎么也得再来一次。

    张禹关心地说道:“要不然,我再给你治一次......但是你这次,小点声......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潘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奈何身上实在是太热,而张禹刚刚的治疗方法,也确实让她缓和了一些,特别是那种感觉,实在是无法形容,就跟上次张禹给她洗瘴治疗时的最后一刻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潘云用更轻的声音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禹让她先准备一下,这才依样画葫芦。

    虽说潘云已经做好准备,可在真气所到之时,也是忍不住发出透骨的**。

    这一次结束,潘云明显缓和了不少,不是那么的热了。唯一的问题只是,现在身上无力。

    张禹让她再休息一会,过了几分钟,这才轻轻地潘云给扶了起来,并给潘云整理衣衫。

    眼下的潘云,其狼狈程度,也就是比先前的帕丽斯能够强点。

    “谁?”蓦地里,张禹突然听到有轻微的脚步声,他立刻扭头朝山下看去,却没有看到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潘云明显也吓了一跳,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适才自己的样子,实在是没法见人。一想到刚刚的情景,哪怕已经缓和不少的她,小心肝也是鹿撞起来,“砰砰砰”的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张禹马上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刚刚能听到一点脚步声,却没有被窥视的感觉,显然是那个人并不在左近,距离他们有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自己一时紧张,那一嗓子,吓到了对方,让对方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那人是谁,张禹实在不敢确定,但有一点,张禹能够肯定,对方应该是一个高手。要不然的话,脚步不能这么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