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36章 圣课
    张禹同样能够感觉到帕丽斯身上的火热,特别是现在的她,双颊潮红,眸子中尽是迷离,加上呼吸都有些困难,一眼就能看出,她现在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以老司机的经验来判断,只要直接把她给压倒,估计是毫无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模样,张禹其实也挺难受,简直是血脉沸腾。但张禹还是克制着自己,故意笑着说道:“你这也不成啊,看来是不行了,用不用帮忙。”

    帕丽斯自然知道这“帮忙”是什么意思,一时间让她羞臊难当,怒声叫道:“用不着,你别碰我,我自己能走。”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就你现在这个样子,自己还能走,我怎么这么不信呢。要不然试试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他故意松开扶住帕丽斯肩头上的手。帕丽斯浑身无力,这一失去支撑,哪里还站得稳,身子是直接瘫坐在地。

    人在这个时候,都有本能的反应,坐倒的同时,她的双手下意识地抱住张禹的腰。身子更是靠到张禹的大腿上,“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低头看着坐到地上的她,摇头说道:“我就说你不成吧,到沙发上坐着。”

    他弯腰将帕丽斯拉了起来,旁边就是一连串的大沙发,只需要迈两步,跟着一推,帕丽斯的身子就摔坐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在她的身边坐着,眼下的帕丽斯已然是狼狈不堪,坐在沙发上,又是不停地喘粗气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张禹说道:“喘够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帕丽斯恨恨地看了张禹一眼,没有出声。张禹只是一笑,又道:“我知道你现在火大,其实我的火气比你还大,你可别逼我发火,特别是再把火发到你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帕丽斯的身子随即一颤,无奈地委屈说道:“你问的,我都说了,是你自己听不懂咒语,总不能怪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的不仅仅是这个,还应该有一件法器吧,如果没有法器,单凭咒语,以你的修为,我确定你根本不可能做到将人的魂魄互换。那件法器在什么地方?”张禹正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法器,根本没有的事儿。”帕丽斯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......”张禹故意坏笑一声,上下打量了帕丽斯的身上几眼。

    帕丽斯吓得又打了个哆嗦,紧张地说道:“你这么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看把你紧张的,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你了。你的身上好像真藏着什么东西,我看这样,让我搜搜......”张禹说着,直接就伸出手去,抓向帕丽斯的大腿。

    帕丽斯有心想躲,可哪里躲得开,她心头更紧,呼吸更加的不协调,“呼......呼......你......你别乱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东西在什么地方,是你自己拿出来,还是我搜呀。”张禹说完,脸上露出坏笑,接着说道:“其实我更希望是由我来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别碰我,我自己来......”帕丽斯哽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么。”张禹将手收了回来。

    帕丽斯看了眼张禹,明显迟疑了一下,她慢慢张开嘴巴,难为情地说道:“你......你别看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不看你,万一你突然对我下手怎么办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就我现在的样子,还怎么对你下手......”帕丽斯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那么多条件,要不你自己拿,要不我亲自搜。”张禹这次严肃地看着帕丽斯。

    “拿就拿!”帕丽斯咬了咬牙,跟着掀开长袍的下摆,露出里面雪白的大腿。

    她将手伸了进去,很快从长袍内掏出来一个好似字典的东西。

    字典的上面,刻有看不懂的外国文字。帕丽斯拿在手里,显然有些不舍,看了看张禹,只能怯怯地说道:“就是这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拿来!”张禹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帕丽斯无奈地将字典交给张禹,眼中流露出恨恨之色,但她的眸子中,更多的则是迷离的春意,反倒令她显得格外诱人。

    张禹接过字典,好奇地问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嘴里说着,他伸手翻动,却发现这东西根本翻不开。不过在字典上,却蕴含着灵气,这种灵气和张禹用的那些法器不同,很是诡异,倒是跟他曾经接触过的西方法器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这是《圣课》,其中无比玄妙,只要达到一定的修为,发动咒语催动圣课的话,就可以使出很多种魔法。”帕丽斯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这东西可是本门的最强奥义,其中威力,甚至强过自己的本命水晶。但这种东西,往往是分谁来用,帕丽斯来用的话,就没有本命水晶厉害。

    “《圣课》?”张禹又打量了两眼,说道:“看起来蛮玄妙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......”帕丽斯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不禁有点后悔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放心好了,我还不稀罕这种东西。这样吧,这件东西,我先替你保管,你不是说了么,等到月圆之夜,才能将她们两个人的魂魄给换回来。那就这样,到了月圆之夜,你来找我,只要将她们两个给换回来,我就把这东西还给你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西方的魔法,其实和东方的法术也差不多,大体上也是用法器,也是用咒语。

    无奈西方的魔法,自然是要用外语来催动,就凭张禹那学历,本国的字都认不全呢,更别说是外国字了。

    这上面,也都是外国字,也不知九玄镜能不能起到作用。不过张禹还真想试试,看九玄镜是否有破掉外国法器的功用。

    帕丽斯也明白,自己的小命都掌握在张禹的手里,由不得自己不答应。

    她只能点头,说道:“可以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样才对。”张禹又是一笑,将帕丽斯的《圣课》放进道袍里,接着说道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帕丽斯的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记住我说的话,月圆之夜来进行交换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帕丽斯点了点头,立刻一用力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服了这个男人,哪敢继续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,只想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然而要命的是,身上火烧火燎,这站起来都是用了自己身上所有的力气。才一起身,她的身子又是一软,斜刺里摔了过去。

    摔倒的方向正是张禹坐着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扑”地一下,帕丽斯的上半身结结实实地跌入张禹的怀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