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40章 太快了
    到场的嘉宾们,只能盯着大屏幕去看,在房子外的各派高手们,因为不能进去影响破阵,只能站在外面。可这样一来,还不如去屏幕那里看呢。也就是站在前面的,勉强能够看到里面的光景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还是六位公证人最为划算,他们可以站在里面观赏破阵。

    袁真人是跟拉拉那、查理苏在别墅那里看郝道长破杜鲁夫的阵法。郝道长选择的也是增加财运的那个,房间内的景色,好似海滩一般,看起来是那样的怡人。

    在郝道长的手中,此刻托着一个罗盘,罗盘的指针不停地转动。与此同时,他的脚下不停,踏着罡步。

    一看他的架势,袁真人就知道,郝道长是在寻找阵眼。阵眼在什么地方,借助法器的话,寻找起来更为容易。

    一般的阵法,凭着修为和眼力,有的时候就能看出阵眼的所在。而那高明的阵法,光靠眼力,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这边正在寻找,也就是过了一分钟,便听旁边摆设的扩音器内响起主持人的声音,“杜鲁夫先生已经破阵成功!本轮较量结束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闻听此言,郝道长不由得大吃一惊,看得出来,他的身子明显晃了一下,显然是不敢相信,对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就破了他的阵法。

    莫说他不相信,就连袁真人也不相信。

    刚刚袁真人可是看过郝道长摆阵的,阵法是玄妙,绝非轻易可破。这么短的时间内,袁真人自认自己是没这个本事找到阵眼的。

    杜鲁夫就算实力再强,也不至于这么快啊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杜鲁夫的实力,袁真人还是见识过的,单凭那一手隔空取物,袁真人就得甘拜下风,自己做不到。

    然而,杜鲁夫的阵法,也是这么厉害。她现在很想知道,杜鲁夫是怎么破的阵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杜鲁夫是否真的破了郝道长的阵法,袁真人是不会怀疑的。毕竟在郝道长的阵法那边,还有吕真人作为公证人呢。以这家伙的眼力,对方如果搞鬼的话,绝对是逃不出他的眼睛的。

    加上郝道长是吕真人请来的,怎么可能容忍有弄虚作假的行为出现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名好似侍应的中年人从外面进来,说道:“三位公证人,杜鲁夫先生那边已经破阵,想来几位已经听到。不知道这边可否破阵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“没有。”“没有。”袁真人三人先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有破阵,那就请随我来,前往杜鲁夫先生那里,确认阵法破掉情况。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......袁真人几个纷纷点头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郝道长走的最快,明显有些着急,他应该是最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的。

    各派的高手,分别是在两处房子的外面,在这边的人不少。他们也都听到结果,一个个无不大惊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就破了。”“真的假的。”“这可是全真六老布置的阵法啊,怎么破的。”“谁说不是。”“出来了,出来了。”“走走走,咱们过去瞧瞧。”“对对,赶紧过去瞧瞧,看看是怎么破的。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一股脑的赶过去,吕祖阁的洪元珀是在这边,给郝道长打气,他相信郝道长一定能赢。现在听说杜鲁夫把郝道长的阵法破了,差点吐了血。

    洪元珀也匆匆赶过去,来到洋房那里,外面都被人堵满了。无当道观的弟子和熊剑、青梅子等人也在那里。

    都知道结果了,一看到洪元珀过来,彭晓就笑着说道:“师叔,你来了......真是让人失望,没想过重阳宫的高手......竟然也......”

    青梅子的师弟青松子也是笑着说道:“师叔,刚刚你不是说一定赢么,怎么会这样呢?”

    洪元珀气的脸都绿了,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也许是搞错了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拉倒把。”这次是青梅子指着洋房,淡笑着说道:“里面的公证人是吕真人,要是搞错了,吕真人会看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洪元珀登时语塞,可不是么,要是有问题,吕真人会看不出来。怎么可能承认,阵法是被破了。

    再者说,这里多少高手,岂容弄虚作假。

    说话间,袁真人、郝道长几个也都到了。其他的人不能马上进去,他们是可以先进去的。上到二楼,进到洋房之中,只一进去,就看到杜鲁夫淡淡然地站在大客厅中,在他的脚边,还有一把纸灰。

    在斜侧方,站着吕真人、大和尚和查理神父,另外还有一个戚家的侍应,拿着对讲机负责联系。

    看到这些人,经跟着郝道长的身子就是一颤,从他的反应中,不难看出,阵法肯定是破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用不着看他,袁真人进门只走了三步,就感觉出来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先前的房子中,拥有财运,给人的感觉生机勃勃,十分舒服。可是现在,明显是死气沉沉。

    “怎么......怎么破掉的?”郝道长忍不住叫道。

    “这阵眼是设计在卫生间的灯泡里,杜鲁夫先生很容易就给找到了。破了放在里面的符纸,阵法自然就破了。”说话的是大和尚悟能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怎么会这么快......我的阵眼......怎么会这么快被找到......”郝道长用不可思议的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兄......确实是被轻而易举的找到了......”吕真人颇为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都这么说了,但显然是没错的。再者说,这场较量还是有视频录像跟踪的,如何破阵,很容易就能看到。

    郝道长似乎还有些不甘心,调来现场直播的屏幕观看。

    只见大屏幕中,杜鲁夫的手里也拿着一个罗盘,这个是西方的星盘,其实都是一个性质。

    杜鲁夫靠着星盘,很容易就找到了卫生间那里,拆了灯泡,从里面取出符纸,手轻轻一捏,符纸就点着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郝道长是无话可说,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在郝道长看录像的时候,大和尚站在吕真人的旁边,他淡淡地说道:“吕道长,我之前就说过,一些自有定数,不是说阵法摆的快,就一定能赢。现在你该相信我的话了吧。”

    吕道长心中恨恨,却也不能说什么,谁叫郝道长输了呢。

    一边站着的袁真人看了吕真人一眼,又看了眼大和尚,她已然能够确定,两个人之间似乎是有了什么过节。但不管怎么说,吕真人都是道家的,大和尚是佛家的,自己总不能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。索性,就没有出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