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35章 回魂咒语
    张禹说话的时候,帕丽斯的身子一直在打哆嗦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身上越来越热,张禹的手帮她擦拭眼泪,对于张禹来说,也就是随便的擦擦,并没如何,可在帕丽斯的感官上,如此轻柔的动作,令她感觉到特别舒服,娇躯难耐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她忍不住重重喘息两声,说来也怪,眼前的这个男人,原本十分让自己憎恨,一个低等的黄皮肤竟然敢打她这个高贵的白人,实在是一种屈辱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她突然发现,这个男人的身上散发着一股强烈的男子汉气息,言谈举止中又那样的亲和,霸道中又充满着柔情,看起来似乎也不是那样叫人厌恶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,他竟然敢打我,我一定要让他死......可是,我现在落在他的手里,他的实力远胜于我,我又该怎么办......总不能......真的被他给那样吧......但移魂术是秘密,怎么可能告诉他......好难受,这药真的好厉害,要是再过一会,我怕是要支撑不住了......”

    帕丽斯在心中不住地胡思乱想,目光闪烁,似乎是不敢去看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见她不出声,料想她的心里是在挣扎,一心求死的人,绝不会这样,就好像邱见月,如果想要死的话,谁也拦不住。帕丽斯嘴上说杀了她,其实也只是屈辱之下,没有办法。如果能活着,谁会选择死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在帕丽斯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,说道:“我说过不会杀你,就肯定不会杀你,这点你大可以放心。可是你要知道,咱们两个都吸了你的那种药,彼此能坚持多久,你心里最为清楚。再过一会,若是水到渠成,就怪不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帕丽斯的嘴里发出紧张的声音,她的呼吸更加不协调,就连那身上的宽大长袍,也跟着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坏笑一声,说道:“看你的样子,怕是也撑不住了,要不然咱们就先把好事做了。至于说如何换回她俩魂魄的事儿,咱们完事再说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的手指勾住了帕丽斯的下巴,作势便要吻上去。

    “no!no!no!”帕丽斯又一次急哭了,急切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看你热的,下巴都烫手......我这也是为了帮你......我看......”张禹故意将手顺着帕丽斯的下巴滑到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帕丽斯更急,身不由己的打了个哆嗦,跟着叫道:“我说!我说!”

    她的内心,已经崩溃了,她心中清楚,要是任由张禹的手继续向下,怕是一切都毁了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除了投降,已经别无选择。要怪只能怪自己,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,原本是打算靠那种药物对付张禹,让张禹出丑,抓住张禹的把柄。万万没想到,最后竟然是用在自己的身上,估计再有片刻,不需张禹动手,她也会自己沦陷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么,说吧......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那两个女人的身上用的是移魂术,想要使用移魂术并不困难......随时都可以使用......可想要把两个人的灵魂换回去,那就只能在每月的月圆之夜才能做到......”帕丽斯断断续续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月圆之夜,那具体说说,都应该怎么做......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具体......”帕丽斯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,跟着喘息地说道:“就是到时候,将二人凑在一起,念动回魂咒语,两个人的魂魄,便能够还回去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这就把回魂咒语告诉我吧。”张禹淡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魂咒语是......&*&&%%¥¥##&&&......”帕丽斯也是无可奈何,只能将回魂咒语说出来。

    可她只念了一般,张禹就一阵皱眉,急忙说道:“别念了、别念了......”

    原因为何,其实很简单,帕丽斯念的是意大利语,张禹哪里听得懂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帕丽斯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念的这个,我听不懂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也不该我的事,咒语都是这样的......”帕丽斯说道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心中暗喜,张禹既然不会意大利语,那就好糊弄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确实不该你的事......”张禹微微一笑,接着说道:“可我知道,她们两个当时是在家里,而你并不是在她们的面前念动咒语,这里面想来另有门道。如果我猜的不错,应该是借助了什么法器吧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帕丽斯花容失色,“哪有、哪有什么法器......就一个水晶球......还被你给毁了......”

    从她的表情中,张禹看不出来她的紧张,所谓的水晶球,或许是一件重要的法器,但肯定不是唯一。

    张禹笑呵呵地问道:“水晶球,我什么时候毁了你的水晶球......能说来听听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吧......我那天晚上用水晶球窥视她俩,结果你去了......之后,你在镜子上也不知画了些什么,我的水晶球就碎了......”帕丽斯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中充满了恨意。

    张禹这下想了起来,自己当时感觉到有人窥视,还以为是谁用的圆光术。自己用了破镜术,没想到对手竟然没有及时收去圆光术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应该是这么回事,帕丽斯不懂东方的破镜术,所以才吃了亏,毁掉了能够窥视他人的水晶球。

    但水晶球既然相当于东方的圆光术,那就只能是拥有窥视的功能,不可能扶住帕丽斯施展移魂术,想来其中定然另有法器。

    加上帕丽斯先前花容失色,要比张禹吓唬她的时候,还要难看,张禹更加能够确定这一点。

    张禹故意温和一笑,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......对了,看你趴在这里,是不是挺不舒服的......走,我扶你去沙发那边做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他直接站了起来,顺势将脚勾在沙发上的帕丽斯给扶了下来。

    帕丽斯现在身子骨都发酥,大头朝下的姿势那么久,腿脚都麻了。此刻双脚着地,哪里还站得稳,身子一晃,直接朝张禹的怀里摔去。

    “哎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。”张禹下意识地搂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帕丽斯身躯绵软,一贴入张禹的怀里,立刻就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张禹身上的炙热,以及那股强烈的男子汉气息。这让她差点喘不上气来,小心肝跳的更快,身子也更加滚烫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