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33章 我服了
    “哎呦......”

    帕丽斯终于从二楼滚到一楼,摔得她是七荤八素,脑子直迷糊。

    下来之后,人还没起来,就不禁先用手揉了揉脑袋。记忆中,自己刚刚明明是向前踩的台阶,怎么会一下子踏空了呢。

    紧跟着,她又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,那就是戚武耀是在她前面滚下来的,怎么自己现在下来了,却没看到人呢?

    这一惊,着实不小,她刚想从地上爬起来,可身子才往上一用力,又感觉到身下有一股大风将她向前托起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,仿佛不受控制,随着这股强风向前撞去。

    “哐!”

    帕丽斯的后腰,结结实实地撞到天花板上的星星灯饰上,灯饰的尖锐,刺的她腰部剧痛。紧接着,下面掀起的大风就不见了。帕丽斯的身体旋即向下坠落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帕丽斯惊叫一声,吓得是华容变色,“no!”

    “扑通!”

    她的身子,又结结实实的砸在地砖上,这一上一下的撞击,差点没把她的身子骨给撞碎了。好在帕丽斯也是练过,身板有够届时,饶是如此,也摔的是浑身没有不疼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人都没反应过来,这到底怎么回事,她又感觉到身下大风吹起,又一次将她的身体给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no,no,no......”帕丽斯彻底懵了,更为要命的还不是这个呢,身畔又是一股大风吹起,帕丽斯的身子如同断了线的风筝,这一回不再是朝天棚上撞,而是斜刺里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哐!”

    帕丽斯的身子,很快射向沙发那里,这一次直接将竖着摆放的一个单人大沙发都给撞翻了,帕丽斯更是大头朝下的扑在那里。双脚被沙发腿给挂住,那样子别提有多可笑,别提有多凄惨。

    她长得本来就白,两次重创和惊吓,已然叫她面无血色,别提有多苍白。

    “我服了......我服了......”帕丽斯顾不得身上的痛楚,摔下来之后,都来不及喘息,就急切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喊完之后,才不住地大喘气,“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她有把腿从沙发上拿下来,奈何身上实在太疼,一点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张禹之前破了她的本么命法器,已然叫她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接连的两次重创,没要她的命都算是不错了。

    帕丽斯明白,自己是遇到高手了,而这个高手是谁,她实在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服了,真没意思......”蓦地里,一个男人轻描淡写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从声音中,不难听出,男人的声音不大,也就是二十来岁。男人的语气中,透着轻蔑与不屑。

    随即,脚步声从斜侧方响起,帕丽斯扭头看去,只能看到,这人的衣服是长袍,而且是白色,袍子的下摆几乎快要到脚面了。

    她努力的抬头看去,终于看清来人相貌。看到这个人,她更是花容失色,原来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禹。

    刚刚她还看到张禹在楼上的床上,跟温琼那个啥呢,可是眼下,为什么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怎么是你......”帕丽斯用不可思议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是我......”张禹淡淡地笑着,人已经走到帕丽斯的面前。

    帕丽斯脚朝上,头朝下,张禹干脆蹲下身子,笑呵呵地看着她,又不屑地道:“你以为你有你会幻术么,我东方玄术博大精深,你们洋鬼子会的玩应,我们都会!你刚刚看到的,不过是我用的障眼法罢了,确切的说,当你和戚武耀进门之后,就已经陷入我布置的阵中。只是我没有想到,你的修为竟然如此不济,身在阵中还没有察觉,都能兴致勃勃的上楼看戏。既然这样,我就干脆演一出戏,陪你玩玩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”张禹的不屑,差点没把帕丽斯活活气死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自己进来的时候,确实什么也没发现,只管跟戚武耀上楼录制视频。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会用幻术,人家张禹同样也会,而且比她的要高明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是这样,其实也很简单。张禹当时被潘云给抱住,自己也有些控制不住,差点就把潘云给啪啪了。好在理智战胜了**,张禹咬着牙,寻问潘云怎么会这么巧找到这里。潘云抱着他,用极为诱惑的声音回答,却也说的明白。

    张禹隐隐意识到事态更为眼中,他先将潘云给打倒,跟着用银针刺入潘云头顶的穴道,让她好好的睡一会。

    潘云能找到这里来,又是在这种情况下,百分百是跟对手有关。他认定,潘云应该是进到了对方布置的幻术之中,被引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既然对手还在外面窥视,张禹干脆将计就计,趁对方还没进来,先在别墅内布置了一个幻阵,准备陪对手玩玩,顺便也看看对方的实力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,进来的会是戚武耀和这个女人。而两个人直接中计,真以为张禹和潘云发生了什么,还上去录像。一切都是幻觉,就在二人下来的时候,眼前都出现了错觉,分不清真正的台阶在哪,这才踩空摔下来。

    “谁强谁弱,我想你心中也已经有数。之前你在纸条上不是说了么,只要破了你的阵,就把她们两个的魂魄给换回来,现在可以兑现了吧。”张禹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要想杀掉帕丽斯,实在是太过容易。但是张禹要的,并不是她的命,而是换回魂魄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帕丽斯直接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食言啊......”张禹的声音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我吧!”帕丽斯毫不畏惧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中,这个世上,只有白人才是最为高贵的,其他颜色皮肤的人,不过是猪狗一般。黄皮肤的人,充其量也就是比黑皮肤的强点有限罢了。

    现在被一个黄皮肤的小子给打败,甚至让自己已经失去了还手之力,简直是自己莫大的屈辱。所以,她恨不得干脆死掉算了。

    “想死......”张禹又是轻蔑的一笑,说道:“你还没告诉我,怎么将那两个人换回来,现在就想死,只怕没这么容易......”

    “哼!”帕丽斯咬着牙,重重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禹见她这般,不禁心中火大,自己此番过来,差点丢掉性命,对方更是卑鄙,还用了那种药物,甚至还想录制下来自己和“温琼”的丑态。

    眼下胜负已分,现在还想着赖账,这要是不给对手点颜色瞧瞧,简直是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