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29章 后招
    “血海地狱乃是****座能够演变出来的最强阵法,其中更是......”帕丽斯夸夸其谈,张嘴就是自己这阵法的厉害。

    可刚说到这里,突然发现,旁边坐着的戚武耀根本就是个外行,自己即便说了其中的细节,估计戚武耀也不懂。

    一下子,帕丽斯没了兴致。

    戚武耀还注意听着呢,见她没动静了,赶紧问道:“帕丽斯小姐,你怎么不说了,这张禹到底是怎么个死法?”

    “死法......化作一滩脓血,死状极为可怖。不过具体情况,说了你也不懂,就等着替那小子收尸好......”

    帕丽斯本想说,‘就等着给那小子收尸好了’,最后一个“了”字还没等说出口,她猛地痛呼一声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一口鲜血,直接从嘴里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戚武耀不是坐在帕丽斯的对面,饶是如此,帕丽斯喷出来鲜血在洒在茶几上之后,也有几点溅射到戚武耀的脸上。

    见她这般,戚武耀吓了一跳,张着嘴巴,人直接就傻了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戚武耀才反应过来,“帕、帕丽斯小姐......你没事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帕丽斯面如白纸,此刻根本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而二号别墅之内,张禹正站在大卧室的卫生间内。

    这个卫生间,并不是只有马桶什么的,而是一个小型的桑拿室。桑拿室内,还冒着阵阵升腾的热气。张禹的头上、脸上,已经满是汗水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跑到这里来,原因很简单,就是在上到二楼之后,他发现这里气流浓度要高过楼下。

    通常这种情况,都会反应出一个问题,那就是距离阵眼更近。

    张禹曾经看过湖畔的四个别墅,不管是楼上楼下,气流的浓度都是一样的,甚至可以说,每个房间都一样,没有半点端倪。

    可在楼上,他发现的问题让他大喜过望。他能够确定,阵眼十有**会在楼上。于是,张禹开始寻找,别墅总共就两层,想要寻找的话,也不是那么的困难。

    终于,让他在主卧室的卫生间内发现了阵眼。阵眼就是在这个桑拿室里,里面还升腾着热气,好像开关是打开的。加上落下的血珠,使得这里看起来好像是一个血池。

    桑拿室上面有一个雾灯,雾灯上都是血,一般的人肯定看不出来,这里有什么端倪。可是张禹发现,这里就是那腥红色气雾的源头,不但如此,在雾灯之中,好像还有一个小人。

    张禹直接将雾灯打破,果不其然,从里面掉出来一个有婴孩拳头大小的红钻。

    这红钻勾勒成一个少女形象,且圣洁端庄。张禹跟着就将红钻给打碎,眼前的一切也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上面再也没有血珠掉落,只是那蒸汽仍然不停。

    因为蒸汽的缘故,难免站着的人有点喘不上气,少不得要大口呼吸。

    只呼吸了两口,他旋即发现不对,“嗯?”

    他快步退出了蒸气室,可人在卧室,脚下突然有点发软,一个踉跄,扑到了前面的床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有毒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只觉得浑身燥热难当,身上乏力,身子骨都有些酥麻。

    说实话,他一直都是小心谨慎,生怕对方还有什么诡计。

    他立刻右手拿住左手的脉门,查看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四号别墅内。

    帕丽斯显得有些窒息,半天过后,才勉强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“帕丽斯小姐,你没事吧......”戚武耀有点担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说是张禹要倒霉,他现在还没看着,倒是帕丽斯已经口吐鲜血,面无血色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......我的阵法......让他给破了......”帕丽斯咬着牙,断断续续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戚武耀大吃一惊,急忙说道:“不能吧......你不是说......破不了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想到......他竟然这么厉害......”帕丽斯喘着粗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现在怎么办?”戚武耀已经没了章法。

    “没事、没事......”帕丽斯的眼睛一亮,脸上露出狠毒的笑容,“我就做了两手准备,在阵心的雾灯里,放了麻雀脑和给力草这两种强效催qing药合制的药粉,只要张禹把雾灯给打开......就一定会吸入药粉,到那个时候......他就会变得,不再是他......”

    “麻雀脑和给力草......我怎么没听说......”戚武耀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催qing药,戚武耀还是有些涉猎的,但是并没有听说这两种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是西方的药物,可是因为太过霸道,容易增加人的邪念,早在好多年前,就已经被教会列为禁药,禁止使用......我也是担心,张禹真的太强,破了我的阵法,便在里面加了这个......这东西和毒药不一样,很多毒药,高手都是有办法给化解的,可是这种药物......就不是修为高就能化解的了......必须要......呵呵呵呵......”帕丽斯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这样的话......”戚武耀的脸上,露出阴险的笑容,“等张禹出了别墅,回去一定会出丑,怕是到时候,那的名声就彻底毁了......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“像他这种高手,肯定很快就会觉察出来,应该不敢继续留在这里,更加不可能去参加什么交流会了。我想他,缓口气之后,一定会赶紧离开。”帕丽斯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让他跑了,你有没有办法,将他留下来。”戚武耀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现在还有可能么......”帕丽斯面如白纸,让她去把张禹留下来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他要是跑了,不就白忙活了......”戚武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大的龙湖山庄,难道没有女人么......他不看到女人还好,一旦看到女人,绝对会把持不住......到那个时候,就可以反口告他*****,你若是有办法,还能给他罗织其他的名头......”帕丽斯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呀!”戚武耀一拍大腿,直接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现在就让家里的保姆来,到时候就按照你的法子说......”

    “保姆肯定不行,破绽太多。最好是你们家的女人......”帕丽斯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听了这话,戚武耀大吃一惊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你啊什么啊,时间紧迫,不能耽误!”帕丽斯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我们家......”戚武耀说着,突然想到一个人,跟着说道:“我三叔的女儿,也就是我妹妹,一直住在七号别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