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27章 处女座
    “幻觉!”

    张禹直接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落下的血珠,一滴滴的滴到了张禹的身上和地上的瓷砖上。

    “嗤......”“嗤......”“嗤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不管是滴在哪里,都会发出这种声音,就好像硫酸落在什么东西上面,发出的灼烧声。

    不仅仅有声音,还会有一缕缕淡淡的气雾升起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

    张禹突然发现,这好像不是幻觉。他身上穿着的八卦仙衣,在血珠滴上之后,也冒出白烟。

    今天过来,张禹没有高调的穿那件法衣,只是穿着一件普通的八卦仙衣。道袍的反应,让他忍不住伸手接住一滴落下的血珠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咬了下牙,血珠落到手上,登时便是一阵灼痛。

    “不是幻觉......这......”张禹心头一惊,这一惊着实不小,原本以为这只是幻觉,一切都是假的,可灼痛感却又真真切切,若非有神打符护身,只怕手掌就不会是单纯的灼痛一下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阵法......”张禹再也不敢小觑,仗着目前的血珠还无法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,他仔细观察起头顶已经变成红色的星星灯饰。

    灯饰排列有序,张禹咬破手指,在眼前划了一下,进而看到周边弥漫着淡淡的腥红色气流,气流中透着死亡的味道,给人一种身陷血海地狱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红色的星灯,看起来像是一个女人,说不上是仙女还是魔女。张禹闭上眼睛,用心眼感受,渐渐发现另外的端倪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外表沉静,看起来反应似乎很慢,仿佛能够洞悉一切。

    她仿佛高高端坐在莲花台上,面色沉静、双目轻阖,浑身散发着圣洁和庄严。她似乎也在看着张禹,张禹能够感觉到,她流露出来的悲天悯人,那是一种强者对弱者,超脱者对沉溺者的悲悯之情。像是要让弱者早登极乐,以此解脱。

    一地血珠从女人的手指上滴落,进而形成血雨,汇聚如海。

    真可谓是:当风玉立,临水照花。扬眉一笑间,发丝飞扬,花落如雨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星相阵法......是什么星座......星座......”张禹进而意识到,自己知道的西洋星座不多。

    先前在参观别墅的时候,花蓥月对星座如数家珍,张银玲也说了一些,不过是什么黄道十二宫,用她的说法,是对应人的生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张禹突然意识到,这会不会是黄道十二宫中的****座。

    当然,到底是什么星座,张禹已经顾不得了。他需要做的只是寻找阵眼的所在,尽快破阵。

    张禹看得出来,眼下这个阵法,跟先前自己看过的四个阵法,有异曲同工之妙,理论上几乎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之前那四个,根本找不到阵眼的所在,而那四个阵法,哪怕破不了,也没有什么危险,这个就不同了,时间久了,自己绝对撑不住。

    “乾坤十八变!”

    张禹毫不迟疑,108枚金钱直接从袖口中飞出,排列整齐,朝上方的灯饰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......”“当当当当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铜钱跟灯饰相撞,发出清脆的声音,正在来说,铜钱撞在上面,灯饰必然会被打的废碎。

    可这些灯饰,丝毫无事,就如同金属一般。

    铜钱与星灯席卷在一起,不停地转动。星灯所组成的那个女人,似乎有些怒了,“哗”地一声,先前还是滴滴落下的血珠,此刻竟然如同骤雨一般,洒落下来。

    铜钱组成的阵法,仍在纠缠,张禹的身上,倒是不会被血滴溅到。可是洒落到周边的血滴,如同雨水,开始四下流淌。

    “哧哧哧哧”的声音,响彻不断,一层层的雾气,令大客厅内如同桑拿室。渐渐,血水流到张禹的脚下,他感觉到脚下发烫,让人无法继续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张禹一看不行,他也能够看出来,头顶的这些灯饰,根本就不是阵眼。自己强行破阵,遭遇了阵法的反抗,而阵法的威力,得到了催发,这么折腾一下,不但没有好处,还会给自己制造更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强行破阵就是这样,更为要紧的是,张禹都无法断定,这到底是不是幻阵。

    他立刻收回金钱剑,靠铜钱罩在头顶,朝楼梯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西洋的星相风水阵,张禹很少接触,只是上次在跟杰克刘交手的时候,见过一次。而那一次,是杰克刘用本命布阵,加上杰克刘的实力有限,哪怕不知道阵眼在哪,强行破阵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,则是要真真正正的寻找阵眼的所在。

    冲上二楼,头顶仍然有血珠掉落,而且掉落的,丝毫不必楼下的少。脚的每一步落下,都会产生灼烫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嗯?”才到二楼的走廊上,张禹突然有点不同。

    不是别的,乃是因为在二楼这里,腥红色的气流,明显要比楼下的浓郁一些。

   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的草坪上。

    眼下白眉宫的人已经登台,就连张真人也亲自上去。天师府的人驾到,自然也让不少人为之惊诧。

    这些人,当然也毫无悬念的通过测试,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较量。

    等白眉宫的人下去,几乎就没有人再上台进行测试了。

    主持人等了一会,见没人上台,随即宣布,正式交流开始。

    台下掌声雷动,大家伙等的就是这一刻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真正的龙争虎斗。”“到底是咱们东方的星相风水厉害,还是西方的厉害。”“应该是东方的吧。”“我看也不见得。”“这东西难说,我觉得主要还是看视觉效果和住着是否舒适。”“我喜欢欧式装修风格,要是用西方的星相风水布局,应该能更好些,用东方这边的,会不会显得不伦不类。”“好像也是这么说。”“管他那些呢,先看看那边更厉害。”......

    怎么议论的都有,这功夫,主持人将麦克风递给了杜鲁夫。

    杜鲁夫面带微笑,又是用生硬的国语说道:“既然已经没有人继续上台,那交流会就正式开始。摆风水局,需要时间,一个一个的来,实在是太过浪费时间。我看不如这样,湖畔这边还有不少别墅,周边就有十几栋,另外还有湖景洋房,目前脱颖而出的人,也不过五十人,大家伙分头是布置风水,然后我逐一的较量、切磋。”

    他就差说,看我逐个破阵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