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26章 血滴
    张禹浑然不将免试当个事,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,他扭头看向张清风几个,说道:“好好表现,别丢了咱们无当道观的脸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朝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师父。”“师父,您放心好了。”......弟子们,也都纷纷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下台,朝自己先前的位置走去。在场众人,注意力已经不在台上,全都落到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在耀文慈善拍卖会上见过张禹,那时候的张禹,西装笔挺,看起来年少有为,绝对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。

    现在的张禹,身着八卦仙衣,看起来又是仙风道骨,潇洒倜傥。

    不少跟着家长到此参观的女孩子们,不由得小声的议论起来,“她怎么是道士呀。”“妈,道士能结婚吗?”“应该能吧。”“不知道啊。”“不过看他穿道袍的样子,也蛮帅的。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并不理会众人的议论声,径直往前走。

    快到自己坐的位置时,迎面走过来一个服务生。

    戚家搞这么大的场面,服务员肯定不能少了。服务生的手里端着一个托盘,托盘上放着红酒。

    “张道长,您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张禹平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人让我送的酒。”服务生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喝什么酒。”张禹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酒下面……”服务生说着,将酒瓶子拿开,在下面有一个纸条。

    张禹愣了一下,将纸条拿到手中,叠的很好。

    他拆开一瞧,只见纸条上写着一句话,“想要那两个女人换回来,就到山顶别墅二幢来找我,破了我的阵,就将方法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张禹倒吸一口凉气,旋即低声问道:“是什么人让你把东西送给我的?”

    “是一个年轻人,我不认识,应该是这里的宾客。”服务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送你就送?”张禹明显不信,而且他几乎可以肯定,换掉温琼母女魂魄的人,有可能就是戚家请来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他给了我小费……”服务员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张禹淡淡地说了一句,将纸条揣进袖口,跟着抬起了声音说道:“我现在不想喝酒,想去卫生间。卫生间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在那边。”服务生指向不远处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先走回自己的位置,对同桌的人说道:“我先去趟卫生间,等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自然没有话说,张禹直奔卫生间方向走去。他当然不是去卫生间,而是去纸条上说的地方。

    对方约他去山顶别墅二幢,显然是戚家的人无疑。然而目前,戚家请来的高手都在,还会有什么人在那里布阵等着自己呢?

    虽说现在,是要进行较量,可张禹看得出来,这个较量不是说一时半会就能结束的。

    摆阵需要时间,破阵也需要时间。接连上去多少人了,一个一个的来,估计最快也得天黑才能结束。赶上有人布置高深的阵法,只怕用的时间更长。这种较量,也不排除有人会布置出这种阵法。

    龙湖山庄,张禹从来没来过,山顶别墅区在哪,张禹却是知道。因为太简单了,山顶别墅必须要有山,龙湖山庄有山有水,山就是那么一处山。葱葱绿绿,看起来风景宜人。

    张禹朝山边走去,沿路的景色也特别的美丽。走了一会,就来到山脚,他顺着山间小路上去。

    说实话,这种地方,按理说是应该按监控的,可是戚家并没有按,只是派人巡逻,以防有小偷进来。

    为什么没有监控,其实道理很简单,来这种地方的,必然是有身份的人。在这里玩耍,让戚家都给拍下来,岂不是等同于把柄。

    如果有监控,不少人是肯定不会来的,所以戚家干脆不装监控。当然,就这种地方,什么样的小偷能有这样的胆子进来,只怕被抓到之后,根本不用再出来了。

    山坡上都有别墅,最高处有两栋,估计其中一栋就是纸条上所说的二幢。

    来到山顶,张禹去了右侧那个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不小的院子,院子中花坛水榭树木应有尽有,好似世外桃源。不用进去,就能嗅到一股大自然的气息。

    院门是敞开的,上面写了个“2”。张禹能够确定,这里面也没有监控,同样也没有发现,周边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张禹跨步而入,对方既然提出来,只要自己破了这里的阵法,就将换回二人的方法告诉他,显然是要较量一番,或者是在这里干掉他。

    纸条上没写温琼和潘云的名字,想来是不愿在字里行间留下什么把柄,也就只有当事人知道。

    张禹艺高人胆大,正愁找不到正主儿呢,对方主动宣战,那自己也不能怕了。否则的话,如何能将温琼母女二人的魂魄换回来。

    走过花园,来到二层小楼的门前,门是半掩着的,摆明是给他留的。

    张禹站在门口,没有马上进去,掏出神打符和护身符贴到身上,以免对手耍什么手段,随后他才将门给拉开。

    里面是玄关,走过玄关是一个大客厅,也就是刚过玄关,张禹就感觉到,这里有一丝诡异,显然是蕴含着阵法。

    他能够感觉到,这里并不是什么风水局,而是另有玄机。对方不怀好意,肯定是不能用风水局了。

    继续向前走,张禹突然发现不对劲,这里看起来明亮,却并没有窗户。

    “嗯?”张禹为之一愣,四下张望起来,果不其然,一个窗户也没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自己进来之前,可是仔细打量过的,一楼的大小窗户,也是不少的。

    当他的身子转到进来的那一侧时,旋即发现,进来的门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大客厅、餐厅都有,一切的摆设,可谓是富贵堂皇。抬头上望,头顶是星光璀璨,白色的星星型灯饰,遍布棚顶,照亮着整个大厅。

    “看来是一个幻阵……”张禹淡淡一笑,只是没有想到,这西方星相师原来也会这种手段。

    蓦地里,大客厅内的颜色,突然变幻。原先的明亮,渐渐变暗,渐渐变成红色。

    “滴答……滴答……”“滴答……滴答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张禹又听到,有水珠滴落的声音,他再次一瞧,原本白色的星星灯饰,已然在不经意间变成红色,一滴滴血珠正慢慢滴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