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25章 全真六老
    四个大和尚下去,主持人又邀请来宾上台。因为先前这两拨,道士和和尚,哪怕是尼姑,都把阵法给破了,类似于天桥八仙这样的虾皮蟹子盖,也就不好意思再登台了。

    同样,看到这四个大和尚的厉害,在场众人也更加期待起来,会不会有更加厉害的高手登场。

    很快,就见后面的两张桌子那里,人头攒动,站起来能有十个人。这些人中,一半是穿八卦仙衣,一半是穿杏黄色的道袍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,乃是一个白须老道,老道百发白眉,看起来七老八十,却精神矍铄,余下的人,好似众星捧月。

    张禹一眼就看出,这边都是阳春观的人,只是那老道,张禹以前没见过。

    “是他……”这时,邻桌的张真人突然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坐在张真人身边的是贾真人,贾真人忙问道:“张道兄,你认识这个人……阳春观的人,我好像都认识,却从没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不是阳春观的,他是重阳宫的。”张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重阳宫……吕真人竟然请重阳宫的人来了……”冯崇绝说道。

    从她的口气中,多少有点不满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次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事关重大,天师府不也派我过来瞧瞧么。”张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贾真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白须老道便和阳春观的道士们走到台上。他站在最前面,主持人自然也能看出他是领头的,马上凑了过去,递上麦克风。

    “请问道长来自哪家道观,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白须老头仿若无人,也不出声,站在他身边的是陆道人,陆道人朝主持人努了努嘴。

    主持人会意,把麦克风递给陆道人,陆道人直接介绍道:“这位道长姓郝,乃是从道教圣地终南山重阳宫而来,被当今道家称之为全真六老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登时又引起下面的热议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道是从重阳宫来的。”“看起来挺牛啊!”“重阳宫好像挺有名的,以前看过一个电视,叫什么来着……里面就有……”“你说的是《射雕英雄传》吧。”“对对对,就是这个,叫全真七子,这回怎么改成六老呢。”“管他七子还是六老呢,厉害就行呗。”“全真教不是练武功的么,怎么还会风水呀。反正我知道,全真七子绑在一块,好像都打不过黄老邪一个。”“那是小说,是金老杜撰的,能一样么。丘处机那都是历史人物,黄药师是根本就没有这么个人。如果有的话,估计得被丘处机吊打。”……

    下面都在议论,台上又继续介绍,介绍完毕之后,就开始破阵。

    十个老道来到桌边,摄像机刚移过去,不等出现风水局的图像呢,郝真人就已经抬手在面前的盒子中拨了一下,然后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等摄像机转过来,台下的人看到的时候,已经看不出来,这里面之前是什么情况了。

    杰克刘和杜鲁夫过去看了一眼,随后杰克刘就看向师兄,杜鲁夫淡淡一笑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接下来,陆道人几个先后破阵,速度都挺快的。不难看出,这点阵法,对他们来说,也不算什么。只有一个穿杏黄色的道士,五分钟之内,没有破阵,不允许继续参加。

    等他们下去,一时间就没人上台了。

    张禹见没人动,便看向白眉宫那边,笑着说道:“师父,咱们哪边先上。”

    贾真人朝张禹做了个手势,示意张禹这边可以先上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当即站了起来,朝台上走去,无当道观的弟子们也站起来好几个,跟在张禹的后面。

    张银玲见张禹他们上去了,有心也跟着上去,但自己到底什么斤两,她还是比较清楚的。初学乍练,也没实战经验,别上去给天师府丢脸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登台看似简单,可在道家的一些人看来,也是有次序的。就跟开会似得,谁先来,谁后到。

    白眉宫终究资格在那里摆着,肯定是要最后上的。

    张禹并不在乎这个,一行都是年轻道士,包括张禹也年轻,径直朝台上走去。

    在场的不少人都纳闷,一个个嘀咕起来,“这是哪个道观了呀,刚刚上去那些,岁数都不小,这拨人怎么都这么年轻。”“我哪知道。”“这你都不认识,领头那个穿白色道袍的,你仔细瞧瞧。”“眼熟,这是谁来着......”“好像认识,就在嘴边,怎么想不起来了呢。肯定见过。”“无当集团董事长张禹,想起来没。”“我去......真是哈......他怎么还是个道士呢......”“人家可是无当道观的。”“我说的么。”“这又做生意又做道士,让这么干么......”“谁规定当道士就不能做买卖的。”“好像也是,和尚庙不也做买卖么。”“对了,也不知道他是先当的道士,还是先做的生意啊。”“这谁知道。”......

    在一些人的提醒下,不少人都认出了张禹,更是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张禹不是单纯的道士,还是无当集团董事长,爱睡手机不仅仅是在镇海市,在全国都已经拥有很强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张禹一行来到台上,主持人已然听到台下的议论,知道这位是干什么。马上拿着麦克风上前,殷切地说道:“欢迎张道长上台。”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转身看向正在摆阵的杰克刘,说道:“刘兄,别来无恙。”

    杰克刘和杜鲁夫都看到张禹上台了,杰克刘尴尬一笑,随即看向杜鲁夫,说道:“学长,这位就是张禹张道长了。”

    自己上次铩羽而归,就是败在张禹的手上,张禹的微笑,让他自己都觉得不得劲。

    杜鲁夫爽朗的一笑,用生硬的国语说道:“早就听闻张道长的大名,用你们这里话说,叫作如雷贯耳......张道长今日驾临,令这场星相风水交流会蓬荜生辉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抬起双手,又道:“这点雕虫小技,我们就不在张道长献丑了,张道长可以免试过关,直接通过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禹耸了耸肩膀。

    “免试。”“看来还是厉害呀。”“这是跟公证人一样的待遇啊。”“刚刚阳春观、二林寺上台的人都没免试,就他一个人免试。”“你知道啥呀,以前办过一届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不过当时摆阵的人就那个假洋鬼子,都输的吐血了,赢他的人就是张禹。”“我说的么。”......台下马上议论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