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19章 金箭座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张禹抬头望着头顶的星星灯饰,渐渐发现,灯饰好像呈现出一个图形。没错,好像是一支箭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他跟着发现,不是一支箭,好像是很多支箭。

    张禹不自觉地闭上眼睛,用心眼去感受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星光璀璨,他仿佛是看到一支支金箭在头顶穿梭。这种流光溢彩,实在是太美了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,张禹转头看去,是杰克刘带着众人楼上下来。看到张禹,杰克刘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向大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因为时间有限,不能无休止的欣赏,现在请诸位先出去休息,请第二拨的观众进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自然没有异议,朝外面走去,只是温琼母女和米莱母女的脸上,还带着留恋之色,似乎还不愿这么快离开。

    张禹睁开眼睛,继续看着头顶的星星灯饰,肉眼看到的美景,似乎跟心眼看到的也差不多,都是那么的美。

    随同大伙出了别墅,第二拨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张禹的一些弟子们还没进去,一个个围着张禹问道:“师父,这里的风水局怎么样,厉不厉害?”“师父,这里的风水局,您能破得了吗?”“废话,还有师父破不了的阵法么。”......

    说实话,张禹并没有找到阵眼的所在,也不知这里真正的端倪。如果硬破的话,同样也可以,只是把握不大罢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西方的星相风水,确实有他的独到之处,我们可以加以借鉴。等下你们进去的时候,要好好观察,然后进行总结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“是师父。”......

    弟子们一一点头,已然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这功夫,突然白眉宫那边响起了小丫头张银玲的声音,“爸!这里的风水局好美呀,就好像是置身于桃花林中一般,如梦如幻,又不是幻阵。比咱们的风水局好多了,我都想天天住在这里。爸,你能不能摆出来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不少人都看了过去,张禹也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真人瞪了女儿一眼,沉声说道:“能不能有点规矩,要是在这样,以后就不带你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张银玲吓得吐了吐舌头,小心地说道:“是,师父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看了眼张禹这边,发现张禹这边十分的热闹,张清风、李明月他们还在热议,丝毫不像白眉宫这般的严肃,显得很有生气,十分的活络。

    李明月更是口沫横飞,刚刚他们四个是先进去的,李明月还给大伙讲解自己的心得体会呢。听的周边那些还没进去的弟子们,一个个有些向往。

    张银玲撅了撅嘴巴,心中暗说,看看人家那边多热闹,在看看你们,成天板着个脸,不累么。

    温琼母女和花蓥月都很自然地走到张禹的身边,潘云是顶着母亲的身体,但她终究还是潘云的思想,不能像母亲那样的沉着。

    刚刚里面的风水局实在是太美了,让她回味无穷,还想进去看看呢。

    潘云说道:“小禹,你看这个风水局怎么样,我在里面,感觉特别的舒适,都不想出来呢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这个风水局,好像暗含着西方的星相。我只能看出一点端倪,这其中蕴含着一支弓箭,确切的说,是很多支。但是这些人,并非是对人体造成伤害的那种,而是能够提高人的桃花运,时间久的话,能够让人越发的吸引异性。”

    “星座,箭......你说的是金箭座吧......”花蓥月在听了张禹的话之后,立刻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金箭座?”张禹一愣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潘云也是好奇地说道:“星座不就是十二个么,其中有一个射手,没听说金箭呀。”

    “温阿姨......”在旁人的眼中,说话的是温琼,花蓥月礼貌地说道:“咱们常说的十二星座,那是黄道十二宫,但天上的星座可不止十二个,而是有八十八个。张禹说的箭型星座,让我想起了金箭座,我看过一些星座故事,说金箭座是爱神丘比特的金箭......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......”张禹和潘云异口同声地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要是这么说的话,这里的星相应该就是金箭座,其中搭配风水布局,简直是妙到毫巅。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的说法,让不远处的张银玲听的清楚。张银玲总是跟着父亲修道,也没听说什么金箭座的故事。

    听他们这么一说,她不禁来了兴致,索性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银玲看向花蓥月,说道:“小姐姐,看你也不像是修道的,你怎么还知道星座啊,能给我仔细说说,八十八个星座,是怎么回事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就是在网上看的......”花蓥月比张银玲稍大,在这种场合,难得遇到自己擅长的东西,便得意地讲述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,这就是丑女的悲哀。以前花蓥月一脸的雀斑,却也难掩她一颗追求真爱的心。奈何一直碰不到真爱,她晚上没事的时候,就看看一些杂七杂八的书。

    女儿最喜欢研究的,无非是星座。最初研究黄道十二宫,后来发现还有其他的星座,花蓥月也都研究起来。

    此刻说起来,还蛮有模有样。东方讲究的是生辰八字,命格什么的,西方就是星座。花蓥月从来没听过这些,眼下听的是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张禹这边也是热闹,等第二拨人出来之后,讨论的也更为激烈。白眉宫那边,来的都是岁数大的,年轻的弟子少,所以也不会这般。

    说实话,天师府内更是以纪律为主,门规森严,没有弟子敢没大没小,张嘴就来。张银玲比较活泼,在天师府真是憋得够呛,跟无当道观的弟子们,很快也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大家伙指手画脚,各抒己见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开茶话会呢。

    张真人见到女儿如此,看的是直皱眉。有心训斥几句,让女儿回来,可女儿是跟无当道观的人在一块,要是训斥女儿,岂不是等于连张禹门下的弟子一并训斥了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下,也不能不给张禹面子,这次就睁眼闭眼吧。

    不过,他对于张禹那边讨论的金箭座,也颇有感悟。想来这个阵法的关键,就是在于这个金箭座。

    他进去的时候,也是到处观察,寻找阵眼,同样没有找到。眼下看来,阵法的关键,很有可能就是在这个金箭座之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