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13章 杜鲁夫
    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!

    星相风水是迷信吗?起码没有人敢说星相学是迷信。风水学在当代,已然被称之为人文环境,居住环境等环境学总称。毕竟,得有一个好听的名字。

    所谓天文地理,天文就是星相,地理可不是上学时候上的地理课,而是风水环境。

    这次的交流会,是戚家出资力主召开,声势可谓空前。

    各大八卦周刊、报纸,纷纷刊登。这种小道消息,也是接踵流出。还有不少贴吧、论坛,都有人在热议这件事。

    在海角论坛上,就有这样一个帖子。

    楼主:你们说真有风水这么一说么,本人无神论者,一向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。人的成功,取决于自身的努力,跟风水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二楼:人的成功是靠自己的努力,这点我也这么认为,但是我对于风水一说吧,也有一些看法。就好像不少杂志、微博上都对风水有了定义,风水是一种居住环境,人一天工作十分疲劳,如果回到家里,居住环境又不顺心的话,肯定会影响工作。而风水的摆设,会让人的心情变得轻松愉悦。至于说能不能发财,还得靠自己。

    三楼:赞成二楼的说法,以前我们家的房子对着人家房山头,别人都说不好,可我不信。时间久了,自己都觉得别扭,睡觉都睡不好,总是失眠。还不知是心理作用,还是怎么回事。后来换了房子,马上就不失眠了。但是我以前住着的房子,六年都卖不出去,没有人买,更是有不少人说,倒给钱都不在这住。

    四楼:对,风水很影响心情的。我们家的卫生间,以前门对着卧室,有朋友就说卫生间的对着卧室不好。网上也有说法是,卫生间在五行中主水,阴气很重,过多的进入卧室会使人身上的阴阳失衡,对健康不利,特别是对于命中忌水的人更是不利,而且卫生间的秽气会给人带来霉运,使家人的运势减退。我当时根本不信,结果我和我媳妇总是生病,也不是什么大病,就是头疼脑热,而且打麻将总输钱。后来把卫生间的门给改了,过了一段时间,发现人也变得清爽了很多。

    五楼:你们说这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是怎么交流。能看出哪边厉害吗?

    六楼:这谁知道,总不能还较量一下吧。

    七楼:估摸着还是咱们东方的厉害。

    八楼:那不一定吧。

    九楼:楼上崇洋媚外。

    八楼回复:我就说这么一句话,还崇洋媚外,至于么。

    十楼:其实不用争,我就是镇海的。以前举办过一次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不过那一次是咱们赢了,因为影响力小,所以没怎么宣传。不瞒你们说,这风水较量可悬了,有个假洋鬼子当时吐血躺地上了。

    十一楼:真的假的。

    十楼回复:当然是真的了,我爸就在现场看到的。

    十二楼:那是不是洋鬼子不服气,这次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十楼回复:很有可能,我相信,咱们东方的风水肯定赢。

    十三楼:星相风水是《易经》上的文化,谁敢说《易经》是迷信。国家也有易经学院呢。只不过这年头骗子太过,信口胡说八道,给老祖宗留下的文化抹了黑。

    这年头闲人还是很多的,对于星相风水热议,也是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在国人看来,星相风水终究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,还有不少记载,自然一定要比外国的厉害。

    星期五晚上,龙湖山庄。

    这里是戚家的地盘,虽然不对外开放,但也邀请一些有身份的人前来。

    这里有山有水,在湖畔有一个别墅群,就是用来招待贵宾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一栋别墅的大客厅内,坐着三个人。分别是杜鲁夫、帕丽斯、马夏尔。

    大厅内的装潢很别致,海蓝色的壁纸,就连地上的瓷砖还都是海蓝色的,其中还有渐变色调。上面的灯光不是很亮,每一个灯泡都如同星星,好似星光闪烁,给人一种夜晚置身于海滩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万星阵马上就要布置完成,明天......我就要让东方那些玄门中人知道咱们西方星相学的厉害......”杜鲁夫满脸的得意,在他的手中,捏着一个亮晶晶的水晶球。

    这个水晶球玲珑剔透,在其中有一个四角星。

    “学长,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单独和那个张禹较量一下。”帕丽斯一脸严肃地看向杜鲁夫。

    “帕丽斯,我知道你的水晶球被他给毁掉了,你很是气恼,很不甘心,想要找他报仇。可是你要知道,一切要以大局为重,明天到场东方玄门高手很多,万一输了,老师的计划就要破灭。这里的每一个风水局,都是环环相扣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所以,我不能答应你的要求。”杜鲁夫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学长。我明白了。”帕丽斯只能不情愿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两个现在可以离开湖畔别墅这里,回去休息了。”杜鲁夫起身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“是。”

    帕丽斯和马夏尔站了起来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别墅,帕丽斯的脸上露出悻悻之色,显然是因为杜鲁夫没有答应她的请求,心中不悦。

    “学姐,学长说的也没错,此事万般重要,老师的要求是一定要赢,绝不能有半点闪失。要不然也不能派杜鲁夫学长亲自前来坐镇。”马夏尔看出帕丽斯心中不爽,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帕丽斯冷冷地来了一句,转身朝斜刺里走去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回到他们住处的地方,马夏尔诧异地问道:“学姐,你去哪?”

    “我还不困,去散散步,你不用管我。”帕丽斯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马夏尔知道,师姐一向要强,水晶球被张禹给破了,心中一直不服,总想找张禹报仇,可惜一直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这次算是一个好机会,可是杜鲁夫谁也不信任,一切都是亲力亲为,他和帕丽斯只能打下手,杰克刘更是派不上用场。

    马夏尔摇了摇头,独自朝住处走去。帕丽斯也是一个人沿着湖边而行,昂着头欣赏这里的月色。

    走出老远之后,她突然发现湖水一亮,忙转头看去。

    可当她把头转过去时,湖水却和往常一样,没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蓦地里,不远处响起一个人的声音,“刘,你大师兄也太不仗义了,我们家帮忙召开这次星相风水交流会,又借出地方给他。他可倒好,找他帮点小忙,竟然都不答应,什么人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