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34章 打你怎么了!
    “是你自己赖账,还不配合的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是火了,说完这话,伸手一抓,直接将帕丽斯的头发给揪了起来。

    帕丽斯的头朝下脚朝上,头发被揪起来之后,脸对着张禹。她也是倔强,狠声地喝道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西方的白人,特点自然是白。那白腻的肌肤,往往那人垂涎,这也是东方女人所不具备的。但是白人还有个特点,那就是毛孔有点粗,以至于,皮肤也有点粗糙。

    帕丽斯是典型的白人,三十来岁,衣着打扮,领他身上透着一股西方古典的美,而且还别具韵味。其中的高傲,从骨子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见她之后,还如此傲慢,抬手便是一个嘴巴子,“啪!”

    “做什么?你说做什么?”张禹跟着没好气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虽说从来不打女人,但是帕丽斯实在可恨。当初引他来的时候说好了,现在还想赖账,换谁也不能再跟你客客气气的,女人怎么了?

    “**!你敢打我!”帕丽斯怒声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句英文是什么意思,张禹不知道,但在电视里也偶尔听说,知道不是好听的。

    张禹骂道:“打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啪!”“啪!”“啪!”“啪!”......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禹是左右开弓,大嘴巴子跟不要钱似的,直个往帕丽斯的脸上抽。

    帕丽斯先前都好摔迷糊了,额头还带着一块淤青。此刻被大嘴巴子扇的,更是晕头转向,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张禹一脸扇了帕丽斯二十多个嘴巴子,这才停手。再看面前的帕丽斯,张禹的手都放下了,她的脑袋还节奏的左右摇摆,显然是没缓过这个劲。

    过了有二十多秒,帕丽斯才缓过来,脑袋不在摇晃。

    她嘴里喘着粗气,眼睛都发红,死瞪着张禹。这辈子都没挨过这样的揍,结果这一次,揍她的还是一个东方小子。这让她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在白皙的双颊之上,已经红肿,上面都是手指头印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考虑清楚没有。”张禹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**!你杀了我吧......”帕丽斯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但不难从她的声音中听出,帕丽斯已经是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我不会杀你,所以你先别着急死......”说到这里,张禹心中冒出主意来,干脆还是老办法,用银针教训帕丽斯,不怕她不老实。

    想到此,张禹的脸上露出坏笑。

    看到张禹的笑容,帕丽斯心头一紧,一种不祥的感觉,油然而生,她紧张地说道:“你、你想干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见她这么紧张,张禹先是愣了一下,随即猜出帕丽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他么的,给老子下那种药!”

    张禹在心里骂了一句,眼珠一转,他没有马上采取适才想到的办法,而是干脆伸过手去,轻轻地放到帕丽斯的脸上摸了一把。

    帕丽斯的身子一颤,紧张地说道:“你、你......你......你不要乱来......不然的话,我绝不会放过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看着她那模样和警告的口气,忍不住笑出声来,跟着说道:“我乱不乱来,横竖你也是不能放过我的,既然这样,我乱来一下又何妨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!”帕丽斯大急,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想反抗也没那个力气。

    张禹抓着帕丽斯头发的手,稍微送了一下,另一只手故意托住帕丽斯的下巴,轻轻向上一抬,嘴上坏笑道:“长得挺白净,还挺漂亮的,就是比我大几岁。算了,我吃点亏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敢......”帕丽斯急切地说道:“你要是敢乱来,我学长和我老师都不会放过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她自己也清楚,自己不是张禹的对手,只能亮出师兄和老师的招牌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......”张禹故意难过地叫了一声,皱眉说道:“不好......你那个药......我现在身上好热......好难过......对了,你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......”帕丽斯见张禹这么说,差点没吓死,小心肝怦怦直跳,都好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张禹嗅了那种药,而且张禹的脸上,现在还发红呢,正是服了那种药的症状。在药物的催动下,什么样的人也克制不了,怕是张禹不想那样,也得那样。

    不过说来也怪,自己这一紧张,身上也有点发烫。

    她一下子想起来,自己刚刚也去了那个房间,闻到了那种药。只是时间断,加上嗅到的少,以及一个劲的挨揍,身体倒是没有什么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眼下张禹提起这事,确实叫人不安。

    张禹从她的眸子中,看出她的紧张与不安,其实张禹现在,也确实是在克制自己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”张禹有意无意的重重喘息一声,呼吸都喷在帕丽斯的脸上。

    帕丽斯的心下更急,喘息也更加急促起来,两个人四目相对,帕丽斯那原本红肿的双颊,变得更红。

    “你好像也中毒了哈......”张禹故意一笑,说道:“用不用我帮帮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、不用......”帕丽斯差点没哭出来。

    以前以前高傲、强横的她,竟然不自觉的流露出软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,乱用什么药。搞的你受不了,我也受不了......实在不行,我也不用你告诉我方法了,咱们互相成全一下算了......”张禹轻描淡写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......我不......你杀了我吧......呜......”刹那间,帕丽斯哭了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,加上现在,自己的身上也烫的要命,隐隐有一种冲动和不安,这让她百感交集,终于忍不住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见她梨花带雨,张禹摇了摇头,张禹的手还放在帕丽斯的下巴上,能够感觉到肌肤的火热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确定,帕丽斯因为嗅到那种药物,也是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么,还哭了......”张禹的手轻轻上移,在帕丽斯的眼帘下擦拭两下,抹去她的眼泪,然后说道:“我知道,你现在也是火大,这是你咎由自取,其实也怪不得我......你我也没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怨,你就是被戚家请来帮忙的,只要你告诉我,如何将她们两个给换回来,这笔帐咱们一笔勾销。我绝不会坏了你的清白,你看怎么样......”

    对于张禹来说,最重要的事儿是换回温琼母女的魂魄,加上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还在进行,事关到吕祖阁的归属,他可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帕丽斯的身上。

    先是来硬的,再是来软的,软硬兼施,就看帕丽斯服不服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