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08章 突然来客
    面对青梅子的挤兑,洪元珀已经丢掉了所有的风度,显得是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,谁叫自己实力有限,单挑青松子,他没有把握。用七星枣木剑的话,众目睽睽之下,估计直接就得被揭穿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,看到他现在的样子,脸上不禁露出轻蔑之色,多数的人,已经开始微微摇头,都认为洪元珀根本不够资格当吕祖阁的住持。另外,在大家伙看来,不管是台下青梅子,还是台上的熊剑,应该是连成一气,背后支持他们的人就是张禹。今天的道教大会,又有好戏了。

    坐在台上的吕真人,又是暗自摇头,这个洪元珀也太废物了。自己怎么说也是青松子的师叔,竟然连打败自己的师侄都没有把握。也难怪别人不服。

    台上的袁真人等一干白眉宫的人,全是冷眼旁观,看着热闹。对于白眉宫来说,张禹和吕真人相争,那是最好不过,他们坐山观虎斗,或许还能趁机占点便宜,得点好处。

    青梅子见师叔已经色厉内荏,不由得淡淡一笑,说道:“师叔,你有什么资格将我逐出吕祖阁。眼下道教协会的名册上,吕祖阁的住持是熊剑熊师弟,你这个住持,还没有得到道教协会的认可,也就是说,你这个住持是不合法的。我劝你现在,还是不要妄自尊大的好!”

    他终究是周真人的大弟子,见识和谈吐,都要远胜过熊剑。其实,不出意外的话,日后接班周真人当吕祖阁住持的人应该是他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这样,青梅子平日里也不太把这个只会逢迎拍马的师叔放在眼里。甚至,这个师叔以前还拍过他这个住持大弟子的马屁呢。

    面对青梅子的再一次顶撞,洪元珀已然是怒不可遏,气的是浑身直哆嗦。

    奈何实力有限,而且自己也不能直接动手,那样的话,实在是太失风度,万一再打输了呢。

    本就缺少独当一面、大将之材的他,只好又看向台上的吕真人,急切地说道:“吕真人,我是昨天接任的吕祖阁住持,这些小辈以我没在道教协会标名挂号为由,竟然敢以小犯上。希望吕真人为我做主,让我先行标名挂号,然后我好名正言顺的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他眼里只有吕真人,吕真人听了这话,都恨不得抽洪元珀一个嘴巴子。

    正牌会长袁真人坐在这里,你不把袁真人的字号挂上,直接找我,岂不是坠了袁真人的面子。

    无奈洪元珀是他扶持的,在这种严峻的情况下,自己绝不能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吕真人转头看向袁真人,说道:“袁道友,洪道友昨日在吕祖阁接任住持一位,已经是板上钉钉。我认真,应该在道教协会的名册上,勾掉熊剑的名字,换成洪元珀的名字。不知道,袁真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袁真人当然不会点头答应,同样也不会摇头否决,她故意看向刚刚已经站起来的张禹,说道:“张道友,你怎么看呢?”

    张禹立刻说道:“袁师伯、吕道友,还有在场的诸位道友,其实现在的情况,已经很明白了。洪道友根本没有资格做这个住持,一来是洪道友没有担当,二来是洪道友并没有得到吕祖阁本门的认可,三来是说好的斗法决出住持,洪道友恐怕是投机取巧,难以服众。依我看,洪道友若想服众,若想堂堂正正的坐上住持的位置,那不妨按照青梅子所言,与青松子堂堂正正的斗法较量一次。如果赢了,也能让门下弟子心服口服,如果赢不了,就说明之前和青梅子的较量,其中另有隐情,不够光明正大。不知在座诸位,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这是张禹和青梅子商量好的,熊剑肯定不是洪元珀的对手,所以只能让青松子和洪元珀斗法。

    张禹这么一说,在场这么多人中,自然不乏看眼不怕乱子大的。特别是正一教这边,更是希望越热闹越好。

    当即有人喊道:“既然当初就是斗法决出住持,不如今天就光明正大的较量一番!”“没错,我赞成张道友说法!”“当众斗法,决出住持,最为公平!”“对,有这么多人做见证,谁也不可能作弊,也无法耍赖!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的呼声,令洪元珀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。

    吕真人也是为难,原因无他,实在是洪元珀太过废物。这场斗法较量,是万万不能进行的,哪怕是厚着脸皮,也得给赖过去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吕真人故意咳嗽朗声,台下立刻安静,他跟着说道:“斗法较量,已经结束,当时是以洪道友的胜出而告终,洪道友也成为新的吕祖阁住持。如果说,门下有人不服,就要斗法较量,此风一开,吕祖阁岂不是要乱了套。不仅仅是吕祖阁,其他道派也是如此。今天住持和这个较量,明天再有人不服,和那个较量,无休无止,至住持的权威与何地。在场的诸位,多是一派的方丈和住持,难道没有考虑过么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率先看向邱祖庙的新任住持卓道人。

    卓道人是唐真人死后,吕真人扶持起来的。卓道人见吕真人看过来,他立刻说道:“吕真人所言不错,吕祖阁的门下弟子,以小犯上,至住持的权威与何地。较量既然已经结束,就应该尊重这个结果,哪有无休止的较量一说。这个口子一旦开了,以后还不得道教大乱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绝不能再较量了,住持就是住持,否则的话,权威何在!”“没错,青梅子等人以下犯上,一律逐出门墙,哪来的再次斗法较量一说。”......全真教各派,即便对洪元珀也是不耻,可吕真人带头,卓道人也这么说了,其他人哪敢不从。

    一时间,各有各的道理,已然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就在这档口,会议厅的门突然敞开,有个道士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来到台下,躬身施礼,“启禀方丈师伯,有几个老外拿着宗jiao管li局的介绍信前来,说是要见您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听了这话,袁真人登时一愣,好奇地问道:“他们说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说是亲自见您再说......我说您在召开道教大会,来人反而说,这样更好......”道士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更好......”袁真人沉吟一声,说道:“既然更好,那就让他们进来,我倒要看看,这些老外找到这里,到底有什么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