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07章 内讧
    吕真人突然发话,令局势瞬间明朗,在场的人一下子就看明白了,洪元珀的背后是得到了吕真人的支持。

    其实这一点,全真教的各派,大体上都知道。只有正一教的各派,不知道详情。

    张禹这次发难,显然不仅仅是针对洪元珀,也是在趁机报复吕真人。

    大伙知道,今天有好戏了,且看看到底如何收场,谁是赢家。张禹敢率先跳出来,怕是也应该有些把握。

    在吕真人说完之后,都不等张禹开口,在吕祖阁席位那里,洪元珀的侧后方站起来一人,这人朗声说道:“吕师伯此言差矣!”

    这个人一冒出来,登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就连洪元珀也不自觉地转头看去,看到站起之人,他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上次被自己打伤,今天早上来献殷勤的青梅子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周道友的大弟子青梅子么。”“他怎么站出来了。”“瞧他说话的意思,好像是反对吕真人啊。”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“不知道呀。”“听听他怎么说。”“其实按理说,周道友不在了,接任住持的人,应该是他才对。”“现在看来,他显然是不服。”......

    青梅子往常一直跟着周真人出席各种场合,所以谁都认识他。在场各派的人,小声嘀咕,眼睛都盯着青梅子。

    青梅子又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当日斗法决出住持,不想武警突然到来抓人,说明海师叔是贩毒集团的首脑,此案牵扯到咱们吕祖阁,要找说的算的。在这个时候,没有一个人愿意担当,我更是主动败给熊师弟。而洪师叔同样如此,表演更为夸张。谁都知道,熊师弟是海师叔的大徒弟,师叔出了如此大师,当弟子的缩起来都唯恐不及,哪能勇于站出来。可熊师弟为了吕祖阁的大局,敢于挺身而出,如此胆识,如此胸襟,着实令人敬佩!在我看来,熊师弟才是真正有资格担任住持之人!在大局已定,洗刷清白之后,洪师叔却倒行逆施,非但夺了熊师弟的住持之位,还将立下功劳的师兄弟逐出门墙。如此气量,根本没有资格做我吕祖阁的住持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青梅子的师弟青松子旋即站了起来,“以洪师叔的气量和为人,根本没有资格做我吕祖阁的住持!”

    “我也认为洪师叔没有资格做我吕祖阁的住持!”屠牙子跟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都是原先住持弟子一脉的,在这里人头熟,眼下站出来,还是有定影响力的。

    在场众人看到这三位都站出来反对,又是一阵心惊。心中暗说,这洪元珀也真是要命了,当个住持,竟然整出这么多人不服,这个住持的位置,还能坐的稳么。

    台上的吕真人更是在心中暗骂,你洪元珀是不是脑子有病啊,周老道的徒弟本来就对你当这个住持心存不满,今天道教大会,怎么还把他们给带来了,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么!

    吕真人哪里知道,洪元珀压根就没带他们三个来,是三人自己过来的。而且当时青梅子主动讨好,洪元珀还以为青梅子自知大局已定,前来献媚呢。现在才发现,根本不是这么回事,纯是想要在道教大会上触他的霉头。

    洪元珀转头怒视青梅子,忍不住怒声说道:“青梅子,你不要忘了,回到吕祖阁时,斗法决出住持,也是你答应的!那个时候,你不是也想着当住持,只是你实力不济,败在我的手上罢了!今天你怎么好意思,跑到这里慷慨陈词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青梅子冷冷一笑,说道:“洪师叔,这话你可真好意思说出口啊......我实力不济......扪心自问,论真才实学,你是我的对手么?你用的那把剑,根本就不是咱们吕祖阁的法器,也不知你是从哪里借来的,在吕祖阁内耀武扬威,打伤同门!就凭这个,你也没有资格做吕祖阁的住持!”

    “什么借来的,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!你实力不济,挨了我的桃木剑,若非我手下留情,只怕你现在还爬不起来呢!”洪元珀瞪着眼珠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洪师叔要是这么说的话,那敢不敢当着诸位真人的面,跟我师弟青松子较量一场。若是你有本事赢了我师弟青松子,并且在诸位真人的眼前证明那把桃木剑就是一般的桃木剑,不是从别处借来的。那我青梅子不但是心服口服,而且愿任凭处置,绝无二话!”青梅子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当初敢答应斗法,那是因为青梅子有这个信心,在吕祖阁内,除了两位太师叔之外,就只有师叔海道人有实力跟自己一战。好像洪元珀,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那天被洪元珀的剑光照住眼睛,令他眼睛都睁不开,这才被大剑刺中,输的可谓是不明不白。昨天张禹给他疗伤之后,便提到这件事,认为是洪元珀的剑有问题。青梅子亲身感受到那把剑的厉害,所以赞同张禹的说法,洪元珀之所以能赢,就是靠着这把不明来历的剑。

    眼下青梅子当众将事情挑明,又提出让师弟青松子和洪元珀一战。

    青松子虽然没有青梅子厉害,但同样也是周真人当初重点培养的爱徒,其实力并不在洪元珀之下。如果动起手下,只是靠本门修为的话,怕是短时间内也分不出胜负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也就能确定,洪元珀的实力,根本不足以打败青梅子。倘若洪元珀敢亮出那把剑,现场有张禹给他做后盾,也不会让青松子吃亏,甚至可以直接揭穿这把剑的来路。

    洪元珀当场就被青梅子的话给挤兑住了。本来就青梅子的对手,跟青松子较量也没有把握,众目睽睽之下用阳春观的法器,必然会落下口实,一时间让他有些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“手下败将,有什么资格再向我提出挑战!你尚且不是我的对手,更何况是你的师弟!莫要在此给我丢人显然,吕祖阁的脸都好被你们给丢光了!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丢吕祖阁的脸,师叔最为清楚!”青梅子毫不示弱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你竟然还敢以小犯上!熊剑的师父贩毒,你师父和他师父同流合污!你们都应该被逐出门墙,方能洗刷我吕祖阁的清白!青梅子、青松子、屠牙子,本座今天就将他们三个逐出吕祖阁,收回度碟,现在马上给我滚!”洪元珀又是愤怒地叫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