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06章 发难
    袁真人心中暗说,注册的人是谁,你心里还没有数么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答道:“这个我知道,是叫熊剑。”

    张禹露出微笑,跟着看向台下,说道:“吕祖阁的道友们,今天也都到了。不知哪位是洪道友?”

    洪元珀在下面听的真切,早就急了,见张禹这般说,他“腾”地一下站了起来,朗声说道:“张道友,我就是吕祖阁新任住持洪元珀。熊剑前天确实是在道教协会标名挂号,但他并非吕祖阁的住持,还望张道友莫听小人之言,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和气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禹故意一愣,问道:“这话怎么讲?他在道教协会标名挂号,既然有这回事,他就应该是吕祖阁的住持才对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张道友或许有所不知,熊剑的师父海道人,也就是我曾经的师兄,他因为贩毒,连累我们吕祖阁,理所应当的被逐出门墙。熊剑是海道人的徒弟,又是大弟子,即便是没有跟着贩毒,但无私也有弊。我吕祖阁的住持之位,怎么能够让他来担任,非但不能让他当住持,就连吕祖阁也容不下他,也将他逐出门墙!”洪元珀虽然本事不怎么样,但善于逢迎拍马,嘴皮子不是一般的好使。

    现在遭受张禹的质问,但在台上还有吕真人给他撑腰,所以他也不惧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既然海道人贩毒,那你们当时为什么还要让他当住持,让他到道教协会标名挂号呢?”张禹淡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洪元珀登时有点哑然,张禹的话,直接把他给噎住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说是,当初为了不想被责任,让熊剑暂时当住持吧,等事情过来,然后再把熊剑赶下去。

    这种话,好说不好听,特别还是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。

    洪元珀琢磨了一下才道:“原本、原本......对了,在标名挂号之后,我们就回到吕祖阁,当时我提了一下住持的事情,是熊剑自己心中有愧,主动放弃的住持之位......”

    为了避免尴尬,这家伙避重就轻。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洪道友说的可真是有趣,熊剑自己心中有愧,主动放弃了住持之位,然后又让你给逐出门墙。按照洪道友的说法,是这个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洪元珀有点尴尬,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先前不是说过么,他师父海道人是贩毒集团的首脑,给我们吕祖阁抹黑了,乃是我吕祖阁的败类!所以,怎能将他这个贩毒首脑的大弟子留在本门!”

    “洪道友,据我所知,熊剑的修为,也不是如何高明。若说在吕祖阁中的威望,似乎也不算什么。你们当初,怎么就让他当这个住持了呢?”张禹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,绝对是将了洪元珀一军。在场的不少人,也听了个大概,一起看向洪元珀,想听听他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洪元珀心中暗骂,你这是查户口呢。

    如何让熊剑当上这个住持的事儿,确实没法说出口。因为当时迫于压力,担心出事,他故意输给了熊剑。若是当众说出来,岂不是太过丢人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会,洪元珀咬了咬牙,说道:“张道友,这是我们吕祖阁的家务事,我想就不必在这里说了吧!”

    “看到洪道友是不好意思说。好......”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你不说,那我让熊剑来说......也好叫在场的诸位,评评这个理......”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熊剑,说道:“熊剑,你过来说说。就把昨天在袁真人说的那些,重新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是,张真人。”熊剑点头答应,迈步走到张禹所站的位置。

    其实昨天开口说话讲述经过的人也不是他,他的嘴皮子赶不上彭晓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不能让彭晓过来说,只能让他来说。

    熊剑站到那里,看着台下的众人,心中难免有些紧张,一时间都有点不敢张口。

    张禹看出他紧张,说道:“不必紧张,万事都将一个‘理’字,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。只要有道理,我和袁真人是会替你做主的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他给熊剑做主,结果非得把袁真人给拉上。

    其实不光是张禹,爱睡手机那件事,吕真人不也托着袁真人么。

    袁真人就算不出声,可也不能把这位正牌会长当摆设。另外,加上袁真人,牌面也大啊。

    有张禹给鼓劲,熊剑胆气倍增,当即说道:“袁真人、吕真人、在场的诸位真人、道长,师兄、师弟......这件事是这样的,那天我们吕祖阁斗法决出住持,不想......”

    接下来,他直接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众人听到武警到吕祖阁抓人,当时谁也不敢充当这个说的算的,谁也不敢出头,谁也不敢当住持,生怕惹上麻烦,只有熊剑出头,最终当了住持时,不禁暗自摇头。

    有的甚至朝洪元珀露出鄙夷的目光。

    后面就是,好在吕祖阁清者自清,查明没有涉案,便到道教协会来进行承保,签字的也是熊剑。这样一来,熊剑就成为名义上的住持。

    回过头来,吕祖阁安全了,洪元珀就站出来要争夺住持。熊剑的说法是,自己迫于压力,毕竟声望不够,这次无奈相让。可洪元珀竟然翻脸无情,直接将他逐出师门,师弟替他求情,也被逐出师门。希望在场道教协会前辈们,主持公道。

    明白了事情始末,在场的不少道派中人,都好像看笑话一样,看向洪元珀。

    其中更是有人嘀咕,“这么没有担当呀。”“这种人当住持的话,实在不怎么样。”“谁说不是么,有事就往后缩,没事就充住持。算什么啊。”“最可恨的是,竟然卸磨杀驴,换成我的话,我也气不过。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也看向洪元珀,平和地说道:“洪道友,不知熊剑所言,是否属实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洪元珀饶是脸皮再厚,众目睽睽之下,也不好意思承认。

    加上又听到不少人嘀咕,他心中有愧,不免有点心虚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向台上坐着的吕真人,向吕真人求救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台上的吕真人淡淡一笑,开口说道:“那天武警来抓人的时候,我就在场,连我这个道教协会副会长的面子,人家都不买呢。熊剑说的是没错,他当时是当上了这个住持,不过么......吕祖阁遭此劫难,也是因为熊剑的师父所连累......弟子出头承担责任,乃是理所应当,总不能说,因为这个,他就是吕祖阁的住持了吧......”